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90章 腐草为萤(十一)
    ,精彩无弹窗免费!

    周威声音一颤:“大小姐这是何意?莫非大小姐是被人害死不成?”

    温茶掀起嘴角,冷声道:“胜仗而归时,我的确受了伤,却并未到重伤不治之地,可随行的大夫给我吃了不少丹药,却如何也止不住我的血,反而让我血脉逆流,失血而死,试问,这不是早有图谋又是什么?”

    周威被说的浑身战栗,眼睛立时就红了。

    一年多以前,中州和柳州一战,他是锦茶麾下一员小将,随着锦茶出生入死,自然也对那场战争知之甚深,当时只知道大小姐受了伤,但伤口却并不深,可没过半个时辰,大小姐就失血而亡,当时在账外守着的他们听大夫说大小姐伤了内脏,救不回来后,便纷纷红了眼睛,却不知中间竟有这样的曲折。

    若知道大小姐死的这样凄惨,他们又岂会置之不理?

    究竟是谁害死了大小姐?

    “我也在想是谁害死了我?”温茶冷冷笑出来,眼睛里划过一丝阴戾,“我自问对得起祖辈,对得起中州黎民,可最后却得到了这样的结果,教我如何甘心?”

    若原主还没死,她会是中州最受拥戴的女王,得到军队和百姓的拥护,于众望所归中,君临天下。

    可是现在,她成了心怀执念的厉鬼。

    过往种种,在这一刻,都变作了前尘旧梦。

    没有人再记得她,他们只记得新王,没有人再祭拜她,他们有了新的拥戴。

    死亡,就是一无所有。

    前生种种,不过此刻一抹不甘罢了。

    她要是还活着,该有多好?她能保护妹妹,能治理国家,能做好多没来得及做的事。

    她还有好多地方没去,好多风景没看,好多人没有遇见,可一切都在十六岁那年戛然而止。

    她永远的留在了最美的年华,可却失去了所有。

    “大小姐……”周威抹了一把眼睛,心里感触很大,它握紧剑柄,斩钉截铁道:“你说的这些事,我一定会查清楚,给你一个交代。”

    这句话温茶爱听,但她故意露出了忧虑的表情,“查,如何查?能在数万大军里的包围圈里杀了我的人,在中州一只手就数的出来,你若要查,恐惹来杀身之祸。”

    杀身之祸?周威面色一变,“大小姐这是何意?”

    温茶勾起唇角,不紧不慢道:“周将军为人宽厚,性子耿直,却从未没想过我死后,谁获益最多吗?”

    周威面色一白,心里赫然冒出个人影来,他眼里划过一丝震惊,不可置信道:“不,这不可能!”

    温茶也不恼,笑道:“看来周将军心里已有人选。”

    她云淡风轻的样子让周威觉得后怕,如果她说的是真的,那么,这一切该如何是好?

    锦茶已经死了,现在的新王又是她的叔叔,他难道要冒天下之大不韪,去改朝换代吗?

    温茶看出了他的思虑,直接道:“获益最多的人,便是杀我的人,将军若信,便信,若不信,锦茶也不勉强。”

    “我……”周威一时心乱如麻,根本不知该如何回答。

    战乱过后,他得到了新王的重用,现在已经是禁卫军首领,这样的恩泽,让他如何弗之?即便是温茶的话,也要让他思量三分。

    更何况二小姐素有刑克之名,若真是二小姐命格重,把大小姐克死了呢?

    温茶看出了他的犹豫,也没打算让他立即相信,不过是给他留颗怀疑的种子罢了,她表现的很淡定,“既然周将军有了大好前程,此事便到此为止吧,今日就权当没见过我,前尘情谊,也便一笔勾销,下回见面,便各归其主,再无情面可言。”

    周威心头一紧,上前两步:“大小姐,你这是——”

    “外面来人了,”横梁上的非夜飞速提醒温茶,他眸色一冷,伸手一点,无数只萤火虫从天而降,飞向那张伫立在阵法中的屏风,丝毫也不受到阵法影响三两下就将屏风上的灵石咬了个稀巴烂。

    没了灵石做支撑,阵法也算报废了,四周弥漫的红线也随之不见,温茶瞬间变得了自由,身体化为变得隐形起来。

    原本还不相信温茶说辞的其余人,都被这一场景吓到了。

    平常人,哪有这样的本事,大小姐怕真的已经成了孤魂,她说的话,恐怕也没有参假。

    那么,凶手真的是新王吗?众人迷茫了。

    非夜从横梁上跳下来,一把将温茶抱起来,在周威愣神的当口,跳上了屋顶,隐藏在了宫殿附近的一颗百年梧桐上。

    周威回过神来,看着宫殿里杂乱无章的阵法,虽心乱如麻,不过还是第一时间稳定了军心,“方才所见之事,尔等心中可有印象?”

    一共闯进殿内的也就四五人,除了周威,其他都是小兵,没上过战场,胆子也没那么大,纷纷缩着脖子说什么没看到。

    他们可不敢妄议大小姐的事,更不敢同新王告状,新王疑心病中,手段之残忍,连自己的亲侄女都能下死手,他们如何能自己凑上去找死?

    更何况,方才是妖鬼作祟,他们这些凡人,**凡胎,如何看得见鬼怪的真面目?

    几息间,冷宫的那条路上,便有人掌灯前来,不是锦源又是谁?

    锦源身后跟这个身穿黄袍手持拂尘的白眉道士,瞧着仙风道骨的,有几分本事。

    那道士名无极,在九州颇有盛名,被称为无极仙尊,专为王室做法设阵,还没有他搞不定的状况。

    还没走进偏殿,无极的脸色就变了。

    “阵法破了。”他脸色难看的对锦源说:“此次捉住的鬼怪戾气过重,竟破了我的缚灵阵,应当是千年厉鬼。”

    千年厉鬼?

    锦源整个人都蒙了,他要抓的是异族,要让那些妖精为自己服务,结果抓到的是厉鬼?

    仙乐坊里可没有厉鬼存在。

    这厉鬼何处来?

    锦源直接叫了周威上前说话,周威道:“我等进去时,那被捉住的东西,便挣脱阵法逃了出去,根本没瞧见样子。”

    锦源兴致缺缺的让他退下,“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周威面不改色的退到了一旁,那无极道士直接走到屏风边,看到地上的灵石碎屑时,发出一声感叹,“贫道用的是上品灵石,没想到这厉鬼竟也能挣脱,实在蹊跷。”

    说到这儿,他忽然“咦”了一声,从地上捡起一只飞虫翅羽,望着那半透明的翅羽,无极脸上露出了一个怪诞的笑容。

    他长叹一声,恍然大悟:“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大师,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锦源走上前来,面色不渝的问道:“这厉鬼的来历你可搞清楚了?”

    无极道士也没瞒他,解释道:“她有一帮凶,应当是那帮凶助她逃过一劫。”

    帮凶,锦源脑海里浮现出仙乐坊的异族,莫非是他们不成?

    “这帮手不是厉鬼,可却比厉鬼厉害百倍,是个非常棘手的存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