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71章 菟丝之爱(二九)
    ,精彩小说免费!

    当夜,杜夏和温茶不欢而散。

    第二天一早回学校交志愿表时,温茶又看到了刘言,他站在班级门口,整个人又白又瘦,远远看去,有点偶像剧里花美男的感觉。

    若不是他的五官太有特色,温茶差点都没认出他。

    “嗨!”看到温茶,刘言表现得很熟稔,他笑嘻嘻的问:“准备报考哪儿?”

    要是换做以前,温茶少不得寒暄两句,可现在,一想到他为了杜夏来接近自己,温茶心里就不太高兴。

    她没搭理刘言,直接把志愿表送到了班主任办公室。

    “喂!”刘言追上去,“你最近是怎么了,老是不搭理我?我惹你了?”

    温茶撇头看他一眼,没吭声,刘言继续说:“好歹三年同窗,有什么不高兴的说出来呗,我又不是小气的人。”

    温茶倒是想说出来,就怕他没撕破脸的准备。

    “没什么,”想了想,到底以后不会有交集,温茶懒得跟他吵。

    “唉——”刘言摸了摸鼻尖,略微挫败的说道:“你以前可不会这么藏着掖着。”

    温茶挑了挑眉,转头进了教室。

    刘言亦步亦趋的坐在她的身后,也不管她听不听,自顾自的说:“我报考的是d大英语系,不知道你报的哪里?”

    温茶忍无可忍:“你不是都已经知道了吗?”

    刘言眼神一怔,“我——”

    “你以前的志愿不是d大,你想去b大,我还没笨到这个地步。”

    听见她说话,刘言心虚了一会儿,又放松下来,“我那不是怕自己分数不够,想走稳妥些吗?”

    “那祝你成功,”温茶低笑了一声,对他的好感也消失殆尽。

    为了杜夏,这人也真是拼了,就连志愿也能轻易变更,温茶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交完志愿,温茶转脚就往校门口走。

    刘言快步拦在她面前,“最近去你家,你都不出来见我,为什么?”

    温茶忍无可忍:“你说为什么?我们非亲非故,你为什么非要来找我?别告诉我你是喜欢我,这个理由你自己信吗?”

    “我——”我就是喜欢你啊!

    刘言很想把这句话大声的喊出来,但温茶发冷的目光让他如鲠在喉。

    他心里升起不好的预感,好像全部的秘密都被这个看似安静实则冷漠的少女洞悉。

    刘言身体一僵,试探道:“如果我真的喜欢你呢?”

    “别开玩笑了,”温茶直接堵回,“你喜欢的不是我姐吗?”

    刘言眼神飘忽的厉害,他否认道:“我、我已经不喜欢她了。”

    温茶挑了一下眉,完全不相信他的说辞。

    都尼玛跟杜夏做交易了,还想过来骗她,门都没有。

    她扯了扯嘴皮,不冷不热的说:“你喜不喜欢她,跟我没多大关系,你自己开心就好。”

    见她要走,刘言心里一急,直接拉住了她的手,“杜茶,我不知道你究竟怎么了,但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样子,我曾经喜欢过杜夏不假,但是现在,我喜欢的是你,我可以发誓。”

    “还是别,”温茶挥开他的手,对他的说辞敬谢不敏,“你还是收回你的喜欢吧,我对你没意思。”

    刘言:“……”

    “哦对了,”温茶停顿了片刻,抬头对上他微红的眼睛,“不管杜夏都跟你说了什么,你最好都适可而止,不是所有事都围着她转,也不是所有事都会如她的意,过分了,会很难回到原点的。”

    说完这话,温茶转身离开,她走的利落,几步就离刘言很远了。

    刘言看着她的背影,回想着她说的话,脸上露出了一丝苦笑。

    这人终究还是知道了自己的不堪。

    可明明说好的交易,这一刻怎么就那么疼呢?他捏紧拳头,忽然就后悔答应杜夏了。

    如果不是交易,结局会不一样的吧,只可惜……

    他长叹一口气,忍着心里的阴郁,拿出手机给熟悉的号码发了条短信——

    我失败了。

    短信很快收到了回复:既然失败了,那我们的约定就此作废。

    这个答案在刘言意料之中,毕竟杜夏就是这么绝情的人,她只接近用得着的人,不管是江子越还是一起玩的朋友。

    前者能给她爱情和虚荣,后者能为她铺路和支配。

    刘言看着手机屏幕上的那行字,站在楼梯口犹豫了许久,终于把那行倒背如流的号码拉入了黑名单。

    就像他的少男心,从最初看到她的第一眼,到这一刻,轰然倒塌。

    他还记得他跟她说的第一句话

    ——同学,请问高一三班怎么走?

    ——在毓秀楼三楼,靠近操场的那面。

    精致美好的少女笑靥如花的回过头,温柔明媚的模样,曾惊艳了他整个青春。

    刘言抽出包里的烟,靠在楼梯口静静点燃,烟雾缭绕间,他恍惚把记忆里的杜夏和温茶重叠在一起。

    ——你要是想追我姐,最好还是把自己收拾出来,比如减肥,多买几身好看衣裳,再剪个漂亮头发,没有挖不烂的墙角,只有不努力的小三,看好你,加油!

    ——我们可以打个赌,赌约是我跟你恋爱一个月,你觉得怎么样?

    我觉得不怎么样,刘言心想,不管是哪一个人,都让他浑身难受。

    陪他成长的人,注定无法陪他到老,给他虚妄的人,也只看到了他的利用价值,无法给他一颗真心。

    做人,还真是失败啊。

    刘言捻灭烟蒂,轻笑了一声,满身落寂的看向窗外,只看到了少女漫步朝前走的背影,她走到路尽头,牵到了属于她的那只手。

    “你今天也是一个人过来的吗?”温茶左右打量着江若年,询问道。

    “嗯,妈妈在家里等我们。”小朋友乖乖的点点头,“一会儿回去吃好吃的。”

    “嗯。”温茶跟他一起坐进车里,“爸爸今天有跟你说什么吗?”

    “没有,”江若年转头望向她,一脸纯良,“爸爸早上就出去了,现在还没有回来。”

    “那妈妈呢?”

    江若年脸一红,眼睛也不敢看温茶了,支支吾吾的说:“妈妈……妈妈说你以后就是邻国公主了。”

    “嗯?”温茶没反应过来,邻国公主什么鬼?没听他提起过啊?

    江若年飞快解释道:“邻国公主就是可以亲亲的人。”

    温茶:“……”看来江明哲已经把决定都跟张晗全盘托出了……

    但邻国公主和亲亲有什么联系?

    江若年:“嗯……这是我和妈妈的秘密,不可以告诉你……”

    温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