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章 巨人失臂
    第18章巨人失臂

    在如今的方家,历经与图门家族大战的方远,俨然已是灵魂式的人物,无论是在家族高层当中,还是在年轻一辈中,完全是仰视的存在。

    气功大师之阶,能够超级挑战,把对手打得只有招架之功,毫无不手之力。

    听到娟儿说起修行境界测试大会,方远这才想到一年一度的榜单排名,既是对年轻人一年修行的检验,又是一次重要的激励。

    但对于自己来说,没有多大意义,他所需要的是抓紧时间,在即将离开家族远行的这段时间里,借助宇老的帮助,为方家留下一大笔财富和丹药。

    “方远表哥,你真的不打算参加今年的修行测试大会了?我们可是期盼已久啊!”娟儿失望地问道。

    “是啊,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办,你就好好准备吧,可不要让我失望哦!”

    “既然方远表哥已经决定,娟儿自然是全力以赴,定然不会让方远表哥失望的。”

    “那就好……那就好!”

    “其实,以方远表哥的实力,无须测试,就已经是我们年轻一辈学习的楷模了。”

    “你就别抬举我啦,我可受不了!”方远对娟儿的褒奖,自然心中有数,但这不是自己想要的,自己的目标决不是在这小小的凡城中,自高自大,而是到更为广阔的外面世界,纵横天地。

    凡城中,图门家族、方家、钟离家族,三足鼎立的格局已不再,钟离家族一跃而成为第一家族,疯狂收购图门家族因为衰弱而变卖的集市控制权。方家由于缺少绝对强者,对钟离家族的举动,被迫处于观望之中。这样一来,无疑助长了钟离家族不断扩张的野心。

    “还有就是,钟离家族开始派人监视我们方家的一举一动。”

    “钟离家族派人监视?这无疑是要与我们方家开战的节奏啊。”听到娟儿的介绍,方远吃了一惊。其实,方远早就料到了这一天,没想到钟离家族下手还真快。

    “钟离家狼子野心,昭然若揭……”娟儿见方远对钟离家族的不满,心中自然也是愤慨不已。

    “钟离家过去是三大家族中排名最后,自从方家与图门家大战过后,钟离家族一跃而成为凡城中第一大家族,野心自然就越来越大……”

    “钟离家族,除了钟离云天和钟离撼世父子俩,其他人不足为惧。”

    “话虽如此,但钟离云天作为一家之主,能够与父亲和图门鹏飞并列为凡城三大高手,自然有其过人之处,不容小觑。”

    “那方远表哥,打算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自然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以不变应万变。不过,我们要做好准备。”

    方远略略定了定神,当务之急是要把手头上的事情办妥,同时要想办法让钟离家族不敢轻举妄动。但这必须要有一个前提,那就是方家的实力足够强大,才能够震慑,否则等来的就是钟离家族的无情打击。

    方家现在的家主方永宏,虽然实力也很强大,但与钟离云天比起来,还是相差甚远。方远虽然有底牌,但在面对钟离云天这样的强大对手时,未见得能够奏效。

    娟儿见方远那脸上的一丝愁容,心中难受,但还是赞同方远的观点:“现在也只能静观其变,择机而行了。”

    “从今天起,我们方家的男女老少,必须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来,一方面加强修行境界的修炼,另一方面对钟离家进行高度戒备。”

    “是啊,这是一个不错的好主意。可惜,方家现在实力不济,要不然那钟离家自是不敢有什么非分之想了。”

    “娟儿说得没错,过去这么多年,那钟离家族可是乖巧得很,现在终于让他们等到了机会,肯定会出来兴风作浪的。”方远嘴角露出了一抹弧度,对于兴风作浪,以他过去的性格,自然是轻车熟路了。

    “怎么?方远表哥心中有数了?”见方远脸色微变,善于察言观色的娟儿,自然是心中欢喜起来。

    “你有没有听过‘巨人失臂’的典故?”

    “这个?好像没有听过耶。”娟儿眨了眨眼睛,一副认真求教的样子。

    “相传很久以前,有一个巨人,十分强大,所向无敌,特别是他那一对无所不能的手臂,力大无穷,能够劈山开路,拳震山河。无所不能的巨人,残害生灵无数,成为修行世界的一大祸害,让很多人闻风丧胆。

    一些匡扶正义的侠士更是前赴后继地去追杀巨人,但都有去无回,均以失败告终。巨人皮厚肉糙,普通刀剑根本无法伤其分毫,只有那些被称之为神兵之类的武器,偷袭时方能让其产生一些皮肉之伤。当然,那些偷袭巨人的人也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终于,有一位高手找到了巨人的弱点。这巨人的一双手臂虽然特别灵活,但当其睡觉时,总喜欢把双手举成投降状,将腋窝暴露在外。

    腋窝是巨人身体比较脆弱的地方,相比其它部位,这里一旦受到攻击,必然会使巨人的双臂失去战斗力。

    “我知道了……要使巨人受损伤,必先断其臂。”娟儿不等方远把故事讲完,立即跳起来说道。

    “聪明!”方远笑了笑道:“要想让钟离家族有所忌惮,必需找到其真正的弱点。跟‘巨人失臂’的典故一样,那就是要将钟离撼世这只臂膀给折断。”

    “方远表哥真是厉害,一钟见血地指出了问题的关键所在。”娟儿感叹道。

    “不过,要打钟离撼世的主意,可不容易啊……”方远随即若有所思道。

    “机会只要等,总是有的。”

    “不说这些了,咱们在后山也待了一段时间,是该回家了。”方远拉着娟儿,也不多说什么,劲直朝山下走去。

    此刻,刚刚因为方远的拒绝而离开的云儿心情糟糕透了,她既怪方远无情,也怪自己多情,当然在她看来,更多的是因为方远看透了她。

    一个人如果被别人看透,再与其纠缠,那就没有什么意思了。所以,作为凡城中的绝色美人,云儿自然也不会走到那种哀求的地步。当然,就算是向方远哀求,也未见得会与方远和好如初。

    这,或许是人们常说的一种裂痕的记恨。

    记恨是可怕的,它可以化为无形的力量,促使一个人奋发向上,不断追求心中的目标;记恨也可以成为仇恨的源泉,持续不断地涌出复仇的故事……

    方远对于云儿的表白虽心存歉意,但他还是希望云儿能够在修行的大道上,能够越走越好,越走越远。

    云儿自被方远拒绝的那一刻起,心中的记恨也就自然而然地涌起,是莫名的,是埋怨的,更是无情的鞭策。

    云儿失落地回到了方家大院,方家现任家主方永宏,正在召集方家高层议事,围绕钟离家族的监视问题,商量对策。

    此时的方家上下,密布着一股从未有过的压抑,如同山雨欲来之势。当然,方家这颗大树,在凡城中扎根太深,就算是一场暴风雨来临,也有其挺立不倒的威势。

    方家的议事大厅,是一座古朴建筑,有十二根古木支撑的大柱子,均匀地分布在四周,坚实地撑起一个圆形房顶。房顶之下便是宽阔的堂厅,正中间有两排座椅,对排而列,上面坐满了人,从门口直通正堂处,有一个面露愁容的中年人,正在来回踱步,其身后是一把高高在上的大椅子,象征着家族的权威与荣耀。

    大白天的议事大厅,安静得如深夜一般宁静。

    还在方家家族后山往回赶的方远,对于家族的管理一向并不热衷,所以在他将要远行之际,他必须尽快把手头上的事情办好。

    现在,也顾不了许多,必须在大白天把宇老从神宇印记中唤出来,把炼制丹药的方法传授自己。

    带着娟儿,一路快跑,从家族后山回到了方家大院。方远特意向娟儿交待了要注意钟离家族的动向,要在暗中留意,同时还要注意自身安全后,就让娟儿自行忙去了。

    娟儿虽然不舍得离开方远,但是也知道方远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所以也不好刻意黏住方远,自然是对其要求百依百顺。

    方远终于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把房门关得严严实实的,不让人来打搅,做好一切准备之后,用一股体内的暗劲推动与右手手掌融为一体的神宇印记,召唤宇尘。

    昨天夜里,方远由于修炼黄金右掌太过沉迷,错过了宇尘传授炼丹之术。原本要等到晚上才能请出宇尘,但现在的方远已经等不及了,只得冒险一试。

    “宇老,真的不好意思,要打搅你的清修,我方远实在是没有办法,要向你求教炼丹之术!”

    就在方远那低沉的声音刚一落下,那道再也熟悉不过的虚影,突然如梦幻一般再次从其右手手心中冲了出来。

    “我就知道你会心急如焚,既然你有心要学,那我自然也会尽我所能,传我所知……哈哈!”宇尘似乎对方远在大白天将其唤出来,并不在意。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