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88章 腐草为萤(九)
    ,精彩无弹窗免费!

    “没有报酬。”

    非夜迅速的打断温茶的话,“你要是想要报酬,免谈。”

    说罢,转身就要走。

    “喂!”温茶眼疾手快的拉住他的衣摆,“你听我把话说完行吗?”

    非夜顿住脚。

    温茶急忙说:“我不是要钱,也不是要加入仙乐坊,我就是想让你帮我一个小小的忙。”

    她比了一个小指尖的大小,“就这么一点,你听我先说说,再决定好吗?”

    非夜沉默了一下,转过身看她,“你说。”

    温茶偷偷松了口气,用手指了指屋里头,“里面那个是我妹妹,我想让你帮她传个消息出去。”

    非夜皱起眉,似乎没想到是这么简单的事情。

    “传给什么人?”

    “不远,就传到城外。”

    原主父亲留下来的军队大部分驻守在中州边境,只有少部分藏在王城附近探测消息,城外有一处据点,只要把消息传到领头人那儿,一切就好说了。

    见非夜没有立即答应,温茶又说:“你看我妹妹现在都这么可怜了,我这个做姐姐的,怎么能不帮她一把呢?我要不是阴灵,也可以碰到凡间东西,我一定不会劳烦你们的。”

    最后一句话让非夜的眉头皱的更紧,“你在城郊追上我们,也是为了她?”

    温茶摸了摸鼻子,有点尴尬,“我那不是想碰碰运气吗?”

    “哼。”非夜广袖一摆,对她别有目的的接近不屑一顾,“我要不答应呢?”

    不答应?她的字典里可没有不答应一说。

    温茶顿时苦了脸,“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你就当可怜可怜我行吗?”要是阴灵有眼泪,她都要飙泪了。

    “仙乐坊不做白工,”他用她说过的话回答她,“你如果想雇佣我,就要拿出相应的筹码。”

    温茶:“……”一个阴灵能有什么筹码?他怎么这么坏。

    非夜不紧不慢道:“如果不愿意,那就算了。”

    “愿意愿意!”能做交易,温茶哪有不同意的,她是拿不出钱来,但她妹妹以后可是要当女王的,到时中州国库还不是任她挥霍,区区仙乐坊的佣金算得了什么?

    “如此,我便同你做一道契约。”

    非夜手指在温茶眉心一点,一颗小小的琥珀色萤火虫瞬间就钻入了温茶的脑袋,温茶神智一凛,还没回过神来,就听少年在耳边低语:“这是我养的蛊,钻入灵体后,虽没什么害处,但你若背叛了我们的约定,我便会催动蛊虫,搅碎你的身体,让你悔不当初。”

    卧槽!还有这种骚操作?

    温茶整个人都蒙了,这美少年真他娘坑爹。

    “好吧,好吧,”都已经这样了,温茶也不纠结,“但你不能要太多东西,你要的太多,我也不答应的。”

    非夜瞪她一眼:“仙乐坊做事,价格公道。”

    “那你一定要在交易之后,把蛊虫取出来,不然做鬼都不放过你。”

    非夜:“……”都已经是鬼了,还想讲条件,真是……

    “既然已经交易了,那我能选择雇员吗?”

    传个信,仙乐坊随便一个人都成,估计佣金用不了多少。

    “你已经选择了。”非夜冷冷的看她一眼,“你跟我做了交易后,还想选谁?”

    温茶一愣,怔怔道:“所以,帮我送信的人是你?”

    非夜懒得搭理她,抓着她的衣领,一脚踩上了屋顶,沿着屋顶一路朝皇宫而去。

    温茶被他肋的不舒服,手指悄咪咪搭上他的肩膀,就不能好好抱着吗?这样扭曲的被提着,还不如让她自己走,又不是不会走。

    非夜另一只手打开她的胳膊,对她这种动不动占便宜的行为非常嫌弃:“你最好老实点。”

    温茶委屈巴巴的收回胳膊,扭扭脖子,说道:“我也想老实,但你不能好好抱着我吗?”

    抱?这个字吓到非夜了,这个笨死了的阴灵竟然想让他抱她?简直龌、蹉!

    非夜松手把她撂出去老远,这个女色鬼,休想得逞!

    温茶:“……”谁是女色鬼?有种说清楚?

    非夜:“呵呵!”

    两人一路互相看不顺眼的到了王宫,此时夜色很深,宫殿里虽有灯火,却安静的听不到声音。

    一直发着青蓝色光芒的萤火虫从花园里飞过来,几息便落在了非夜的指尖,翅膀不停的扇动着,似乎传来了重要消息。

    片刻,非夜收回手,跟着萤火虫往花园后面的重重宫殿走去。

    那儿不仅有锦源的寝宫,还住着不少于几十人的妃嫔。

    锦源心狠手辣,又好美色,后宫里的女人,都是难得一见的大美女,虽比不上异族倾国倾城,但却各有各的特色。

    萤火虫绕过锦源的寝宫,直接往后宫方向飞去,一路上,经过了数十座华丽的宫殿,走上了一条较为破败的道路。

    这条道路匿藏于妃嫔宫殿之后,通往传闻中的冷宫,所有犯了错或被厌弃的女人,都会被送到冷宫里自生自灭。

    这条路在夜间是没有灯火的,再加上冷宫是王宫里最不受待见的地方,景致萧瑟的可怜,平时基本无人来往,冷风吹过,树叶沙沙作响,身后就跟有人跟着一样,就算是灵体,也觉得后脊发凉。

    但在这里藏匿一个特殊的人,却很容易。

    温茶走了几步,就忍不住拉住了非夜的衣袖,生怕遇见什么女鬼怨灵。

    冷宫怨气很重,每年都会死人,而且死的都是阴气极重的女人,极易生厉鬼。

    非夜恨铁不成钢的盯她一眼,“怕什么?”

    温茶撇撇嘴,什么都怕。

    非夜都不知道跟她说什么,只觉得她过于废柴,心里更是嫌弃,“你历经沙场,杀人无数,身上的戾气比厉鬼都重,何惧之有?”

    温茶眼睛登时就亮起来,“这么说,我其实也很厉害咯?”

    非夜挑挑好看的眉头,不置可否。

    温茶又问道:“那我能像你们一样修炼吗?”

    这是个很有内涵的问题。

    非夜拒绝回答。

    “问你话呢。”温茶伸出小指头戳戳他的手臂,“我能修炼成实体吗?就像那个灵族姐姐。”

    非夜抓住她的手,没好气的白她一眼,“你问这些做什么?你这么笨,又没有天分,修炼不来的。”

    什么叫没有天分、修炼不来?

    温茶整个人都不乐意了,“那个水妖也能修炼啊?她前身还是水鬼呢。”比她戾气还重。

    非夜停下脚步,静静地看了她两眼,只说了五个字:“你们不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呢?温茶搞不明白。

    “她是妖,是水鬼的执念生出的精怪,可称之为灵族,但你是人。”

    人是什么呢?人都是要往生的。

    温茶不服气:“可我现在是厉鬼啊。”

    非夜扶额,果真是笨如小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