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51章 菟丝之爱(九)
    ,精彩无弹窗免费!

    “呵!”

    温茶气极反笑:“你再不听话,我就把你扔下去你信不信?”

    “不信。”江若年油盐不进,还是个告状台:“你要是欺负我,你就是坏孩子,我要告妈妈,妈妈帮我。”

    “那你去告。”温茶拖住被子就要把他拖下去,“你比我大四岁,还要跟妈妈告状,看妈妈帮谁?”

    “不要,”江若年有些心虚的卷住被子,把自己卷成了一条毛毛虫,无赖状:“我就不起来,就不起来,你要是告状,我以后就不和你玩了。”

    好哇,温茶心里气的要死,这个屁娃娃还敢威胁她。

    行,不玩就不玩呗。

    “好吧,以后我就不和若年哥哥玩了。”温茶从床上站起来,也不管他了,这小破孩爱怎么着怎么着吧,至于张晗一大早起来看到他从自己屋里出去什么的,温茶也懒得管了。

    反正,他就是个小屁孩。

    温茶去盥洗室洗漱完毕出来,江若年还赖在床上不起来呢,他裹着被褥,白皙的脸颊红扑扑的,长长的弯弯的睫毛微微翘着,跟个睡王子似得。

    温茶站在床头看了他一会儿,觉得他有点儿像住在b-612星球的小王子。

    只可惜,小王子会长大,而他却不会了。

    温茶低低叹了口气,打开门走了出去。

    张晗正好从楼下上来,看到她后,露出一个微笑,“我正要去看看你若年哥哥呢?不知道他昨晚睡得好不好?”

    温茶面色微变,“应该还好吧。”

    张晗伸手就去敲江若年的屋门,温茶急忙拉住她的手,“还是再等等吧,昨天晚上若年哥哥倒时差,睡得挺晚的,这会儿应该还在睡觉,打扰他,就不好了。”

    张晗一听这话,觉得有道理,“是我思虑不周,”她摇摇头,微笑道:“那妈妈一会儿再敲门。”

    “好,”温茶悄悄松了口气,拉着她的手往楼下走,边走边问早餐都做了什么,没一会儿就把话题带远了。

    温茶在院子里跑了几圈回到屋里洗澡时,江若年还没起来,他不知什么时候,把扔到一边儿的海豚公仔抱进了怀里,脑袋埋在公仔肚子上,睡得正香。

    温茶犹豫了一下,走到他面前,弯腰捏住他的鼻子,想把他也憋醒,结果人家不醒,还懂得用嘴巴呼吸,温茶那叫一个挫败,伸手捂住他的嘴巴,总算把人憋醒了。

    江若年睁开漂亮的眼眸,看着一身清爽的温茶,愣了一下后,才发现自己的处境,眸子里划过一丝控诉,杜茶妹妹怎么能这样对他?

    “赶紧起来,”温茶收回手,拍了一下他的脑袋,“再不起来,一会儿妈妈就要来叫你了。”

    “不想起……”江若年太贪恋温暖的床铺了,他在床上滚了一圈,商量道:“再睡五分钟?”

    “不行!”温茶哪会上这么浅显的当,睡了五分钟还有五分钟,以为她没赖过床吗?

    “你今天是要跟我出去玩的,现在不起来,一会后耽误了时间,就不出去了。”

    这可不行!

    江若年从床上坐起来,觉得出去玩更重要一点。

    “快点回去洗漱,”温茶拎着他的胳膊就往门外扔,江若年委委屈屈的抱着海豚公仔走出门,正好撞上对面收拾利落出来的杜夏。

    “若年哥哥!”看着从温茶房间里出来的江若年,杜夏有些惊讶,“你、你这么早就来找茶茶啊?”

    这么早找茶茶?

    江若年皱起眉,张嘴就要纠正她,“不是早上——”是晚上。

    结果话还没说出口,就被温茶打断了,“说什么呢?再不洗漱,一会儿不带你出去了。”

    “哦哦,”江若年不再搭理杜夏,转过身就乖乖回到了房间里。

    杜夏见状,似笑非笑的看向温茶,“我竟然都不知道,你和若年哥哥的关系这么好,他这么听你的话。”

    温茶冷哼一声,怼她:“你不知道的还多着呢。”

    杜夏也不生气,笑道:“可我记得小时候,若年哥哥更喜欢我来着,没想到十年不见,他竟然换了口味。”

    温茶挑挑眉,“过去可不代表现在,十年那么长,谁知道中间会发生什么呢。”

    “可若年哥哥不一样啊,”杜夏摇摇头,不紧不慢的说:“他一直活在八岁,按理说,他的记忆也不应该模糊的那么快啊。”

    “所以呢?”温茶顺着她的话往下讲,“所以他就该喜欢你,讨厌我?”

    “我不是这个意思,”杜夏好笑的看向温茶,“我只是觉得若年哥哥不该对我这么大意见才对。”

    意见?

    温茶心里冷笑,“你不把他放在心上,难道还指望他对你和颜悦色?他心里年纪再小,也不是傻子。”

    更何况,小孩子的心理最敏感了,谁对他好,谁对他不好,他自己知道的一清二楚。

    杜夏虽然没有明确的表示过什么,不过江若年也不是什么都感觉不到。

    杜夏被说的有些心虚,她的确不大喜欢江若年,他幼稚,呆傻,明明二十岁了,却表现得像个稚童,做的事情也那么无语,她怎么喜欢的起来?

    再加上江若年是江明哲唯一的儿子,以后要跟她们分配姜家的财产,还要拿大头,杜夏就更不喜欢了。

    如果江若年是个正常人,她绝对没有意见,可江若年是个傻子啊,喜欢看儿童动画片的傻子,能有什么作为?

    杜夏心里这么想着,嘴上却跟抹了蜜一样,“若年哥哥那么好,我怎么可能这样想呢,你可别给我随便戴帽子。”

    行吧,温茶挑挑眉,也懒得搭理她,径直往楼下走去,有人喜欢装,就让她装呗,早晚会露馅的。

    杜夏看着她的背影,冷哼一声,抬脚走到江若年房门前,敲响屋门,准备和他一起下楼,让大家知道她和江若年也是好兄妹。

    江若年打开门,看到是她后,欣喜的表情顿时就变作了失望,听都没听她说一个字,轰的一声就关上了门。

    杜夏站在原地气的要死,这该死的傻子,真不识趣!

    最后,杜夏还是和江若年一起下了楼,两人一前一后的走到餐桌边,中途没说一句话。

    温茶有点惊讶,江若年这么孩子气,照杜夏的性格,怎么着也该把江若年的好感度刷上去啊?

    可这老死不相往来的场面是怎么回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