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43章 菟丝之爱 (一)
    ,!

    菟丝花是寄生植物。

    是一种没有绿色叶,没有根,只能靠特殊吸器侵入寄主内部,吸取养分的一年生草本。

    一年生从表意上来说,是一年一生。

    比如蝉,一生一夏。

    比如蜉蝣,朝生暮死。

    比如昙花,花开一现。

    从生物学上来说,菟丝花只是种简单的植物,汲取的不过是寄主万千养分之一,不足为虑,可是从个人意义上来说,菟丝花又是一种令人鄙夷的存在。

    现代社会就非常盛产菟丝花。

    比如现在。

    咖啡厅里坐着的少女和少年,一个恣意盎然,一个面色忧郁。

    桌子上的淡紫色沙漏慢慢滑下细沙,一盆盆绿植环绕间,少年眉头舒展,眸中带笑,不紧不慢的说出了此行的目的。

    “杜茶,昨天晚上杜夏跟我告白了。”

    正对着少年的少女闻言,怔了一下,眼睛里闪过一丝无人察觉的仓皇,她克制住心里的慌乱,艰难的看向少年,“那你——”

    “我接受了。”少年微微一笑,整个人仿若置身在遥不可及的阳光里,他声音清澈而爽朗:“我一直就挺喜欢她的,想来想去,也没有比她更适合的,就答应了。”

    “这样啊,”少女抬起眼睛,勉强一笑:“恭喜了。”

    “嗯,”江子越点点头,眉间一片温柔,“以后恐怕不能一起走了。”

    “没关系啊,”少女摇摇头,云淡风轻的敛去自己的伤心,善解人意的说:“我学校里,也有认识的朋友,到时候,我跟她们一起就好。”

    “行,”江子越偷偷松了口气,“那你可不能怨杜夏,我还是挺想跟她单独相处的。”

    “嗯。”少女垂下眼睫,点了点下巴,遮去了眼底所有的情绪。

    “那就到这儿吧,我一会儿还要去学校接杜夏,就先走了。”

    “好。”

    江子越温和的看了少女一眼,见她没有怨自己抢走姐姐,心里悄悄松了口气,伸手拿过椅背上的外套,转身就往外走。

    留在原地的少女抬起头,穿过干净的落地窗,看着他一步步走出视线,胸腔里有痛到窒息的难过,就好像被人活生生撕成两截了一般。

    对面桌上有女生嬉笑着跟男朋友科普什么叫做菟丝花。

    “菟丝花啊,就是一种靠寄主还短命的植物,无根无萍,从头到脚都贱死了。”

    男友听的哈哈大笑,“现代社会还有菟丝花一样的女生吗?应该没有了吧?”

    “怎么没有?”女友不满的说:“那种想靠男人上位,离了男人就活不成的,可不就是菟丝花吗?这种女人比绿茶婊白莲花还让人讨厌,活的一点自尊都没有,想想就够了。”

    “好好好,”男友说不过她,只得妥协道:“我女朋友独立自强,自尊自爱,最可爱了。”

    女生这才转愤怒为笑容,“就你会说话。”

    少女端起桌上的咖啡,一口气喝完,满嘴的苦渍让她红了眼圈,可怎么也掉不出一滴眼泪来。

    邻桌的女生又开始给男友科普什么是绿茶婊,什么是圣母婊,什么又是苹果婊,把男友听的一愣一愣的。

    少女已经无法继续待下去,背起小背包,抬脚就往外面走。

    此时正值初夏,阳光明媚和煦,还不至最热时,沿途来来往往都是一对一对的情侣,看得人眼睛发疼。

    少女打了辆车,回了家,刚一走进别墅,管家何叔就迎了上来,“二小姐回来了,肚子饿了吗?要不要上饭?”

    “不用,”少女把背包放下来,转头问道:“妈妈呢?”

    何叔笑道:“夫人约了人,已经出去了。”

    “嗯。”少女转过身往楼上走,何叔追了两步,道:“早上听先生打电话说,大少爷要回来了,二小姐可做些准备。”

    “好的,”少女转过头来,朝何叔笑了笑,露出一双弯弯的黑眼睛,“谢谢何叔了。”

    “不客气。”

    回到楼上,少女躺在天蓝色的被褥里,只觉浑身疲倦。

    下午,去外面的约会的大小姐杜夏回来了,她在门口正好碰到了母亲张晗,挽着张晗的手走进屋,张口就开始问妹妹的消息,“杜茶还没回来吗?”

    何叔急忙答道:“回大小姐,已经回来了。”

    “这样啊,”杜夏点点头,又笑道:“回来也不会跟我说一声,我还以为她跟我生闷气了呢?”

    “生什么闷气?”母亲张晗有些惊异:“你和茶茶闹脾气了?”

    “哪能啊,”杜夏摇摇头,故作委屈状:“她可是您的心头宝,我可惹不起。”

    张晗见她说不到正题,有点急,“究竟发生了何事?”

    杜夏敛去嘴角的笑容,艳若桃夭的面上多了两分认真,“说来说去,恐还是我同子越在一起的事,刺激她了。”

    “子越?”张晗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己的大女儿,“你和子越在一起了?”

    “昨天在一起的,”杜夏幽幽的叹了口气,“我看她是怕我和子越在一起之后忽略了她,因此生气了。”

    张晗却没往那方面想,她面色微变,“你和子越在一起,怎不先跟妈通个气儿?”

    杜夏听到这儿,笑容一顿,“妈这是不愿意我和子越哥哥在一起吗?”

    张晗面色复杂的望着她,声音低低道:“妈不是不愿意,就是觉得太快了,你们才多大,现在就定下来,日后若是生变,该如何是好?”

    “这您就不用担心了,”杜夏心思一松,眉开眼笑道:“子越哥哥已经同我说好了,等我十八岁就订婚,大学一毕业就结婚,他是不会唬我的。”

    “是吗?”张晗勉强一笑,没把那句“茶茶怎么办”说出来。

    她顺着杜夏的话往下讲:“子越是个好孩子,你既是同他在一起了,以后他也不会负你,好好跟他过日子吧。”

    “好呢。”杜夏如释重负,展露出一个妩媚的笑容,亲昵的抱了张晗一下,“还是妈妈对我最好。”

    张晗拍了一下她的肩膀,语重心长道:“今天就别去打扰茶茶了,一会儿我上去给她送饭。”

    “好的,谢谢妈妈。”杜夏在张晗脸上亲了一口,花蝴蝶似得朝楼上跑去了。

    张晗看着她难掩雀跃的背影,心里百转千回。

    杜茶和杜夏是她收养的双生女儿,她们的母亲是她的大学闺蜜,未婚先孕,众叛亲离,最终难产而死,孩子生下来以后原本是要被送到了福利院的,她当时怜惜两个无亲无故,便收养了她们,让她们随母姓归在膝下。

    两姐妹进了江家后,便跟她的侄儿江子越一起长大,江子越大她们三岁,可以说是总角之交,青梅竹马。

    两姐妹都非常喜欢江子越,江子越也知道她们的身世,对她们非常照顾,尤其是杜茶,可以算的上江子越的跟屁虫,她这个侄儿去哪儿,杜茶都要跟上,原以为最后杜茶会跟江子越有所牵绊,怎料半路却杀出了杜夏,让这场感情生出变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