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0章 厚颜无耻
    第100章厚颜无耻

    一个金黄色,一个半透明之色;一个是黄金结界,一个是普通结界,熟贵熟贱,高低立判。闪舞小说网www

    “小子……你的结界,我看是华而不实吧?”阮老大心中震撼,但嘴上却说得轻描淡写。

    一旁的景山府管家景越,当看到方远在瞬息之间凝结出一个金黄色的结界来,也是震惊不已,在心底也不禁自问,这种高贵颜色的结界,自己无论如何也凝结不了。

    “那你就用力试试……我这结界叫‘黄金结界’,看能不能从中逃脱出来?”方远笑了笑,信心满满地说道。

    对于结界的把控,方远有一套独特的方式,就算是比自己修行境界高出三个层级的阮老大,也无法破除得掉。

    黄金右掌,天外绝学,又岂是阮老大这种凡夫俗子所能够撼动得了的。

    “破!”阮老大从虚空之中摄出毙命劈天斧,在黄金结界中奋力狂砍,咔嚓咔嚓……在阮老大手起斧落之际,黄金结界发出了阵阵声响,却并没有出现破裂之象,这让阮老大无比震惊。

    “怎么样?阮老大!你还可以继续用毙命劈天斧来劈砍……”方远自信满满地说道,“你原本可以逃离景山府的,你却自大,想要杀我,现在就来接受景山府的制裁吧……”

    见方远用黄金结界将阮老大给困入其中,景山府管家景越心中十分欢喜,真没想到主人结交的这个小兄弟,居然如此厉害,仅用一个黄金结界,就将阮老大生擒了。

    能够生擒潜入景山府中的盗贼,那是最好的方式,可以让主人来亲自审问。

    “阮公子,生擒阮老大,主人一定喜欢,我们这些做下人的,对阮公子的慷慨出手表示感谢!”

    “景越管家,举手之劳,何足挂齿。我刚才说过了,这阮老大居然敢抓我表弟,我自然不会放过他……”方远客气道。

    “你们别得意得太早,等老子破了黄金结界,我要让你们个个生不如死!如果你们识相,把我放出来,我可以对你们既往不咎……”阮老大威胁道。

    “阮老大,你脑子有问题吧?你已被困在黄金结界之中,想要出来,恐怕没有那么容易,你就别痴人说梦了。”方远说完,不再理会阮老大,径直朝躲在自己身后的娟儿走去。

    “表弟,你没事吧?”方远关切地问道,经过刚才那惊心动魄的一幕,方远也是惊心不已,万一娟儿有过什么闪失,自己将有何颜面苟活于世。闪舞小说网www

    这次带娟儿出来,就是要去仙道学院报名,成为仙道学院的一分子。

    还好,有惊无险,最终将阮老大给生擒出了,既为娟儿报仇解恨,又为景山府出了一份力,一举两得。

    “表哥,我没事呢?有你在,我肯定没事啦……”娟儿笑了笑道,“就算有事,那阮老大也不得好死!”

    “你就如此肯定?”方远问道。

    “那是当然!跟在表哥身后,自然有了靠山嘛!”娟儿看到方远与阮老大较量时,施展出来的手段,不但高明,而且还很强大,大有王者风范。

    大显王者风范,已不是方远第一次在娟儿面前展示了。凡城中,钟离家族吞并方家的大战中,方远以一已之力,力擒钟离云天和钟离撼世父子俩,一个被方远当场灭杀,一个在方远面前自爆而亡。

    钟离父子一亡,钟离家族核心顿时瓦解,方家力量反扑,一举歼灭钟离家族残余势力,方家由此一跃而成为凡城第一大家族。

    “阮公子,你也姓阮,咱们可是本家啊,五百年前咱们可是一家啊……”阮老大用毙命劈天斧疯狂地劈砍方远凝结的黄金结界,没有起到任何效果之后,立即向方远套起近乎来。

    “本家?哈哈……我阮方怎会有你这样厚颜无耻的本家?到景山府来盗窃,简直把阮字给玷污了!”方远大义凛然道。

    “阮公子,我也是一时头脑发热,听闻鳄兽兽元被景山收获,所以特来看看,没想到……唉!这种事,以后无论如何也不能做了,你还是撤了这黄金结界吧!”

    “阮老大,你说得倒轻巧,到景山府中盗窃,那可是侵犯帝都的法律,是要受到惩处的。再说,景山府是你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的地方?”方远不为所动地回应道。

    看到方远困住了阮老大后,一旁的管家景越喝:“护卫们,速速拿天蚕绳,将阮老大捆绑,交由主人发落。”

    景山府管家景越话音一落,立即有护卫已将天蚕绳握在手中,只等黄金结界散去后,将阮老大擒住。

    天蚕绳系生活在悠远山脉的天蚕所吐的丝,精心纺织炼化而成,不但结实,而且普通刀剑根本无法撼动其分毫,只有到达法宝级别的利器,才能将其砍断。以阮老大手中持有毙命劈天斧,怕是有些艰难,束手就擒已成定局。

    除非出现奇迹,但奇迹的背后往往有着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以阮老大的气运,恐怕这样的奇迹没有什么指望了。

    阮老大万万没想到,今夜会在景山府中翻船,这种盗窃之事,又不是第一次,而且每次几乎都能够得心应手。在潜入景山府之前,阮老大已做了最坏的打算,就算不能得手,也能够逃命。然而,这次连逃命的机会已快要没了。

    “听到没,阮老大,你就省了这份心吧。就算我有心放你一马,景山府可不会……你就安心地去接受惩处吧!”方远说着,朝景山府管家景越又道,“景越管家,再过一个多时辰就要天亮了,如果没有其它事,我就和表弟回客房去了。”

    方远说完,随手一挥,困住阮老大的黄金结界立即消失,就在消失的刹那,景山府的护卫已将天蚕绳套住了阮老大,并将其绑了一个结实,其手中的毙命劈天斧,也咣当一声掉落到了地面上。

    “阮杂毛……我……日……你先人……不……我不会放过你的……”被生擒的阮老大本要对方远一顿臭骂,话一出口,却又不继续下去,因为他自己也说过,几百年前,与这个名叫“阮公子”的人真有可能是一家人。

    “快……堵住阮老大的嘴,莫让他胡言乱语!”景越管家立即示意护卫封住了阮老大的嘴。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