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章 没有赢家
    第14章没有赢家

    来自天地的神秘力量,顿时把廖志变成了一道幻影,如水波泛起的涟漪,在空气扩散波纹,眨眼之间消失不见。

    这神秘,简直吊爆了!

    望着廖志逃走消失的那一幕,方远被震撼到极点了,这世界真是无奇不有,待在小小的凡城中,其实就是井底之蛙。

    先前的麻脸青年麻元和刚刚逃走的青年,施展的诡异秘法,对于方远的修行视界,又增进了一层见识:原来魔法可以玩到让人不可思议的地步。

    来不及细想,方远便加入到图门列夫与二叔方永宏的战圈中来。

    当初,方远以气功师之境挑战图门列夫,结果被废修行境界。如今重回气功师之境,却有另一番感悟。

    “图门列夫,今天我方远终于又来挑战你了……”方远话音一落,以迅雷之势朝图门列夫的侧面拍去一掌,搅乱其与二叔方远宏的战局。

    这一掌是以气功师巅峰状态,带着无限的战意,要与图门列夫一决高下。

    “小子,你还敢来……”图门列夫看到方远击退廖志,口中虽然强硬,但心中顿时泛起了无比的失落,连魔法谷的高手,也被这小子给打跑了,可见这小子已经成为真正的强者。

    说话间,图门列夫一心两用,在面对方永宏的进攻时,还要想方设法来化解方远那偷袭拍出的一掌。

    方寸之间,顿时凌乱,纵是昔日图门家族的权威,此刻也只有招架之功,毫无还手之力。

    方远见状,立即调侃地说道:“你还没死,你老子我当然要来啦……”

    此刻的图门列夫以一已之力对抗方家两大高手,自然是有些力不从心。而且,今日之方远,已远非二十多天前的方远,站在他的侧面,其身上透着一种不怒自威的强者气势。

    “远儿,别跟他废话,咱叔侄合力,一起将这个老东西给击毙了!”方永宏见图门列夫在方远加入战团后,锐气顿时受挫,认为合力攻击时机已到,于是出口建议道。

    “好!”方远好字刚落,绕到图门列夫的背面,再次摧动掌风,形成正反两边夹击,使得图门列夫腹背受敌,根本无法顾及彼此。

    图门列夫只能一心一意地防守,根本无暇进行反击,不到两个回合,就已经完全处于手忙脚乱的状态。

    “去死吧……”方远大喝一声,趁图门列夫慌乱之际,一掌推出黄金右掌的绝对威势,聚集强大的气劲,直射图门列夫的后背而来。

    砰!

    一声轰击之声过后,图门列夫在黄金右掌的重创之下,昔日的权威不再。

    血肉之躯,怎能抗拒绝杀气势。

    噗嗤!图门列夫满口鲜血,已从嘴中喷涌而出,接着以一个狗吃翔的姿势,扑向地面,重重地摔到地上,扬起一阵尘土。

    “你们叔侄两个打一个,算什么英雄好汉……”图门列夫露出一副惨样,带着丝丝嘲笑的语气说道。

    说话间,图门列夫居然从地面上爬了起来,还拍了拍身上的尘土。方远那刚才的一记偷袭,虽然让其吐血,但似乎并未对其造成重创。

    “笑话……”方永宏怒道:“你先前偷袭远儿时,是英雄好汉了?”

    “就凭你也配拿英雄好汉说事?”方远不屑地回应道,这是他目前见到图门列夫最厚脸皮的一次。当然,在这个求生**超强的时段里,说出这种希望别人网开一面的话来,也是人之常情。

    “如果你们真是英雄好汉,那就应该一对一地与我单挑。”图门列夫已经厚颜无耻到这种地步,想通过话语来激起方远再次单独与其作战。

    “单挑?小爷我没这闲工夫。图门列夫老儿,现在是家族大战,你想是以此来拖延时间吧?”方远毫不理会图门列夫的所谓提议。

    “你们……”图门列夫话一出口,知道今日难已善后了。

    图门列夫擦了擦嘴角的鲜血,猛吸了一口气,绕开方永宏、方远叔侄俩的夹击,顿时打出了图门家族的绝学无影手。

    这招式,方远从图门家族护卫队副队长图门江身上见过,速度很快。不过,出自图门列夫之手,却已快到了无与伦比的程度。

    方永宏、方远叔侄俩也没闲着,仍然以前后夹击的方式,向图门列夫发动攻击。

    图门列夫以一敌二,无影手绝学虽然快到离谱,但被两大高手夹在中间,不禁显得手忙脚乱,若要想保持着不败之势,那简直就是难于上青天。

    图门列夫那掌控大局的昙花一现之举,虽然存在于一瞬,但却也有很耀眼的一面。在方永宏、方远叔侄俩的夹击之下,图门列夫仅仅过了不过两招。

    嘭!

    “这一掌是还你当初废我修行的……”方远奋力拍出一掌,饱含了最新修行要义,等于是把参修黄金右掌的深奥贯穿其中。

    方远攻击出这一掌虽然比不上黄金右掌,却也是威力无穷,击在图门列夫的后背之上,火辣之痛,迅速深入其骨髓深处。

    “啊……”发自图门列夫咽喉的一次惨叫,顿时宣告了图门列夫战败。

    中掌的图门列夫忍着剧痛,知道图门家族大势已去,随手挥出了一枚烟雾弹,把周围变成了烟幕,拖着重伤的身体,迅速逃离现场,也顾不上图门家族之中少数仍在拼命搏斗的护卫队员了。

    到此,图门家族出战的高手,全部败下阵来。先是图门家族家主图门鹏飞与方家家主方永图共赴黄泉,接着是图门家族重金请来的廖志战到最后自行逃走,最后这图门列夫也是逃离战场……

    这一场殊死拼斗,虽然双方死伤惨重,但最终以方家获胜而结束。

    为此,方家付出了惨重代价,家主英勇献身。此刻,方远还不知道街头的那边,到底发生了什么,父亲是不是正在与图门鹏飞战得难舍难分?

    然而,当方远走近父亲与图门鹏飞的战场时,图门鹏飞早已断气,自己的父亲也永远地离开了人世。而且,父亲那惨烈之状,让方远心如刀绞。

    这是最悲痛的时刻,这是最凄凉的时刻,这是最落魄的时刻,这是最无助的时刻,这更是一个儿子对父亲无限眷恋的时刻……

    只有泪水能够代表心灵之痛,只泪水能够表达心中的不舍,也只有泪水能够为亡灵送上最好的祝愿……

    方远跪地抱起方永图那尚存的头颅,只见头颅以下的身躯被炸得四处都是,血肉模糊,惨不忍睹。

    “父亲……儿子不孝……”方远此刻感到无限自责,这一切都因为自己年少轻狂所至,若非自己挑战图门家庭大长老图门列夫,给盗贼以可乘之机,导致图门家族镇族之宝龙元失窃,那么也就没有后来一系列的事情发生,或者说没有今天这样悲壮的事情发生。

    世上最难寻觅的是后悔之药,如果有也是丹药师采尽人间稀世之药来安抚心灵伤痛的一种方式。

    此刻方远需要这样的丹药,来忘却心中的痛……但是,这又何尝不是意想?

    人生可谓是跌宕起伏,对于方远这小小的年纪,已经经历了一见钟情后的欺骗,绝望寻死中的大彻大悟,如今又痛失最亲之人。

    说到最亲之人,在方远小时候的记忆里,只有父亲忙碌的身影,从来没有见到过母亲,每当提起母亲,父亲总是摇头轻叹,从不说母亲到底是生还是死,唯有一次,在父亲醉酒之时,无意中说出了母亲在生下方远时,离开了凡城,不知去往了何方。而唯一的线索就是母亲的名字——阮青梅,一个再也平凡不过的名字,深深地烙印在方远的心中。

    关于对母亲的记忆,方远是模糊的,没有一点儿概念。每当想到母亲,总有一种急切的向往,那是与生俱来的召唤,让每一个子女在心中做出美好的回应……

    这一刻,方远在万分悲痛之中,大脑的潜意识中忽然想起了自己的母亲来。不过,这是一瞬的心结浮现,并不能够减轻父亲去世的悲痛。

    是沉淀悲痛之中,还是抵励前行?方远别无选择,那就是要到外面的大世界去闯荡一番。

    如今图门家族后患已除,父亲已逝,凡城中,除了二叔和几个儿时的发小外,方远便再无可恋了。

    战场上,方永宏、娟儿等方家成员,虽然跟方远一样万分悲痛,但是他们还是有序地及时救治自家的伤员,把战死的族人抬回方家。

    躲在外围看好戏的钟离家族钟离云天、钟离撼世父子俩,见到图门家族与方家拼得你死我活,两败俱伤,虽然最后方家赢了,但已对钟离家形成不了任何威胁,现在,这凡城中的家族唯钟离家族独大。

    “哈哈……唯我钟离家族称霸凡城的日子终于到来了!”钟离云天心花怒放,他等这一天等了很久,没想到却又来得如此突然,又如此顺畅。

    三大家族,三足鼎立的局面已成为过去,从今以后,钟离家族将独霸凡城。

    几天之后,方远与二叔方永宏、娟儿等家族成员,恭恭敬敬地把方家家主方永图的遗体和战死的族人安葬好,接着召开了家族大会,由二叔方永宏接替了家主之位。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