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68章 菟丝之爱(二六)
    ,精彩小说免费!

    江明哲看出了温茶的不自在。

    他知道自己这样逼迫一个十七岁的姑娘非常不好,可他更重视自己的儿子。

    温茶如果答应,自然皆大欢喜,他会用巨额回报来补偿温茶。

    温茶如果不答应,江明哲只好绝了江若年懵懂而模糊的念想,把让他牵肠挂肚的罪魁祸首送出国,保她一辈子衣食无忧,让江若年继续活在赤诚天真里。

    江明哲私心里希望温茶选择前者。

    在他意识到自己的儿子对温茶动了心的时候,震惊之下,竟觉得有些欣慰。

    他早就担心百年之后,儿子该何去何从?现在儿子已经有了比江子越更好的选择,他当然是支持的,奈何症结却在温茶这儿。

    江若年懵懵懂懂,虽然情深却不懂情爱,江明哲虽有些犹豫,但认真思考过后,还是决定给儿子谋个不一样的未来。

    这些日子,他一直都在暗中观察小女儿,发现她性格虽沉闷,但行事坦荡,对儿子对家庭都报有极强的责任心,再加之她聪明不外露,简直让江明哲刮目相看。

    他前思后想下,决定豪赌一把。

    公司交给江子越,也没有保证,还不如把公司交给一个完全保险的人。

    这个人选非温茶莫属。

    儿子喜欢她,他们对她有养育之恩,再加上她重感情,江明哲不觉得自己的计策会失败,尽管这个决定对温茶来说有些刻薄甚至是卑鄙。

    他目光沉沉的看着温茶,面上没有什么表情,“有什么话就直说,不要紧张。”

    可温茶无法不紧张,她提着一颗心,就像是站在了悬崖边,稍有不慎就会被摔得粉身碎骨

    身侧的江若年发现了她的不对,伸手握住她的手掌,关心的问她:“怎、怎么了?”

    温茶手心一热,偏过头对上那双干净而关切的眼睛时,她的心里有了答案。

    她端起桌上的橙汁喝了一口,又看向江明哲,这回总算不紧张了,“我想报d大金融系。”

    d大?杜夏面色一变,温茶怎么会报考这个专业?不应该啊,她明明对经商没有一点兴趣的?

    “茶茶,”她勉强绷住脸上的笑意,艰难的开口:“你要学金融,你是在开玩笑吗?”

    她的失常引起了张晗的注意,“夏夏,茶茶也是个大人了,想报什么专业也有自己的主见,你不用担心。”

    “妈——”杜夏回头,看着张晗关切的目光,心里的小九九打个不停,“我就是觉得茶茶年纪小,性格单纯,不太适合学金融。”

    “你和她一样大。”江明哲不紧不慢的点出这一条,“你有自己的选择,她也有,有什么可怕的?”

    没想到江明哲竟然也支持温茶,杜夏心里恨得要死,心底却涌上来浓烈的不安。

    两年前,偶然有一次,她晚上睡不着,起床喝水时见书房灯是开着的,她有些奇怪,以为是江明哲处理公务时忘了关灯,走到门边准备顺手把灯给关了,殊不知夜深人静,竟从微掩的房门听到江明哲和张晗争吵的声音。

    张晗提议要把江若年从国外带回来,江明哲不愿意,他想让江若年继续在国外医治,两人为此大吵一架,如果不是隔音效果好,温茶肯定也是要被吵醒的。

    两人吵了一会儿,都面色难看的冷静下来。

    不知怎么的,江明哲竟说到了江家的继承,他想治好江若年,来继承江家的事业。

    张晗反驳他,说江若年治了十年也没有治好,她不想再浪费彼此的时间,与其让江若年在国外遭罪,还不如把他带回来,过一段舒心的日子。

    “我从来就没有想过什么顶级豪门的生活,我只想和你和儿子在一起,如果连这个都办不到,我的生活,有再多的物质又怎么样?我不快乐,你也不快乐,我们所有人都不快乐。”

    不快乐的生活,她已经过了十多年,早就快坚持不住了。

    “这个江家,除了我儿子,你想要谁继承就要谁继承,这件事我不管,但你要把儿子接回来,我已经没法再受这种折磨了。”

    “我……”江明哲语塞了,他也想儿子,也想过天伦之乐一样的生活,可是这偌大的江家,这庞大的商业帝国需要继承人,他不可能再背着张晗生一个孩子,也不可能辜负自己的家庭。

    他的压力也很大,有时候,他甚至希望折寿来换取儿子的平安,可发生过的灾难,永远无法改变。

    江明哲脸上的疲倦让张晗心惊,“你不要这样,你要是觉得难受,就让子越继承吧,他是个好孩子,性格温良,脑子聪明,我们死后,他不会亏待儿子的。”

    “你让我想想。”江明哲没有即刻答应下来,可语气里已经有了妥协。

    江子越的确是江家这一辈的佼佼者,为人温和,行事利落,比同龄吊儿郎当之辈好了太多,他也曾动过这样的心思,如果不出意外,他的财富是该由江子越继承的。

    可江明哲也有不甘,父辈的祖业虽大,但他的公司,却是他自己撑起来的,没承父辈半点恩情,还要把自己的事业拱手让给弟弟的儿子,这怎么甘心?

    当晚张晗没有得到确切的答复,不过杜夏心里却有了底。

    她本来就喜欢江子越,再一听到江子越很有可能要成为江家家主,这份心动就克制不住了。

    又一天晚上,她故意下楼喝水,走到楼梯口时,听见张晗和江明哲坐在客厅里商讨事情,言辞间都是要把江若年接回来,虽然没有明确时间,不过杜夏很清楚,这是一个讯号。

    一个江若年被放弃,江子越即将得到一切的讯号。

    没两天,她就跟江子越告白了,这种极品男人,她势必要趁早抓到手里,否则等他羽翼丰满时,她将再无法得到接近他的机会。

    果不其然,跟江子越恋爱第二天,江若年回来了。

    他还是一如既往的痴傻,做什么事都幼稚到掉牙,杜夏以为一切都会照她想象的那样,总有一天江子越会继承一切,可她没想到,幼稚到近乎可笑的江若年,竟然会不知不觉的对温茶动了心。

    那种沉溺爱河的痴迷,超强的占有欲,还有无时无刻不追逐温茶的眼睛,让杜夏心惊。

    一个傻子,竟然会有这样丰富的感情,多惊悚。

    杜夏觉得有些害怕,事情已经超出了她的预料。

    如果江若年爱上了温茶,身为江家的掌权人,江明哲也一定会知道的。

    那个聪明的男人不会让温茶成为弃子,他一定会从全方面来考量温茶,这是她最不愿意看到的。

    她想为她和江子越谋一个大好的前程,这个前程原本是定好的,可现在却杀出了温茶这个程咬金,杜夏犹如吃了黄连一般,有苦说不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