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55章 菟丝之爱(十三)
    ,精彩无弹窗免费!

    温茶顿住脚,很想把他扔到窗外边去。

    都多大人了,还要人陪着睡觉,羞不羞?以后她要是上了大学,住了校,江若年难道就不活了?

    “朋友是不一块睡觉的,”思索片刻,温茶力作镇定的说:“想跟我成为朋友,就要学会独立,独立睡觉就是你现在要学的,知道吗?”

    江若年点点头,又摇摇头,很天真的说:“那我们白天当朋友,晚上当哥哥妹妹,这样就可以一起睡觉啦。”

    温茶:“……”孩砸,这些都是谁告诉你的?

    江若年:“我们又是朋友,又是哥哥妹妹,不好吗?”

    “不好,”温茶斩钉截铁的说:“朋友和兄妹是不一样的,你要是想当我的朋友,就不能跟我一起睡觉,否则我们就不是朋友。”

    “不要。”江若年有些心急,“我要和你当朋友,要。”

    “那你就要学会自己睡觉。”

    江若年眼皮一耷,长长的睫毛委屈的垂落下来,很是不开心,“可是没有你,我晚上睡不着呀……”

    “总会睡着的。”温茶轻声说:“等你习惯的时候,就什么都不怕了。”

    “可是——”

    “没有可是,”温茶不紧不慢的打断他,“你现在虽然还小,但有些事还是要学着一个人去做,将来,不管是我还是爸爸妈妈,都不可能永远在你身边,到时候没有我们,你就不睡觉不吃饭了吗?事情不是这样的。”

    “乖~”温茶拍拍小盆友的肩膀,“这是在家里,今天晚上好好睡觉,等明天你又会看到我的。”

    江若年的眼睫因她的话语轻轻颤动着,像是跌落云端的蝴蝶,不安又惊慌。

    “不要……”他拉住她的手腕,声音里有细微的战栗,“我不要离开你,你和爸爸妈妈会一直在我身边的,妈妈说过的,你不要骗我。”

    对于儿子,张晗总有太多包容和软弱,她承诺他的后半生,承诺她和他父亲的守护,把他当做珍宝一样的捧着,却始终没有给他一点对生活的失望。

    江若年就像是活在童话故事里的快乐王子,他不谙世事,不知人间疾苦,也没有承受过失去和得不到的痛楚,所以他任性,他口无忌惮,他想做什么想要什么都张口就来。

    可是以后要是没有他们呢?他会怎么样?他会活的像那些女孩儿口中的菟丝花一样,没了依附,就无法寄生,如果不能寄生,结局可想而知。。

    “那你想当我的朋友吗?”温茶反问他。

    “想。”江若年的回答很肯定。

    “既然想当我的朋友,你就要听我的话。”

    “可是我怕……”

    “怕什么?”

    江若年说不清楚,他就是害怕,怕他睡着了醒不过来,怕有人碰他的脑袋,他怕的很多,更多的却是怕一个人。

    一个人的感觉很坏,没人陪他玩,没人跟他说话,也没有人知道他喜欢什么。

    他有好多的话想跟爸爸妈妈说,可他们都太远了,远的够不着,见面的时候,那些话又像是卡在了嗓子里,一句也说不出来。

    他只想哭。

    可男子汉是不能哭的。

    后来他喜欢上了画画,把那些想说又说不出口的话,都画在了本子上,他幻想着自己有两个朋友。

    一个是在森林里,像精灵一样快活的小鹿。

    一个是生活在河边,只要一生气身体就会鼓起来的河豚。

    他喜欢小鹿的自由,也喜欢河豚生气时候的样子,小鹿自由时到处撒欢,河豚生气时全世界都知道。

    但他不开心的时候,谁也不知道。

    他想要个小鹿朋友,带他一起玩,又想要河豚朋友,跟他一起对所有人生气。

    可惜的是,它们都是假的。

    江若年握着温茶的手紧了又紧,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亲近这个妹妹,只看一眼就想和她待在一起,去哪儿都行,就是呆在一块不说话,他也觉得高兴。

    现在,她问他怕什么呢?

    那些年的委屈骤然间涌上眼睛,让他难过的想哭鼻子。

    “我不想一个人。”他压着声音不想让她发现自己丢人的一面,“就是不想,你要是不跟我一起,我就哭给你看。”

    他已经要哭了,温茶能感觉的出来,她坚硬的心房在这一刻忽然又有软化的迹象,这不是个好现象。

    她要锻炼他,可不是让他过来说服自己的。

    “那你就哭吧。”温茶揭开他的手继续往外走,

    江若年小狗一样追过去,伸手抱住她的胳膊,眼睛红的跟偷抹了胭脂一样,“不要你走。”

    温茶伸手去推他,现在不是让他作妖的时候,但江若年就是要作妖,他不止要作妖,他还要像江子越压着杜夏那样制服她。

    他迅速抓住她的手腕,把她的手臂反剪到她背后,将她压到了门上,低头就能看到她固执而漂亮的眼眸。

    温茶没想到他会这么对自己,愣了一下才回过神来,“你在做什么?”

    江若年眨眨眼睛,也不哭了,“我要跟你一起睡,你答应我,我就放开你。”

    温茶心里简直哗了狗,“你是在威胁我?”

    “哼!”江若年很得意,“你要是答应我,我就不欺负你。”

    温茶:“……”一个小朋友还想欺负她,做梦吧?

    “赶紧放开我,”温茶挣扎着想要摆脱她的桎梏,奈何江若年抓的实在是太紧了,更过分的是,她越挣扎,江若年就越用力,她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茶茶,你就答应我呗。”江若年往前走了一步,跟她挨得非常静,眼神依旧是天真而期待的,“我保证睡觉乖乖的,好不好?”

    “不好。”温茶撇过头,懒得搭理他,“你要再不放开我,我就叫人了,告诉妈妈你欺负我。”

    “不是我自愿欺负你,”江若年有点心虚的撇开眼睛,“是你自己逼我的。”

    温茶气的发笑,小小年纪,竟还会恶人先告状。

    她眼睛一闪:“你先放开我,我答应你还不行吗?”

    “好呀,”江若年见她妥协,心里一下子就高兴起来,反复问道:“那你是答应我晚上跟你一起睡吗?”

    温茶撇撇嘴,能不答应吗?啊,这要是动静大了,把张晗和江明哲弄过来,她就是跳进黄河洗不清。

    她倒是想告状,不过告状的结果肯定不会是她想的那样,说不定还会被江若年这个口不择言的倒打一耙,她才不干呢。

    “松。”温茶抬脚踢了踢江若年的小腿,“我都答应了,你还想干什么?”

    江若年怔了一下,有点不想松。

    他的目光落在了少女宛若花瓣的唇上。

    不知怎的,忽的想起下午江子越把杜夏压在树下亲吻的画面。

    他觉得嗓子有点干,脑袋里又回想起自己扮演王子的时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