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57章 菟丝之爱(十五)
    ,精彩小说免费!

    挂掉电话后,江若年笑眯眯的去楼下找张晗。

    张晗正坐在客厅里看正热的宫斗大剧,看到儿子下来后,本想站起来迎上去,可一想到早上他跟自己顶嘴的样子,张晗又迈不动腿。

    “妈妈,”江若年走到张晗身边坐下,很自觉的跟张晗到了个歉,“早上是我不对,我不该凶你的,你不要生我的气好不好?对不起。”

    江若年的道歉让张晗惊喜,这么多年,她从来没听儿子跟谁道过歉,没想到今天竟然跟她认错了。

    她心里欣慰不已,当即就原谅了江若年,“你啊,就是个小孩子脾气,妈妈哪会真正生你的气。”

    听她这么一说,江若年眼睛一亮,把想去接温茶的事提了出来,他抱着张晗的手臂,恳求道:“妈妈,你让我去好不好?”

    儿子撒娇般的语气让张晗很受用,只犹豫了一下就答应了江若年的请求,“去是可以去,不过妈妈要跟你一起去,知道吗?”

    “嗯,”江若年的目的是想见温茶,至于跟谁一起去,几个人去,不重要。

    两人坐在沙发上一起看了会电视剧,电视里演到皇帝和一众妃子在花园里蒙着眼睛玩游戏的场景,穿着龙袍的皇帝捉住一个妃子的手,揭开眼睛上的布,打情骂俏里,对着妃子的红唇亲了下去。

    江若年看到这一幕,眼睛一闪,忽然想起了昨晚的疑问,偏过头叫了一声“妈妈”。

    张晗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心理年纪只有七八岁的儿子竟然跟着自己看了宫斗电视剧,还是这种少儿不宜的画面。

    她拿过遥控板,赶紧换到了少儿频道,转过头看向江若年,“怎么了,儿子?”

    “妈妈,”江若年犹豫了一下,忍着羞涩,把昨晚的事情跟张晗说了一遍,说到末尾,他委屈不已:“妈妈,茶茶她欺负我,你一定要帮我。”

    奈何张晗听了个开口,脑袋就跟被雷劈了一样,整个人都傻了,“儿子,你刚才说什么?你再说一遍,妈妈没听清楚。”

    已经说过一遍的话,江若年重复起来很迅速,他十分难过的说:“妈妈,你说茶茶为什么要拒绝我?以前我演童话故事,王子不都是要亲吻公主的吗?还有子越弟弟和杜夏妹妹,他们也亲亲了呀?为什么我就不可以?”

    为什么你就不可以?因为那是你妹妹啊!

    张晗整个人都风中凌乱了,谁能想到自己这个傻儿子竟然还想去亲温茶,这不是脑袋缺根筋吗?

    江子越和杜夏是情侣,亲了也就亲了,可她儿子和温茶是兄妹啊,这要亲下去,那还得了?

    幸好温茶没给这小子得逞。

    “你当然不能亲茶茶啦,”张晗开始语重心长的给儿子解释道理,“茶茶是你的妹妹,是你的亲人,这种事情是绝对不可以的知道吗?”

    江若年不高兴的皱起眉头,“为什么杜夏妹妹就可以?”

    “因为杜夏妹妹和子越弟弟是恋人啊。”

    “恋人是什么?”江若年有些懵懂,“恋人是王子和公主吗?”

    张晗想了想,觉得这个说法没错,遂点点头。

    “那我也是王子啊,”江若年眨了眨眼睛,笑嘻嘻的:“我是王子,茶茶就是公主,我也可以的。”

    张晗听到这话,先是一愣,后是苦恼,这可让她怎么解释?

    张晗思考了一下,说,“杜夏妹妹和茶茶可不一样,杜夏妹妹是邻国公主,当然可以和子越王子在一起了,但是茶茶是若年王子的妹妹,虽然也是公主,但她不是邻国公主啊,她和若年王子是一国的,当然不能是恋人啦,是兄妹。”

    邻国公主,江若年听过,在人鱼公主里,就是邻国公主抢走了人鱼公主的王子,他不喜欢邻国公主。

    “茶茶公主是若年王子的妹妹,所以不能被若年王子亲吻,只有若年王子找到自己心爱的邻国公主,才能亲吻,知道吗?”

    江若年似懂非懂,但这不妨碍他认识到,自己以后不能亲吻温茶。

    他有点不高兴,为什么茶茶不能是他的邻国公主呢?那样的话,他就可以亲吻她了啊?

    张晗见解释通了,心里悄悄松了口气。

    就儿子现在的状况,她和江明哲从来都没想过要让儿子找媳妇,一是怕辜负姑娘的年华,二是怕儿子懵懵懂懂被人家利用,与其找个不靠谱的,还不如就跟他们生活在一块,由他们照看着,等他们老了之后,托付给子越,让江子越照顾着点。

    下午放学后,温茶收拾好书包就往外走,后桌的胖同学还不忘提醒她情书的事,让她务必不能忘。

    温茶走出教学楼,远远的就听见有人叫自己的声音,抬头看过去,不正是江若年?

    男生站在校门口,白体恤牛仔裤,微笑着打招呼的样子,跟正常人一样,一点也看不出来有毛病。

    温茶扬起嘴角走了过去,江若年急匆匆拉过她的手,抱怨又可怜的说:“我今天好想你呀。”

    温茶跟着他走到车边,又听他说:“上学好玩吗?”

    温茶偏头想了想,不觉得上学有什么好玩的?

    “还好吧。”

    “哦,”江若年把她拉上车,笑眯眯的说:“今天是我和妈妈一起来接你的哦!”

    温茶侧目看了一眼副驾驶座上的张晗,笑着喊了声“妈”。

    张晗应了一声,目光在两人握在一起的手上转了一圈,转头询问温茶在学校里过得怎么样?

    温茶拣了些有趣的跟张晗提了提,三人说了一阵话,杜夏才不紧不慢的跟着同学从校门口出来。

    看到张晗和江若年。杜夏有些惊讶,不过她一向懂得隐藏自己的脾气,惊喜的跟两人打了个招呼后,就叽叽喳喳的跟张晗分享自己今天都做了些什么。

    相较于温茶无聊枯燥的学校生活,杜夏过得十分有滋有味,再加上她刻意的润色,就是张晗,也对杜夏的受欢迎程度表示惊讶,但她没有刻意说什么。

    她这个大女儿,向来知道自己要什么,开朗却不笨拙,这是她最大的优势。

    回到别墅,江若年拉着温茶上了楼,就把自己从张晗那儿得来的大道理跟温茶报告了一遍。

    “以后,我会乖乖的,不会再亲你了,妈妈跟我说,你是我妹妹,跟其他人不一样,我全都想明白了。”

    温茶不知道他和张晗都说了什么,不过听到这儿,还是松了口气。

    想清楚了就好,想清楚了以后也好相处。

    “嗯,”温茶点点头:“我先回房间写作业了。”

    “等等,”江若年抓着她的手腕,“我跟你一起去,你写作业,我画画。”

    “好啊,”温茶欣然同意,问道:“你想画什么?还是漫画集吗?”

    “秘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