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6章 贵宾享受
    第96章贵宾享受

    方远万万没想到,这景山府居然如此华丽,比起整个凡城来,都要豪华、富贵!

    看来,在悠远山脉遇到的那个景山,在云启帝国的帝都地位非同一般。当然,景山本人的修行境界也不能小视——修行第五层行王境界小王之阶,已挤入高手行列,理应有这般对等的待遇。

    “烦请通报一声,就说景山的朋友阮方特来拜访!”方远来到景山府大门处,对大门的一名守卫抱拳说道。

    这名守卫一听,来人竟然直呼主人其名,还是主人的朋友,自然不敢怠慢,立即小步快跑,向府内管事的人报告去了。

    不一会儿,那名守卫领着一名中年人,走到了方远和娟儿的面前。

    中年人看上去,十分精干,也很老成,一见方远年纪轻轻,已是主人的朋友,显得十分客气。

    “在下是景山府的管家景越,特来见过阮方公子!”中年人朝方远抱拳客气地称呼道,“请阮方公子入府,也好让在下代替我家主人尽一下地主之宜。”

    “景越管家客气了!”方远抱拳朝景越回礼道,“难道景山大哥不在府中么?”

    “是啊,真是不巧得很,主人已经外出半年多时间了,一直没有回来呢!”景越边说边领着方远与娟儿走入景山府中。

    进入景山府,是一个开阔的大院,四周被楼亭阁台错落有致地环绕道,是仅次于皇家庭院的那种恢宏气势,却又大显王者风范的格局设置,置身其中,让人感受到这大院的主人,身份之高贵。

    “难道景山就是云启帝国的王爷?”方远在心底猜测道,但脸上并没有表现出过多的疑惑。

    “景山大哥还没有回来?”方略显吃惊,“他还在悠远山脉?”

    “阮方公子,您见过我家主人?”管家景越十分吃惊地看着方远问道。

    “是啊,我们在悠远山脉见过一面,我以为这会儿,他已经回来了呢。”

    “主人一向行踪飘忽,我们这些做下人的,很难见到其人。一年之中,也只有那么几天时间现身,其余时间要么闭关参修,要么到外面去历练去了。”景越道,“阮方公子能够来我们景山府,定然会让我们这里蓬荜生辉!”

    “哪里……哪里……”方远客气地说道,“承蒙景山大哥的盛情邀请,我阮方路过帝都,自然会上门叨扰了。”

    “阮方公子,这边请……”景越领着方远、娟儿二人,在过道里七拐八绕后,来到一个分岔路口,示意方远不要走错。

    客随主便,方远自然而然地按照景越的意图,一路随行,最终来到了一处花园之中,在一处名为“梅亭”雅地,请方远与娟儿二人在亭内的石桌旁稍坐歇脚。

    “阮方公子,你们稍坐,在下这就去安排宴席!”景越说完朝方远、娟儿人抱拳,退了出去。

    景越刚走,一位仆人立即端来了两杯香茗,放到了方远、娟儿的面前。

    方远待仆人离开后,朝娟儿说道:“喝茶,尝一尝这景山府内的茶水,究竟有什么特别之处!”

    喝茶讲究品,特别是好茶,要细细地品,才会领会其中滋味。

    “沾了你的光啦……”娟儿笑着说道,端起茶杯,吧滋地喝了一口,不禁赞道,“果然,这是好茶!”

    “好在何处?”方远等待着娟儿的答案,自己却并不急着品茶。

    “入口绵柔清香,入喉甘甜回荡……实在是难得的茶中精品!”娟儿笑了笑道,“你尝一下就知道了。”

    “好吧……看来,娟儿表妹还是品茶高手。我也来试试?”方远面带微笑道。

    方远口渴,一口将一杯茶水倒入口中,咕噜一声,吞入肚中,完全没有什么感觉,只知道是一杯热汤下肚,爽爽的感觉。

    “你……”看到方远的样子,娟儿无语。当然,她也知道,这是方远故意挑逗她的认知。

    二人闲聊间,陆续有仆人端来了菜品,第一道菜是大鹏鸡,第二道是仙鹤翅,第三道是飞天熊掌,第四道是瑶池鱼,第五道是人间美味羹……

    每一道菜都是方远闻所未闻的人间美味。方远虽然是凡城方家的二少爷,也算见过很多世面,但面对如此难得一见的佳肴,实在是大开眼界。

    “景山府果然不错,端上来的每一道菜,都是艺术品,连动筷子都舍不得啊……”方远看着美味佳肴,大加赞赏道。

    “大户人家,用这种菜肴招待客人,是出于好客的表现。”娟儿也是迫不及待地说道,“那我们就不必客气了,开吃吧!”

    “好……”方远拿起筷子,正准备夹一块仙鹤翅,被一个突如其来的声音给打断了。

    “有菜肴,没有美酒怎么行?我这里有一日醉!”只见景山府的管家景越提着一壶酒,笑眯眯地走了过来。

    “景越管家,太客气了……请问这一日醉有什么名堂?”方远问道。

    “这一日醉顾名思议是饮酒一日才会醉,醉了一日才会醒!”景越解释道。

    “竟有这般神奇?那我们可不敢饮上一日啊。”方远笑了笑道。

    “这一日醉是我家主人最爱喝的酒,也是他用来招待客人的佳酿,所以,阮公子不必拘束,大可开怀畅饮,我已为二位准备好了客房。”

    “既然这样,那我倒要尝尝这一日醉的味道。”方远边说边示意景越坐到对面的石椅上。

    “在下不敢与阮公子同桌饮酒,我是专门给二位送酒来的,二位是贵客,还请慢用!”景越拒绝了方远的邀请,并将酒壶打开,给方远、娟儿一一斟满酒。

    望着景越那麻利的动作,方远也只好不再强求,于是又道:“景越管家,你就别太客气了,我们自己动手就可以啦……”

    “这……好吧……”见方远、娟儿两人不太习惯别人侍候,景越放下手中的酒壶,叮嘱道,“阮公子,你们可一定要吃好喝好啊!”

    “多谢景越管家!”方远回应道,待到景越离开后,这才动筷子,先是给娟儿夹了一块仙鹤翅,让娟儿品尝,自己则端起了酒杯,用鼻子闻了闻这种被称之为“一日醉”的美酒,只感到一股清香透鼻,有种“酒未喝,人先醉”之感。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