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章 一蕇梅到手
    第23章一蕇梅到手

    特里斯拍卖场的首席拍卖师香琴,对于如何捕捉竞拍者心里活动十分到位,经验也特别丰富。

    拍卖有风险,煽情必能成。

    只要把握了竞拍者志在必得的心里,拍卖会流拍的可能性会很小。

    这一刻,看到钟离撼世的表情,香琴已经有九成把握。今天这一大单,得主应该就是钟离撼世。

    此时,坐在竞拍席上的钟离撼世双眼赤红,已经到了快要怒火攻心的地步。

    一听香琴喊出的“机不可失,失不再来”的提醒,更是有了一种不可或缺的冲动。

    “我出三千!我说最后一遍,谁要是再与我争,我要谁死!”钟离撼世居然把狠话说到了这个份上,相信凡城之中,谁也不敢再去触怒他了。

    “钟离公子……请注意你的言行!这里是特里斯拍卖场,不是凡城大街,请你遵守拍卖场的规矩!”香琴脸色顿时显出冰寒之色,“你竞拍可以,但请不要带着威胁的口吻!”

    “好……好!”钟离撼世一脸的不悦,仍然说道:“三千!超过这个价格,我觉得不值了!”

    看到钟离撼世喊出三千的价格,方远自然不会再去火上浇油,若是再往上抬价,很可能自己要将那一百颗气化散给买回来了。

    所以,站在窗户边上,注视着拍卖场上的一举一动,不再参与竞拍,似乎刚才的喊价只不过是一次激情参与而已。

    方远那十分淡定的表情,让钟离撼世看在眼中,痛恨在心里。此人就是来跟自己抬价的。

    “哼……你别高兴太早,等拍卖会一结束,我要打得你哭爹喊娘!”钟离撼世的心在滴血,为了这一百颗气化散,竟然花了三十万金币。

    “三千金币一颗气化散第一次!”

    “三千金币一颗气化散第二次!”

    “三千金币一颗气化散第三次!成交!”香琴一槌定音,“气化散一百颗,每一颗单价三千金币,一共是三十万金币!恭喜钟离公子,成为凡城特里斯拍卖行成立以来最大宗丹药拍卖的竞拍者!将永远享受我们特里斯拍卖行的各种优惠活动!”

    香琴话音一落,顿时整个拍卖场沸腾起来,人们为钟离撼世大手笔夺得一百颗气化散而欢呼。其实,钟离撼世的心是在滴血的,三十万金币,可是钟离家族一年的收入啊,一下子被其挥霍一空。

    不过,令钟离撼世欣慰的是,这一百颗气化散,必定对钟离家族的兴旺发挥重要作用。有了这些气化散,家族中修行者的境界桎梏自然会迎刃而解。

    经过拍卖场上短暂的一阵骚乱之后,方远期盼已久的第二件拍卖品——稀有材料一蕇梅,终于开始竞拍了。

    “一蕇梅是稀有药材,对于丹药师而言,自然是好东西,但对于普通的修行者而言,只不过是一株药材而已。当然,是稀有药材就有其收藏的价值。”拍卖师香琴站在拍卖场的正中间,开始介绍这稀有药材,“此次一蕇梅一共两株,为了公平起见,两株一起竞拍,起拍价五百金币!现在开始竞拍……”

    “一千……”

    “一千五……”

    “两千……”

    “三千……”

    已经有人在不停地加价,不一会儿就把价格推到了三千金币,这个价格竞拍稀有药材,其实是有点虚高了。

    竞拍是有钱人的游戏,能够参与其中,自然是口袋里多多少少有那么点财富,否则根本无法承担高额的竞拍费用。

    当然,这种游戏可以公平地拍到你想要的东西。在拍卖场中,只要你财富足够多,没有拍不到的东西,只有不敢拍的东西。

    财富可以提升实力,实力可以创造财富。两者之间,相辅相成,相互促进。所以,很多拥有财富之人选择到拍卖场来,竞拍自己想要的东西,从而提升修行境界。

    比如丹药是凡城中稀有的东西,那钟离撼世竟然以三十万金币的巨款拍得了一百枚气化散。那么现在的稀有药材,已经不是其真正关注的热点了。而那些跃跃欲试之人,当然想将其拍到的,说不定那一天可以有发挥作用呢。

    方远看着拍卖场上的竞拍气氛,有些着急,照这样竞拍下去,没有个把时辰,也不会结束。对于一蕇梅,方远是志在必得,无论花多少钱,必须将其拍到手。当然,这种急切的心情却不能表露出来,否则也会遭人抬杠。

    方远面无表情地触摸了一下手中的玉牌,一个“四千”字样的报价,立即出现在拍卖场中间,悬空而立,呈现在众人面前。

    “四千……有人出到了四千……”香琴见方远出手,心中自然有数。这稀有药材价格不宜推得太强,否则会引起方远的不快。

    方远毕竟是特里斯拍卖行的重要客户,有着源源不断的丹药,可以给特里拍卖行带来无可估量的财富,就算是将眼前的这两株一蕇梅送给他,也不为过。不过,这两株一蕇梅是受人之托,必须在拍卖会上进行拍卖,很有可能那出手之人就在拍卖会现场,如果不把拍卖的文章做足做透,特里斯拍卖行的声誉岂不受到影响。

    香琴是个目光长远之人,对于分析问题很是透彻。为了特里斯拍卖行的利益,就算是对方远有好感,也不会损公肥私。

    这时,仍然坐在拍卖席上的钟离撼世将目光投向了方远的方向,怨毒之气愈加浓烈。其实,钟离撼世是在等拍卖会早点结束,好对方远痛下杀手。

    这一点,方远已从对方的眼眸之中读透。不过,方远并不会放在心上。如果自己要找的人来找自己的话,这可是件好事啊。

    “四千……第一次!”香琴报价道。

    “五千!”钟离撼世喊出了一个抬杠的价格来,朝方远的方向昂了昂头,意思是说:“怎么样?想要这一蕇梅,就得有更高的价格!”

    方远淡淡一笑,并没有再次举牌追价。他已算清,钟离撼世在竞拍气化散后,再也没有多余的钱来竞拍一蕇梅了。何不吓一吓这个第一家族的大公子呢。

    见钟离撼世参与竞拍,其他竞拍都者不再吱声,仿佛这一蕇梅就是钟离撼世之物。

    “公子,我们已经拿不出五千金币了,再竞拍的话,可就要出丑了!”钟离撼世旁边一位侍从悄声地提醒道。

    “我……知道!”钟离撼世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其实,心中很是不爽,竟然区区的五千金币,也难倒了堂堂钟离家族的公子。

    “五千金币第一次!”

    “五千金币第二次!”

    “五千金币第三次……”当香琴喊到第三次时,钟离撼世见无人再举牌竞拍,不禁惊出一身冷汗,难道今天要在这特里斯拍卖场出丑不成?

    就在钟离撼世惶恐和香琴即将落槌之际,方远用手轻轻触摸了一下手中的玉牌,一个“五千五百”的报价,已经出现在拍卖场中间。

    这个价格已经远远超出了一蕇梅的实际价值,但是为了得到这两株稀有的药材,方远自然不会在乎这区区的五千五百金币了。

    当钟离撼世看到有人出了五千五百的价格,顿时松了一口气,不再举牌竞价。

    最终,方远以五千五百金币的价格收获了两株一蕇梅。

    这一次参与拍卖,方远算是彻底地激怒了钟离撼世,成为钟离撼世必杀的对象。

    拍卖会一结束,香琴就带着两株一蕇梅和一张晶卡来到拍卖场的雅间。

    “两株稀有药材一蕇梅,存有二十四万金币的晶卡……这次收获不小啊!”香琴满面微笑地说着,将这两样东西交到了方远的手中。

    “多谢香琴姑娘了!这晶卡上的金额好像比实际金额多……”方远边接过药材和晶卡,边打趣地说道。

    “这……哦,这两株一蕇梅就算是我们特里斯拍卖行送给你阮芳的见面礼,下次若有丹药,还请首选我们特里斯拍卖行!”

    “这是自然……”方远愿望达成,不愿在特里拍卖行久留,于是又道,“鄙人还有事要办,就不在这里叨扰香琴姑娘了。”

    方远也不管香琴那有些不舍的眼神,向其躬身道别后自行离去。

    望着方远那身着大袍的身影,香琴心中有着一种说不出的惆怅。虽然已经知道这个名叫阮芳的年轻人是丹药师,但其身份仍然是一个迷。

    离开特里斯拍卖场,方远系紧宽松的大衣袍,以一副再也普通不过的中年人的模样,悠闲地走在大街上。他知道,钟离撼世早已在某个地方等待自己的出现。

    那就了了钟离撼世的愿吧。方远那看起来毫发无损的样子,让很多参与拍卖会的竞拍者为其捏了一把汗。

    这是一处宽阔的大街,两边都是商铺,往来人员稀疏。以前,这里是图门家族的产业,如今却成了钟离家族的集市。

    此时,日上正午,钟离撼世正站在大街中央,挡住方远的去路。

    “钟离撼世,是吧?”方远见钟离撼世挡住了去路,也不气恼,只是淡淡地故意问道。

    “钟离撼世是你叫的?你应该叫钟离大-爷!”钟离撼世嘴角露出了一抹诡秘的微笑。

    “你……叫我大-爷?”方远调侃道,“我还没有这么老吧?”

    “不知死活的东西,今天我就让你尝尝去死的滋味!”钟离撼世话音一落,双手摆出一套攻击的招式,直击方远而来。

    (本章完)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