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66章 菟丝之爱(二四)
    ,精彩小说免费!

    刘言的到来让江若年如临大敌。

    他腾地从秋千上站起身,面色不善的盯着刘言,就跟盯杀父仇人似得,把讨厌显露在脸上。

    刘言被他盯得后背发凉,却又不知道自己究竟哪里得罪他了,只好像温茶求救。

    他眉飞色舞的模样让江若年更生气,直接挡在温茶身边,看也不让他看。

    刘言没办法只得出声:“你们两个在玩什么呢?”

    温茶沉默了一下,不答反问:“你今天怎么过来了?”

    “杜夏邀请我的,”刘言脸上划过一抹红晕,只要一想到杜夏打电话邀请自己来家里玩,他心里就非常激奋。

    温茶暗自翻了个白眼,“既然是她邀请你的,你去找她啊,你找我们干什么?”

    “这……”刘言不好意思的搔搔后脑勺,“我这不是跟你是前后桌,更熟悉一些吗?”

    “可你喜欢的是杜夏。”

    “我……”

    “你既然喜欢的是她,就不要做让人误会的事,”温茶面色不渝的说道:“我和你其实也不熟,谁带你来的,就去找谁,我没义务照顾你。”

    “别啊,”刘言可不想让她走,杜夏把他带过来后,就不搭理他了,要是温茶也不理他,那不是得尴尬死,“我今天来其实还有一件特重要的事找你。”

    “什么?”

    “你看,”刘言饶过江若年在她眼前晃了一下,“我现在不是瘦了很多吗?之前的衣服都不能穿了,你能不能陪我去商场买点?”

    温茶被这个无语的理由逗笑了,“你暗恋杜夏,你不找杜夏刷好感,反而过来找我,你不觉得奇怪吗?”

    有什么奇怪的?刘言搞不懂,“我们不是朋友吗?不该相互帮助吗?”

    温茶:“不是。”最多只能算同学。

    喜欢杜夏的,都被她上了眼药,朋友什么的,还是下辈子吧。

    刘言被打击到了,他不可置信的看向温茶,“我以为我们是。”

    温茶挑挑眉:“你也说了是你以为。”

    刘言:“……”

    “我不知道杜夏为什么带你过来,不过肯定不是因为喜欢你想跟你做朋友之类的,你长这么大,不会连基本的判断能力都没有。”

    刘言被说的瞠目结舌,他还真是有点破罐子破摔了,谁让他喜欢杜夏呢?喜欢一个人的时候都是智商为负的啊。

    温茶拉过江若年的手,一点也没有同情刘言,“你来找我,估计也是她安排好的,她无非就是想利用你来膈应我,可是为什么呢?”

    刘言也想问为什么?温茶是杜夏的亲妹妹,杜夏为什么要这样?还有张晗阿姨对他的态度,真的很奇怪。

    “你应该问清楚的,”温茶不紧不慢的说道:“她这个人好看是好看,可心思猜不透,你最好长点脑子。”

    刘言也想长点脑子,但他对着杜夏就是狠不起来,她一颦一笑,一举一动,都让他无法自拔,就像是引诱幽王国灭的妖姬,就算知道是错的,他也不想挣脱。

    高考结束后,刘言把杜夏堵在校园的角落里,硬起心肠询问她接近自己的理由,他当时那么肥胖,班里除了温茶,其他人从来都不搭理他,为什么杜夏会看重他?

    刘言不觉得这是偶然。

    “因为我有事需要你帮忙啊。”杜夏目光灼灼的望着他,语笑嫣然的说,“既然有用得着你的地方,当然要跟你接触了。”

    用得着的地方?

    刘言心里顿时难受起来,“如果没有用得着的地方,你就不会跟我说话,对吗?”

    杜夏不答反笑,言笑晏晏:“说这些无趣的事做什么,我们不妨来打个赌。”

    刘言面色一滞:“赌什么?”

    “堵一件事,赌约是我跟你恋爱一个月,你觉得怎么样?”

    高考结束之后,江明哲把温茶叫进了书房,询问她想要报考什么专业。

    原主曾经报考的是f大中文系,温茶当然不可能照着她的路走一遍,她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没想好。

    “d大金融系怎么样?”江明哲面不改色的向她提议,“你学金融,以后可以接手家里的公司,不失为一桩美事。”

    接手家里的公司……

    温茶被这句话震到了,江明哲居然要她接手家里的公司……为什么?在剧情中,接手公司的是江子越,可现在,江明哲居然支持她……

    她并没有做过暗示江明哲的事,这也太奇怪了……

    “怎么,你不愿意吗?”江明哲的语气有些严厉。

    “不是的,爸爸,”温茶摇摇头,略微忐忑的说道:“我只是没做好准备,怕自己令您失望。”

    “不会的,”她的担心在江明哲眼里完全不是事,“你暑假就跟我到公司实习,公司的一切我会慢慢交给你。”

    这也太快了,温茶表示消化不良。

    最重要的是,江明哲为什么要把家产交给一个外人手里?虽然原主和杜夏都被他当亲生女儿养,可在家族事业这方面,他看的尤为要紧,就是老了把事业交给江子越也不会考虑原主和杜夏,可是现在……

    温茶不相信天上掉馅饼的好事,江明哲一定有别的要求,而这个要求很有可能要她付出沉重代价。

    温茶不敢轻易答应。

    江明哲把她的神情统统收入眼底,他是个非常懂得心态的商人,一眼就看出了温茶的忧虑,“你放心,爸爸不会让你做什么不好的事,反而是有事要求你。”

    求。

    江明哲竟然用了‘求’这个字,温茶感到不可思议,能让江明哲求人的,这世上除了张晗,就是江若年,可现在他们都很好,有什么可求的?

    “如果你愿意接手公司,爸爸会把自己的请求告诉你,反之,则会送你出国。”

    出国……

    温茶身体一抖,也就是说,她如果接受公司,就要接受一个关于张晗或者是江若年的附加条件,这个条件非常棘手,棘手到江明哲可以用公司来作为交换。

    可如果她不接受条件,她就要被江明哲送出国,期限很有可能是一辈子。

    到底是什么条件?温茶迷茫了。

    “你先考虑考虑吧,”江明哲低低叹了口气,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咄咄逼人,“我给你一周时间,想好了再来告诉我。”

    “好。”温茶默默地退出了书房,心里却盘算着江明哲的打算,她有预感,这个条件应该是关于江若年的,可她身上哪有江若年要的东西?

    温茶敲开江若年的屋门,小朋友还在屋里画画,他积了一后叠画稿,除了他自己谁也不让看。

    他把温茶放进屋,喏喏的询问江明哲为什么要叫她过去?

    温茶沉默了片刻,不答反问,问他最想要的东西是什么?

    最想要的……

    江若年的目光在她脸上转了一圈,他最想要的,就是想和她一直一直在一起啊。

    她没有感觉到吗?他只想他们两个人,没有其他讨人厌的家伙打扰,就这样快快乐乐的生活下去,她怎么这么笨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