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7章 初吻没了
    第67章初吻没了

    娘娘腔的美少年南芸撞向方远的这一幕实在有点狗血。

    只见南芸有些惊慌失措,要想改变当前的情势已经来不及了,随着一个前倾的姿势,南芸竟然顺势扑到了方远的怀中,其柔软的物体已经紧紧地贴到了方远的胸膛之上,而且那张小小的嘴巴,竟然不偏不倚地对在了方远的嘴上,还粘在了一起……

    方远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搞得晕头转向,自己的初吻竟然就这样不明不白地送给了眼前的这个娘娘腔的美少年……

    刹那间,方远全身起了一层疙瘩,身心无比受伤,一阵恶心之感,涌上心头。想到自己最为看重的初吻,竟然献给了南芸这小子,实在是让方远感到无比沮丧。

    而南芸的想法,跟方远有所区别,是那种意外之中,又显得无奈的那种,内心也无比纠结:“我的初吻竟然会是这样没了……”

    二人粘连的那一刻,方远在失去了初吻之际,立即清醒过来,双手迅速碰触到南芸的胸膛,这才意识到,无间中触摸了两个软软的肉团……

    “啊……流氓……”南芸的一声惊叫,将方远惊愕得合不拢嘴。

    “这是……”方远刚从全身疙瘩中回过神来,“原来这娘娘腔……是个女的……”

    这就难怪了,南芸身上无时不刻地散发着淡淡的香味,而且言行举止都是少女般的模样,有清爽、有欢悦、有单纯,还有矫情……

    把自己的初吻给了一个女的,虽然不是自己钟情的那个人,但至少身上的那层疙瘩,瞬间消散,人也好受了一些。

    被方远用手推开的南芸,一看对方是光着身子站在自己的面前,全身上下,一览无余……顿时,脸上泛起一阵火辣!

    “你……你……”南芸用手捂住眼睛,努力克制自己,不让自己的眼睛看到方远的那清洁溜溜的身体。

    面红耳赤的南芸,心情加快,呼吸也变得深重……但是,一阵从心底涌起的莫名好奇,已经充斥大脑,使得南芸慢慢地散开手指,透过指缝,偷看着方远。

    方远还是第一次被人骂作“流氓”,而且还是在什么也没做的情况下,被南芸骂的,这多少有点儿冤。

    虽然那个无意间的初吻,献给了南芸,但那不是自己主动和情愿的,算不上“有所作为”。

    想想这些,方远觉得有些憋屈。更让方远感到无地自容的是,自己大好的身材,却被南芸一览无余,实在是太不值得了。

    思绪繁杂的方远,立即镇静下来,抱怨地说道:“南芸……亏的是我,好不?我的初吻也没了,全身上下都被你看光……你还说我是‘流氓’,难道你没有一点同情心吗?”

    “阮方……我的初吻也没了,那我又找谁去索赔?而且,你又故意在我面前……”南芸说话间,干脆将半捂着眼睛的双手放了下来,朝方远走近了一步,形成一种威逼之势。

    此刻的方远正提着衣服,快速地穿着,感觉到无比窘迫。

    还好,方远穿起衣服来十分麻利,三下五去二地把清洁溜溜的身子裹上了一套华丽的服饰。

    “那好吧,咱们的初吻都没有,要也要不回来,就当各自做了善事,救济了对方……这样总可以了吧?”方远十分无奈地说道,其实是把较为难堪的事情,化繁为简了。

    “你倒说得轻巧,初吻是人生最宝贵的东西,我都没有……”南芸欲言又止,绯红的脸上,难掩窘态。

    “我又何尝不是……这样吧,如果你觉得亏了,我可以做出适当的补偿。”这时候,方远为了息事宁人,摆出一副男子汉模样来。

    “哪哪……这可是你自己说的,我可没有逼你。补偿嘛,我现在还没有想好,等想好后再告诉了。”听到方远要做出补偿,南芸自然是十分高兴,仿佛刚才的难堪都烟消云散。

    “君子一言,快马一鞭。补偿一事自然是算数的,不管什么时候,只要你讲出来,我有的或者能够做到的,都行!”方远也没有想那么多,先将眼前的难关度过再说。

    方远与南芸二人年龄相仿,说话也很投机,经过刚才那突失初吻一幕,二人之间的关系似乎更进了一层。

    二人心照不宣,那种年少心性一旦碰撞,自然少不了一些火花。

    “哇……看不出,你穿上衣服之后,整个人都变得标致多了,人也清爽了。”看到方远穿着略显合身的衣服,南芸惊叹道。

    不知怎么回事,方远对于眼前的这个假小子,还是愿意接触和交往,与其交谈时,人也显得轻松很多,甚至有点像久别重缝的故人,总有说不完的话,倾吐不完的心声。

    人生难得一知己,修行路上总相宜。此刻,方似乎找到了这样一个可以倾吐心声的朋友。

    当方远听到南芸的称赞,心中自然心花怒放,已经有好长时间没有人当着自己的面夸赞自己了。

    “这是大实话,还是当面恭维?”方远笑了笑道,“如果是恭维,那还是算了!”

    “这当然是恭维啦……瞧你坏笑的样子,我敢打赌,你过不了几天,又要迷惑不少人间女子了!”

    “你也太看得起我了吧?我阮方虽然长得不差,但也不至于会无缘无故地去迷惑人间女子吧。再说,连你都没有迷惑住,我还能去迷惑谁?”

    “迷惑我?你还没到这种境界吧?”

    ……

    一时间,二人正话反说,俨然成了一对冤家。所谓不是冤家不聚头,方远其实是享受着这种“话语交锋”的味道,感受着同南芸在一起的那种快乐。

    森林之中,方远、南芸二人,斗嘴、骂俏,有说有笑,身心轻松。

    嗖!灵狐兽突然闯入二人中间,摇着尾巴,似乎在等待着方远的最新指示。

    “灵狐,你老实交待,是你把衣服叼到这里的吧?”

    方远用一双严厉的眼睛看着灵狐兽,那种威严吓得灵狐兽很不自然地向后退了几步。

    见灵狐兽反应异常,方远笑了笑道:“我就知道,除了你外,这里没有其他人会干这种事了。”

    “灵狐?”南芸没有想到,居然是眼前这只可爱的灵狐把衣服叼走的,难怪阮方会疯狂到全身清洁溜溜地在森林中。

    “可别小看了灵狐……坏起来,那可是不要不要的。”方远话风一转,又道:“不过,这种事情绝不能有第二次,否则我可要严加管教了。”

    “别啊……这宠物怪兽,这么可爱,又调皮,好玩得很。”南芸见方远训斥灵狐兽,立即出面制止道。

    灵狐兽的表情顿时亮了,朝南芸抛去一个媚眼,一副楚楚动人的样子,更让人怜惜。

    这是要成精的节奏啊,看得方远甚是无语,这灵狐兽什么时候与南芸走得这么近了,这才多长时间?

    难道是因为南芸是个女人,见色忘友,不会吧,它自己也是个母的……

    灵狐兽的表情,让方远想着一些不着调的推测来。“好吧,既然有人出面替你说话,这次的责罚就免了。灵狐,你可要好自为知……”

    事情已经到了这个节骨眼,方远如果还要惩罚灵狐兽,倒是有些不合时宜。

    听到方远对自己的“调皮”有了最终的结论,灵狐显得轻松多了。于是,又老老实实地待在一旁。

    这次让方远难堪,其实是灵狐兽有意为之,它趁方远下水之际,将其兽皮衣和南芸赠送的新衣服一并叼走,然后把新衣挂在南芸刚刚走过的大树旁,其实就是要制造一个机会,让自己的主人,与女扮男装的南芸相识。

    然而,没想到这种让主人无奈的坦诚方式,效果还不错!

    经过一番折腾,天色又近黄昏。原本打算在这片景色优美之地,好好地休息,调息,恢复体内消耗真元的方远,意外地遇到了南芸,还把自己的初吻都给献上,最糗的是一丝不挂地在其面前亮相,所幸只有她一人看到了自己的**,否则这事可就糗大了。

    这一段难以忘却的记忆,虽然刚刚过去,方远还能感觉到嘴唇麻麻的滋味。当然,南芸也是如此,那种触电的感觉,在全身的血液里流淌,久久无法停歇。

    “天色也不早了,不知南芸公子有什么安排?”方远抬头看了看天,暗淡的云彩正在散去光泽。

    “公子?我的事情你都知道了,还公子?你是存心的吧?”南芸翘了翘嘴巴道。

    “那好,南芸,今晚我们就在这片森林中度过了……”

    “这还差不多!”南芸那喜怒无常的表情,倒是让方远既好气,又好笑。

    二人说话间,一直在旁边看着方远脸色的灵狐兽,此时活跃起来,蹦蹦跳跳,在二人的脚下来回窜进窜出。

    “灵狐,现在看你了,速速去找一个适合夜宿之地……”方远边说边朝灵狐兽挥了挥手。

    得到主人最新指令的灵狐兽,嗖的一声,窜入森林之中,去找夜宿之地去了。真人小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ww4 等你来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