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91章 腐草为萤(十二)
    ,精彩无弹窗免费!

    “走吧,”无极道士站起身,让锦源同他一道离开,“今夜是得不到结果了,等明日贫道准备好极品灵石再来收服这厉鬼和她的帮凶。”

    “明日?”锦源不满道:“等到明日,恐怕会有更多的帮手找过来,本王等不了。”

    锦源话说的难听,无极道士也不怕,只笑道:“王上若等不了,贫道也无能为力,不若王上重新找人?”

    “你!”当了中州王后,锦源何时受过这样的挑衅?气的想叫人把他押下去,区区一介道士还真以为自己无法无天了。

    “王上是对贫道不满了?”无极一眼就看出锦源的异心,也不生气,“王上再不满,在贫道面前也请收一收,毕竟除了贫道,王上恐怕也找不出能降住那些妖物之人。”

    锦源脸色登时又青又白,不为别的,就为无极比他架子大,自己还不能反驳这一条。

    他压抑住心里的震怒,冷笑道:“那就等明天,明天道长若不能教本王满意,再找其他人也不迟。”

    无极道士不置可否,率先走出了冷宫,并未将锦源放在眼里,这更让锦源生气,但他有火发不出,最后只能一甩袖子跟了过去。

    掌灯的宫人也跟着离开,院子里只剩下一列列禁卫军。

    梧桐树上的非夜目光泠然的注视着那无极道士,眼底划过一丝厌恶。

    无极道士并没有发现他们的藏身之处,一直走出了冷宫,才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

    起初,他误以为是只千年厉鬼,谁知竟扯出了海外仙山的蛊族,实在令人毛骨悚然。

    无极道士道行不浅,也通晓不少九州之外的事,自然也听闻过这仙山蛊族,在九州大陆,惹王权皇室不碍事,可万万惹不得的这种海中异族,这些异族修的一身好本领,却生性单纯,眼中除了修炼只有黑白,得了喜爱还好,若生了厌,可是不死不休的。

    其中蛊族最甚,修蛊的异族,自小便被培养为亲近蛊虫的毒人,身体、衣物、头发,到处都是蛊,寻常人惹上了,被毒死还算仁慈,更多的却是生不如死。

    无极道士之前便遇见过一个蛊族,既修灵气,又炼蛊,所过之处,就是他这样的道长,也要迎之避退。

    没想到,这回中州王惹上了这样一尊大佛,别说想抓住异族,恐怕以后自身都难保。

    无极道士本不想插手这件事,不过他却对蛊族有些兴趣,不若趁势结交一番,卖那人一个人情,以后见到了,也好说话不是?

    锦源走后,非夜拎着温茶跳到宫殿里,这回可没人再找进来了。

    温茶走到破碎的屏风跟前,有些担心,“明天那道长要是找回来,我们该怎么办啊?”

    “怕什么?”非夜对她胆小怕事的样子极为看不过眼,“他要有本事,为何没发现你我的藏身之处?”

    温茶:“……”说的挺有道理的样子……

    非夜走到屏风后面,触碰到了里面的那面墙,屈起手指轻轻敲了敲,墙壁里乱来一道空旷的声音,墙壁是空的。

    想来南音就应该藏在地底。

    非夜收回手,目光在墙壁四周扫了几眼,眼睛停在了紧挨着墙壁边的一盆干枯的花枝上,偏殿无人打扫,早就破败不堪,这些花按理说早在之前就会被宫人搬出去,可却放在这儿枯死了,着实奇怪。

    非夜走到花盆边,脚一用力,竟是将花盆轻易踢进了墙壁里,耳边传来一阵“卡擦”声,温茶回过头时,那面墙像扇门,在她面前静静地打开了,一条阴暗的小道,直通地底。

    门外的周威听见声音,面色一凛,急忙带着手下跑进去,空气里,除了越发清晰的水锈味,并没有任何异常,就连那盆放在墙角的干花,也还是静静地立在那儿。

    周威轻轻叹了口气,暗道自己太紧张,复又走了出去。

    地道里,温茶扯着非夜的衣袖,一步不离的跟在他身边,生怕自己跟丢了。

    非夜罕见的没有打开她的手,一路向前,没过多久,就走到了地底。

    地底的空间很大,水锈味就是从最里面传来的。

    非夜手指一动,指尖有蓝色的萤火落在了墙壁两面的灯盏上,灯光乍然而起,地底一片通明,所有景致都显现在二人眼前。

    数个不知死活的人,被锁了琵琶骨关在狭窄的牢房里,浑身狼藉,看不清真面目,有的甚至还散发出了腐烂的味道。

    更有甚者是被砍断了手脚,划烂了脸。

    灯光亮起后,还活着的人,面带麻木的朝温茶和非夜看过来,看眼前没有人,只亮着灯,他们紧绷的身体赫然一松。

    可想而知,平时锦源是如何折磨他们的。

    再往里走是大一点的牢房,里面关的不是人类,而是一个个被折断翅膀,剪了指甲的羽族,他们被锦源灌了**散,再无征服天空的斗志,只能像摊烂肉,被人豢养在浑浊不堪的地底,永不见天日。

    羽族是能看到他们的,尤其是那些还有神识的羽族,对他们的到来,露出了诧异和惊喜的目光。

    有的甚至还朝他们招手,用沙哑而凄厉的声音询问他们从哪儿来。

    非夜却视而不见的穿过牢房,直奔最后的水牢。

    最后的水牢,也不过是加固了玄铁的牢笼,浑浊发臭的水里浸泡着四只被锁链捆绑的鲛族,有男有女,个个眼睛红肿,有的甚至已经被剜去了双眼,瘦削苍白的脸上再不见向往海洋的美丽,只余下两个偌大窟窿,和对人类满满的仇恨。

    鲛族织水为绡,泣泪成珠,锦源抓住了他们,就是为了从他们身上得到价值千金的鲛人泪,鲛珠是有市无价的宝贝,更遑论鲛绡一匹万金,是富商和贵太太趋之若鹜的存在,再加上鲛族善歌、貌美,也有不少可以送做玩物,讨好各州诸国,锦源自然不能放过这样的好卖买。

    一向没什么表情的非夜,在看到这些鲛族时,眼底戾气横生,鲛族是海中皇者,何时竟受过这样的侮辱?

    这中州王简直欺人太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