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章 取宝
    第42章取宝

    望着凌仙子那不动声色的神创之举,方远既羡慕,又感叹,如果不出凡城,根本不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你去劈开鹰龙鸟的头壳……”凌仙子示意方远,“看看有没有珍珠大小的兽元。”

    “兽元?”方远疑惑地问道,“是不是鹰龙鸟的精华所在?”

    “差不多啦!”

    说到兽元,方远倒是想起了当初被江凌烟下套,让自己去挑战图门列夫,为其盗窃图门家族镇族之宝——龙元。因为龙元失窃,引发图门家族与方家两大家族的大战,最终的结果是双方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使得凡城中三大家族之一的钟离家族得利,一跃而成为第一大家族。

    钟离家族家主钟离云天野心勃勃,试图一统凡城,被先知先觉的方远引到悠远山脉,打成重伤,现已生死不详。

    一颗龙元引出的连锁反应,竟然如此广大,自然是其价格不可小觑。看来这鹰龙鸟的兽元,也是一件极为珍贵的东西,起码也是一枚高阶的兽元吧。

    方远按照凌仙子指点的方位,以掌为刀,在鹰龙鸟的头顶硬壳之上砍了下去,可惜未有丝毫效果。

    “鹰龙鸟头顶的硬壳,坚如寒铁,以你现在的修行境界恐怕一时三刻之间很难破开……”凌仙子笑了笑道,“不如用我手上这把利剑试试。”

    说话间,凌仙子的手上多了一把亮眼的利剑,递向方远。

    这把三尺长剑,寒光逼人,拿在手上略显沉甸,显然是一把不可多得的宝剑。先前,凌仙子大战鹰龙鸟时,损毁过好几把利剑,这会儿居然还能拿出宝剑来,可见其对宝剑的收藏有多丰厚。

    “好剑……”方远也不客气,接过宝剑,赞叹道。

    赤啦!

    方远手起剑落之际,一道裂隙从鹰龙鸟头顶的硬壳中破裂开来,一股血腥的味道,迅速弥漫开来。

    方远忍着异味,用剑尖在鹰龙鸟的头顶轻轻地刺探着,不一会儿,终于触及到了一个坚硬的小圆珠。于是,方远又小心翼翼地用手将这个颗坚硬的小圆珠拿到手上,用身上的衣服擦净,居然是颗珍珠般大小的兽元,还散发出淡淡的幽光。

    “给……这是你的战利品!”方远也不吝啬,将这个珍珠般大小的兽元递到凌仙子的手上。同时,还将手中的利剑交还给了凌仙子。

    在此之前,方远已经拾得了一颗从鹰龙鸟体内掉出来的天鸣珠,也算是对自己拼命搏击的一次回报。现在的兽元,是凌仙子提议发现的,何不成人之美呢。

    “嗯!总算没有白拼一场……”凌仙子接过方远递过来的兽元和利剑,欣然地接受了,并向方远投去赞许的目光。

    “鹰龙鸟的兽元可是好东西,难道你一点儿也不吝啬?”凌仙子带着调侃的语气又问道。

    “凌仙子,鹰龙鸟是你斩杀的,其身上的战利品理应归你,再说这兽元对于我这种境界的人还没有太大的作用。所以,我也没有必要与你争。”方远实话实说,显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不错!你是我唯一见过不为利所动之人。”凌仙子朝方远点了点头。眼前的这个少年,除了修行境界差了点外,什么都好,乐于助人,敢于担当,不为利动……

    看着凌仙子那若有所思的眼神,方远笑嘻嘻地说道:“凌仙子,我可能没有你想象中那么好,但我绝对是一个值得信赖之人。”

    “你……你脸皮真是够厚的,才夸奖了你一句,就已经不知道东南西北了……好啦,你再去将鹰龙鸟尾部的羽毛拨下来。”望着方远那一副心情大好的样子,凌仙子脸上表现出了不悦,其实心中的滋味是美美的。

    在星云大陆,以凌仙子这样的超级强者,又有谁敢在其面前进行调侃,甚至不知死活地说些俏皮话……这些都是找死的节奏。可是,方远因为不知道其身份,也就无所顾及了。

    这对方远没有任压力,更不会因为凌仙子那高高在上遥不可及的修行境界而仰视。在方远的眼里,凌仙子是一个与其患难与共的异性朋友。当然,这是在凌仙子把他当朋友的情况下,他才会愿意接受这个朋友的。

    “脸皮不厚,岂不吹弹可破?若真是那样,我岂不成了你的……哈哈!”方远说笑间,很快就走到了鹰龙鸟的尾部。

    尽管方远现在重伤在身,行动还是能够自如的。比起凌仙子来,要敏捷得多。毕竟,凌仙子的伤势已经触及修行根本,需要很长一段时间的疗养,才能够恢复。

    “阮方!你……越说越来劲了?”凌仙子有些恼怒,不过心中还是蛮喜欢方远调侃的味道。

    “不说这个啦……算我怕了你啦……”方远见凌仙子似乎真的怒了,也就收起那副略显不正经的嘴脸。

    当方远顺着鹰龙鸟的羽毛爬上鸟背时,发现长在鸟背上的羽毛特别宽大、华丽,而且轻柔、超薄,的确是不可多得的宝贝。

    “凌仙子,鹰龙鸟背上一共有五枚大羽毛,每一枚都有跟竹子一样。是要全部取下来吗?”方远问询道。

    “对,全部取下来,我有妙用。”凌仙子见多识识广,这种接近神兽的怪兽,身上的东西自然珍贵,就算连背部的几根大羽毛也不例外。

    “妙用?是毛掸子吗?”方远想不出这几根大羽毛能够炼制成什么,表示不解地问道。

    “这你就不懂吧?是一件‘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武器必选之材……”凌仙子解释道,“是羽掸扇!”

    “羽掸扇?也能当武器?”

    “不错!”

    方远闻言,立即按照凌仙子的要求,悉数将五枚巨大的羽毛一一拔了下来。拔除羽毛,不亚于砍伐五颗大树,把重伤在身的方远累得气喘嘘嘘。

    一阵忙碌过后,方远总算是完成了凌仙子交办的事情。

    “鹰龙鸟的羽毛已经拔除好了,请问凌仙子还有何吩咐?”来到凌仙子的面前,方远一脸真诚地问道。对于做一些体力活动,身为男子汉的方远觉得理所应当,特别是在美女面前,更应该冲在前面。

    “吩咐嘛……当然是要想办法带着这五枚巨型羽毛离开这里,困在鸟窝里,与两头畜生待在一起,实在不妥。”

    “离开这里?谈何容易啊。以我的实力,根本飞不到鸟窝的顶端,更别说带着五枚巨型羽毛了。”见凌仙子提出离开这里的要求,方远表现出了一副无计可施的样子。

    “是啊……你我都受了伤,根本无法在短时间内恢复。若是平常,也就是眨眼间的功夫,就能够离开此地……唉!”凌仙子叹了一口气。这巨型鸟窝之中,血腥的味道太浓,而且两头怪兽的尸体会很快变质,会散发出恶臭,根本不适合长久停留。

    “别急……我们可以静下心来想办法解决实际困难。”方远环顾了四周,这巨型鸟窝是用枯枝纺织而成,十分坚固,甚至到了密不透风的程度。

    再看头顶,是一个圆形的出口,离地面足有几十丈高,方远置身其中,如同坐井观天一般,根本无法飞跃出鸟窝的出口。

    “既然头顶无路可寻,那就只能从鸟窝的四周突围,相信总能找到一种可以出去的办法。”方远寻思着,把目光的焦点集中在鸟窝的四周。

    “我们重伤在身,已无力飞行,难道还不能走路吗?”凌仙子也是一个不向现实低头的主。

    “凌仙子说得好,现在只剩下走出去的可能了。我想这四周的枯枝是困不住我们的……”

    “你是说……从四周的枯枝中找一个出口出去?”

    “没错!枯枝是死的,人是活的,只要有利器,将枯枝一点一点地砍掉,何愁出这了这鸟窝?”

    “嗯……‘无想法,不少年’……好!”对于方远的提议,凌仙子大加赞赏。

    “凌仙子,还得借你的宝剑一用。”方远说做就做,毫不拖泥带水。

    凌仙子再次从纳戒中取出刚刚用过的宝剑,交到方远的手中,并用殷切的眼神说道:“只得让你当一回砍柴工了。”

    “砍柴工?哈哈……我天生就是干这事的料。放心吧,我能够将鸟窝砍出一个大窟窿来!”方远接过利剑,在鸟窝四周转了一圈,终于发现一处枯枝处有些松散,于是选定这里作为砍柴的起点。

    由于枯枝层层叠叠,不断交错,而且纺织成的鸟窝壁的厚度足有丈余,如果不借助内力的修行境界,恐怕在短时间内难以砍出一个大窟窿来。

    现在的问题是,既不能通过修行境界来施展力量,而且连修炼的武学内力也不能施展,如果强行动用这两种力量,对于重伤的方远恐怕是致命的。

    当然,伤情更重的凌仙子也帮不上什么忙,只能把希望寄托在方远身上,若是其再强行动用境界的力量,后果将不可想象。

    方远唯一可行的是,以一个平凡之人的气劲,挥手剑落之间,砍伐鸟窝的窝壁,不动用境界的力量,也不运用修习武学的内力,慢慢地、一点一滴地去努力。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