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65章 菟丝之爱(二三)
    ,精彩小说免费!

    回到别墅后,温茶理都没理杜夏,带着江若年就回了房间,杜夏也不生气,她经过客厅时,还跟张晗打了声招呼,似是而非的提醒张晗,温茶好像谈恋爱了。

    张晗有些惊讶,正值高三,小女儿怎么会早恋?这不像她。

    “她这么安静,跟谁谈恋爱啊?”张晗笑眯眯的问。

    “他们班一个男生,”杜夏轻描淡写的说:“茶茶跟他是前后桌,还曾经鼓励他减肥。”

    多的话,杜夏不说,不过这已经够张晗脑补了。

    张晗幽幽叹了口气:“还有不久就要高考了,一会儿我上去问问茶茶,看她究竟怎么想的。”

    杜夏面色一滞,微笑的说道:“妈妈你还是不要去了,茶茶脸皮薄,问什么都不说,一会儿该惹恼她了。”

    张晗想到温茶暗恋江子越的状态,也是三棍子打不出一个闷屁,有些犹豫。

    “这件事,还是等高考过后说吧,那时候考完试了,茶茶也没有压力,时间刚刚好。”

    “可是这会耽误她学习。”

    “不会的,”杜夏摇摇头,“那个男生是班里的学霸,带着茶茶学习,为人可好了。”

    “这样啊,”张晗眼底划过一抹沉思,她想了想,最终同意了大女儿的建议,“就照你说的做吧,要是高考结束,她还喜欢那男生,妈会帮她相看相看。”

    “谢谢妈妈。”杜夏面上笑容加深,伸手抱了张晗一下,径直上了楼。

    夜里,江明哲回来,张晗把温茶谈恋爱的消息跟她提了提。

    “没想到茶茶这么快就喜欢上别的男孩子了,年轻真好。”

    江明哲闻言脸色很不好看,“你怎么知道茶茶有喜欢的人了?”

    “夏夏说的啊,”张晗深信不疑:“她们是双胞胎姐妹,又是同一个学校,夏夏总不可能说谎吧?”

    江明哲听到这儿,面色阴沉的关上电脑,“这件事没查清楚之前,没什么可信度,你不要掺活进去。”

    “为什么呀?”张晗很不理解,“我还打算茶茶如果真的喜欢,就让他们定下来呢,听夏夏说,那孩子学习好,家境也是数一数二的。”

    张晗的天真让江明哲无可奈何,他暗自叹了口气,“总之,高考之前,你什么也不要做。”

    “我知道,”张晗不知道他在担心什么,没好气的说:“我还没那么笨好吗?”

    高三的学习非常紧张,自从去过海底世界后,温茶就投入了紧张的学习中,每个星期都在学校里补习,跟江若年待在一起的时间急剧减少。

    江若年不开心,每天都不开心。

    他绷着一张脸在房间里画画,画一些莫名其妙的事物来宣泄心里的难过,张晗推开门给他送水果,看到他落在地上的涂鸦,是只可爱的小兔子,兔子身边蹲了一只白色的小猫,碧如翡翠的绿眼睛,憨态可掬的模样,极是可爱。

    张晗捡起画纸,放在他的书桌上,笑眯眯的说:“猫咪是你新认识的朋友吗?”

    “不是。”扒拉过画纸,江若年护犊的把它压在了胳膊下,不愿意让张晗看到。

    张晗有些哭笑不得:“行,妈妈不看,你画一会儿,就出来休息一会儿,知道吗?”

    “哦。”

    “还有,再过两个小时,茶茶和夏夏就回来了,你不是想跟茶茶一起玩秋千吗?今天可以哦~”

    江若年眼睛一动,“她不是要考试了吗?”

    “放考前假了。”

    下午温茶从外面回来,一眼就看到了院子里等自己的江若年,她背着书包走过去,坐在江若年的身边,看着他垂眸沉默的样子,眼底闪过一丝诧异,“怎么了?”

    江若年偏头看了她一眼,“听妈妈说,你要考试了,考完试之后就要上大学,你要去哪儿的大学呢?会离我很远吗?”

    温茶愣了一下,“不去哪儿的大学,我就留在b市。”

    “那你会住校吗?”江若年比较注重这个,一旦温茶住校了,他们之间就要很少见面,他舍不得。

    温茶认真思考了一下,说:“应该是不住校的。”

    “说好的哦,”江若年脸上闪过一丝喜意,他伸手抱住了温茶,“就算上了大学,你也要天天回家,我一直在这儿等你。”

    这句话对于一个八岁的小朋友来说有些深奥了,温茶心里竟生出些感动,“好,我会回来的。”

    江若年伸手在她背上轻轻拍了拍,“那个胖胖的男生,你也不要跟他玩,我讨厌他。”

    温茶知道他说的是刘言,点头答应下来,她和刘言的关系本来就不亲近,平时除了说几句话,也没有别的交集,温茶并没有看重他。

    “以后,我会尽量少理他的。”

    “我说的是不理。”江若年也是个掰字面意思的小朋友,他很固执的看着温茶,要她说出跟那个人绝交的话语。

    “行,”温茶失笑,“我答应你还不行吗?”

    这话让江若年笑起来,抱着温茶不撒手,他就知道自己才是茶茶最重要的人,那个刘言最好走的远远的。

    可到了第二天,两人都被打了脸,一大早杜夏就去外面和江子越约会了,中午回家吃饭时,后面跟了条小尾巴,不是刘言又是谁?

    面对着张晗的疑惑,杜夏笑的明媚而热烈,“妈,”她拉过刘言向张晗介绍,“这就是我跟您说过,茶茶的后桌,他今天是专门过来看茶茶的呢。”

    张晗被这一遭,弄得有点发蒙,马上就要考试了,这人现在过来干嘛?

    不过她脸上没有表现出来,吩咐何叔端了水果和小吃出来招待。

    刘言虽还有些胖,不过五官已经凸显出来,是个面善的孩子。

    张晗一向信奉,相由心生相由心生这种话,再一想到这人以后会跟温茶生活在一起,不免多了几分热情。

    刘言在客厅呆了一会儿,就说要去找温茶,张晗叫住他,委婉的提醒道:“再过几天就要高考了,希望你能严于律己,考出一个好成绩。”

    刘言没听出话里的其他意思,以为张晗是在鼓励自己,感激的点点头,转身去了花园。

    张晗看着他的背影,心里喜悦少,忧虑却很多。

    这刘言虽好,却并不教她真正满意,茶茶要和他在一起,需的好好考量一番才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