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48章 菟丝之爱(六)
    ,精彩无弹窗免费!

    陪着小盆友看了两集儿童动画片后,温茶打了个哈欠,有些想睡觉了。

    江若年却一点睡意也没有,他时差还没有倒过来,现在精神着呢。

    看见温茶瞌睡的眼泪都流出来了,他有点为难,要不要把杜茶妹妹留下来呢?他很想跟杜茶妹妹一起待着,可是……杜茶妹妹好像很想睡觉的样子。

    温茶感觉到了他的注视,微微偏过头,跟他的眼睛对上了,“要不……我就先——”回去睡觉了?

    “就睡这儿吧。”江若年快一步把话说出口,他伸手拍拍自己软绵绵的派大星床褥,十分热情的邀请自己的好盆友一起碎觉觉。

    温茶脑袋一懵,觉得自己是听错了,江若年怎么可能邀请他同床共枕?

    “我还是先回去吧。”她从沙发上坐起来,坚决不跟江若年同流合污。

    江若年眼疾手快的拉住她的手腕,“睡嘛,”他仰着脑袋恳求着:“一会儿睡醒了,我们继续看动画片。”

    温茶:“……”瞬间觉得自己好污……

    “明天再看啦,”她拍拍江若年的手臂,“只有睡好觉觉,才有精神看动画片,你也赶紧睡觉吧。”

    江若年摇摇头,“我睡不着。”

    温茶:“……”emmm……你睡不着就不让我睡吗?

    “你不要看动画片,我也不看,我们玩魔方呗。”江若年不知道从哪儿取出来两个颜色分布乱七八糟的魔方,眼神亮晶晶的说:“我们一起转,谁先把魔方还原,谁就赢好不好?”

    温茶:“……”这些,她一点都不擅长好吗?

    “还是不要了吧……”

    “不行!”江若年坚持要玩,他拉着温茶的手坐在自己身边,“我们现在就开始了喔,你要是比我慢,那就是我赢了呢,我赢了的话,你就要在这儿继续陪我玩。”

    温茶:“……”头疼……

    两人盯着魔方开始转。

    一分钟过去,温茶越转越乱,越转越杂,江若年却很得心应手,他时不时抓抓头发,摸摸下巴,动脑筋思考着,自顾自玩的很溜。

    两分钟过去,温茶还在乱转,江若年已经有了大概的想法,他眼睛越来越亮,没多久就还原了魔方本来的状态。

    温茶:“……”她还是一点头绪都没有怎么回事?

    “我赢了!”江若年欢呼一声,举着魔方给她看,“你看你看,我弄好了,你输了。”

    输了的温茶:“……”请问如何接受自己输给一个智商只有七八岁小孩这件事?

    “你要在这儿陪我。”江若年取过她手上的魔方,很快又还原,然后拉着她的手,走到床边,让她碎觉觉。

    温茶拒绝,江若年坚持。

    温茶再拒绝,江若年不高兴了,他要出去给粑粑麻麻告状。

    温茶:“……”有种哗了狗的感觉。

    “睡吧睡吧。”江若年揭开被子,在平板里找出催眠曲,打算哄温茶睡觉。

    温茶:“……”到底谁哄谁?

    “在外面,哥哥就是这样陪着妹妹的,”江若年微笑着看着她,眼神很期待,“你是我妹妹,我也要陪着你。”

    温茶扶额:“……可是我还没洗漱……”

    江若年眼睛一亮,又把她拉着往盥洗室走,“你去里面,爸爸教过我怎么洗澡,我帮你。”

    帮什么?帮忙洗澡吗?

    温茶两眼一黑。

    “不用了,”她挣开江若年的手,不尴不尬的开口:“那个,我还是回房间洗漱吧,这里没有我的换洗衣服。”

    “哦哦,”江若年一拍脑门,有点懊恼,“那我陪你去。”

    温茶:“……”

    “你也要洗漱啊,”温茶急忙提醒他:“你跟我去了,我那里也没有你穿的衣服,到时候很不方便呢,不如你就这里洗?”

    “对哦。”江若年点点头,又有点不大高兴,“那我们两个人不可以在一块洗吗?”

    听到这儿,温茶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噎死。

    “当然不行啦!你是男生,我是女生,男女是不可以在一起洗的。”

    “哦,”江若年似懂非懂的点点头,“那我就在这里吧。”

    温茶悄悄松了口气,“到时候洗完澡,若年哥哥要好好睡觉知道吗?”

    江若年别别嘴,没吭声,心里却想着还要再看两集《小乌龟历险记》。

    温茶被江若年送到屋门口,刚打开门,就听见江若年在身后小小的声音:“洗完澡,你要过来睡觉哦,我等你。”

    温茶脚下一顿,差点把自己绊倒。

    “那个……睡觉什么的,我们都是大人了,就不要在一起了吧?”

    “不要!”江若年严肃坚决的摇头,“你还是个小宝宝,我要陪你一起睡。”

    温茶:“……”到底谁是小宝宝?

    温茶简直不知道怎么跟他说,关上门就走进了浴室。

    江若年抱着天蓝色的海豚公仔,站在门口等了一会儿,见她不出来,就又进房间打开了新一集《小乌龟历险记》。

    看完一集动画片,他又开门到外面看看,见门口没有人,他失落的低下头,关上门就蹲坐在温茶的屋门前,等她出来。

    杜夏换了一身睡裙,打开屋门,就看到江若年坐在地上一副懊恼的模样。

    她眼里闪过一丝诧异,几步走到江若年身边,“若年哥哥坐到茶茶的屋门口做什么?是有什么事吗?”

    江若年偏头看了她一眼,见到是她后,失望的低下头,不愿意搭理她。

    杜夏心里暗咒一声,面上还是笑的,“若年哥哥是跟茶茶闹矛盾了吗?我正要去找茶茶,要不要我帮你跟她说一声。”

    “不要。”江若年从地上站起来,看也不看她一眼,打开自己的屋门走了进去。

    杜夏站在原地,被他的冷漠打击到了,都是妹妹,长得也差不多,江家这个大少爷怎么就这么不给她面子啊?

    莫非是温茶在他耳边说了什么不成?

    杜夏眼神一暗,伸手敲开了温茶的屋门。

    温茶打开门,看到杜夏,低低叫了声姐,杜夏应声,抬脚走进她的房间,故作轻松的左右看看,然后坐到沙发上,笑着问:“你今天是和妈妈一起去接的若年哥哥?”

    “嗯。”温茶一边擦头发,一边走到沙发的另一头坐下。

    杜夏见她漫不经心的,心里有点恼,“若年哥哥回来,这么大的事,你怎么不跟我说一声?”

    温茶嘴角一勾,眼神轻描淡写的略过她的脸,在她的眼睛处停下来,“早上本来是要说的,可妈妈说你要出去约会,让我不要打扰你。”

    杜夏面色一滞,莫名有点心虚,“约会哪有若年哥哥回来重要,你这样做,不是让我里外不是人吗?所有人都知道若年哥哥要回来,就我不知道,你让其他人怎么看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