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6章 似曾相识
    第116章似曾相识

    有的人虽然境界已在行王之上,却没有修炼结界封印之法,防御或战斗力就会受到很大影响。而修炼了结界封印后,那就大大不同了。比如说,帝国公主所施展的剑气封锁,就有结界封印的影子。

    其实,结界和封印是两种相互依存的技法,它们既有互补,又存迥异。具体来说,结界的功能更多的是起防御作用,而封印的功能是碾压或灭杀。很多修行者要么修炼结界,要么修炼封印,而能够将结界和封印融为一体之人,少之又少。

    结界封印是众多修行者梦寐以求的绝技,修炼大成者,超级挑战没有任何问题。比如方远,修炼来自天外的绝学,并通过自己的感悟,加以改良,形成了自己的黄金结界,已经能够把防御和灭杀的功能,发挥到极致。

    三天前的夜里,方远在景山府,将潜入府中伺机盗窃的阮老大生擒,用的就是黄金结界,发挥的就是困绕和碾压的功能。至于,防御就更不必说了,方远多次通过结界的力量,让自己化险为夷。

    “结界封印?”当方远看到帝国公主剑气封锁呈现出来的强大气息,顿时表示疑惑。

    修行第五层行王境界小王之阶,能够把“结界封印”修炼成,这种难度很高。以方远的目测,帝国公主只不过还是一个雏形,没有真正修炼到位。

    不过,即使这样,也已对景阳形成了巨大的压力,长时间下去,必然会给景阳造成致命伤害。

    “景阳,本公主最后给你一次机会,你若还冥顽不灵,不知悔改,那就别怪我不讲情面了……”帝国公主在完全掌控大局之后,始终保持着对剑气封锁的控制,就是要让景阳屈服。

    “讲情面?你有讲过吗?”景阳鸭死嘴硬地将帝国公主的话给顶了回去。

    话说到这个份上,多年以前的那个所谓的口头“娃娃亲”,已没有任何情意可言。

    帝国公主若是真的下狠手,或者说景阳自己没有底牌——七彩华衣,此刻的景阳恐怕早就被打趴下了,这会儿还能站在剑气封锁中嘴硬。

    “那好……”帝国公主好字刚一出口,再次从全身血脉之中挤压出更为强大的力量,加持到剑气封锁当中。

    这一果断的动作,顿时让身着七彩华衣的景阳感觉到了无限痛苦,即使是将整个头颅收缩到衣服里面,也避免不了无情的碾压和切割。

    “不好,再这样下去,景阳少主可就要彻底玩完!”方远见势不妙,立即以修行第三层筑道境界道成之阶的最强力度,在眨眼的功夫内,凝结出黄金结界,啵的一声,朝景阳推去……

    面对修行第五层行王境界小成之阶的高手,方远与之相比,整整相差四个层级,必须全力施展,否则根本不会起到任何作用。

    看到方远出手救援,一旁的娟儿无奈地摇了摇头,在心中叹道:“唉……方远表哥还是见不得这个嘴硬的景阳殒命街头,怕是有大麻烦了啊!”

    黄金结界,以金黄之色若隐若现的方式,降临到了景阳的身上,将其包裹住,等于是形成了一道防护罩,使景阳不受到任何侵害,压力顿时消减。

    铛!

    一声铿锵之声从黄金结界的晶壁之上响起,帝国公主的强化手段,被黄金结界的晶壁结阻隔住了。

    这种强大的气息,让帝国公主感到了似曾相识的味道。

    “是他……一定是他!”帝国公主心绪激荡,立即散去双手的结印,不再理会景阳的存在,朝着街道两旁的人群中望去。

    一个再也熟悉不过的面孔,面带着似笑非笑的表情,正看着自己。

    “是……你?”帝国公主掩饰不住内心的狂喜,但声音之中略带颤抖,“是你……打出的结界?”

    “不错……”方远答道,到这个份上,方远已无退路,只得硬着头皮表明自己的立场,那就是要救景阳于水火之中。

    “我找的就是你!”帝国公主在得到方远的肯定回答后,声音变得柔美起来,而且目光之中充满了太多期盼。不再以“本公主”高高在上而自称,而是回到了非常随意的口语表达。

    “找我?”方远虽然惊异,但从与帝国公主几句简短的对话之中,眼前的这个神秘帝国公主肯定是自己曾经熟悉之人。

    “没错!”帝国公主肯定地回答道,“我就知道,仙道学院招生的日子,你必定来帝都城。”

    “你……是?”方远正准备继续向帝国公主问下去时,被其旁边的娟儿插话道,“你不会是看上他了吧?他可对你没兴趣哦。”

    “大胆叼民,也敢用这种口吻跟公主说话,你是不想活了?”见有人打扰公主的对话,站在一旁的马赫将军立即上前一步,挡住了娟儿。

    因为娟儿一身男装,生得眉清目秀,俨然是一个美男子,就是身上透着年轻美女的气质。

    “不碍事!”帝国公主淡然一笑,“告诉车队,准备马上回宫。这位爷就是本公主要找之人,要好生侍候!”

    “是,公主!”马赫将军应了一声,带着护卫把帝国公主周围全部围了起来,不让闲杂人等靠近。

    “小伙子,你话说反了吧,他是对你没有兴趣吧?”帝国公主反唇相讥道,“如果你是他的兄弟,我对你刚才的无理,可以既往不咎。”

    “没错,他是我表弟!”方远微笑道,“你没有必要大动干戈。”

    “谁稀罕……”娟儿嘟了嘟嘴道,心中很是不满,“不就是公主吗,又有什么了不起,要不是方远表哥有交待,我才不会放过你。”

    “既是你表弟,那自然也是我表弟呢。”帝国公主说道,“你可要给我个面子,到皇宫别院入住,别再理那个什么景阳少主了。”

    “那我就却之不恭啦……”方远欣然接受了帝国公主的邀请,这让一旁的娟儿十分不爽,她想不开表哥为什么会接受这位神秘公主的邀请,难道是真的看上了人家的地位与财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