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章 撞个满怀
    第10章撞个满怀

    修行境界第二层聚劲,是在气功大成之际,凝聚气力成为劲,可以使人的劲气持续更久,击杀能力更强,共分为劲法之阶、劲霸之阶和劲道之阶。

    聚劲境界,在凡城中是绝对高层,就算几大家族族主,也还没有突破。

    感受着这股直入眉心而来的气劲,图门海顿时脸色大变,虽说绝学“剑气无血”的威势已在唰唰唰的剑气声中发挥得淋漓尽致,但却始终没有听到对方的惨叫之声。

    与此同时,这个被图门海认作虚影的人,显现出了其本来的面目:是一个身着大袍,头戴褐色帽子的中年人。此人的气息似乎有些熟悉,但又一时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中年人似乎毫发无损地站在图门海前面半丈远处,大袍之上被划了好几道剑痕。

    原来,方远以黄金右掌偷袭图门海,一招得手之后,迅速退到了半丈开外,防止对方的绝地反击。

    图门海施展“剑气无血”绝学,的确厉害、霸道,若非方远提前预防,此刻恐怕已是伤痕累累,或者说已被对方击杀。不过,即使先前进行了预防,身上长袍还是多了几道剑痕。

    这场景,看似是图门海一击退敌,其实是方远主动放弃进攻。

    “啊……”

    直入图门海眉心的气劲,已如一支锋利的箭正中要害,使得图门海顿时失去了战斗力。

    这道直入眉心的气劲,若是再多持钟,图门海必然暴死当场。

    显然,那一瞬的气劲已然重创了图门海,眉心处出现了一个冒着青烟的小窟窿,鲜血如注……图门海感觉大脑嗡鸣阵阵,顿时方寸大乱,全身剑气溃散,轮起利剑用力狂砍。

    “我砍……我砍……”在街头咆哮的图门海,边说边轮起利剑,一阵乱砍,似乎是受到了极大的刺激,头上的发髻已然散开……

    那场景,如同疯子在街头狂欢。

    此时,原本人流不多的街头,顿时被图门海搅得热闹起来,很多人走出临街的房屋,关注着图门家族护卫队队长图门海的异常之举。

    “看来,图门海命不该绝啊……”方远叹了一声,迅速逃离现场,以免多生事端。

    对于修行之人,偷袭不是一件光彩的事情。倘若被人认出来是方家二少爷偷袭图门家族护卫队队长,那还了得,原本已经积怨很深的两大家族,岂不暴发大战?

    这是方远不愿看到的,至少目前还不能够与图门家族全面开战。

    方远所装扮的中年在偷袭图门海的举动,几乎没有被人看到,而人们看到的是图门海挥动着利剑,对着街头行人一阵乱砍。

    有好事者,迅速将图门海挥舞着利剑,如疯子一般在街头狂欢之举,报告给图门家族。

    这事立即引起图门家族大长老图门列夫的重视,在派出好几波人去将图门海带回来无果的情况下,不得不亲自出马,强行将图门海打昏带回,这场闹剧才算收场。

    当看到图门海眉心处的小窟窿,图门列夫脸色凝重万分,口中喃喃地说道:“这是绝顶高手……绝顶高手干的……难道是……”

    图门列夫把怀疑目标圈向了方家家主方永图。不过,随即图门列夫又摇了摇头:“自图门家族镇族之宝龙元失窃后,方家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谨慎多了,就连我重伤了方远,也未见有任何异动……现在会来对付图门海?”

    如果不是方永图,试问又有谁有这种能力呢?这个迷也只有等图门海醒了之后,才能够解开。

    图门列夫在家族的一间屋子踱步,思考着,一时难以找到答案。

    方远自逃离偷袭图门海的现场后,找了一处偏僻的小巷,脱去大袍、帽子,恢复本来的面容,十分轻松地回到了方家大院。

    “哈哈……图门海,今日送还偷袭,也算得上是我方远的礼物,希望不让你和你的家族失望……”方远边走边在心底自说自话,也没有注意前面的路。

    扑通!

    方远突然撞到一团软绵-绵的东西,抬头一看,居然与远房表妹云儿撞了个满怀。

    这云儿自小在方家长大,与方远、娟儿三人关系最为要好,时常在一起玩耍,修行境界才刚刚突破至凝气境界的气劲之阶,算得上方家年轻人中修行较快的一位。

    云儿长得水灵,身材高跷,身着一套红裙,露出一双洁白的长腿,瞬间能够让人想入非非。

    “云儿……怎么是你?”方远连忙将撞到自己怀中的云儿分开,用手搭在后者的双肩上关切地问道。

    云儿的脸上顿时泛起一阵绯红,如鲜花灿烂一般娇艳,双唇紧闭,好并天才开口道:“我……我还有事……”

    过去见面,都要表哥长表哥短地叫着的云儿,这会见到自己,居然要躲躲闪闪,这是什么调调。

    “云儿,你这是……”方远不知道云儿为何这般对待自己。

    “放开我!”云儿似乎有些恼怒,从方远的双手中挣脱开来,匆匆地跑开了。

    “吃错药了?”方远眨了眨眼,望着云儿那快速远去的背影,不悦地说道,“越来越没节操了,连表哥都爱理不理。”

    “怎么不去追啊?”正在方远看着云儿离去时,一个十分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而且还带着一阵淡雅的清香。

    不用猜,方远便知道是表妹娟儿来了。

    “娟儿,你怎么来了?”方远转过头来,只见一个与云儿姿色不分上下的绝色美女,正亭亭玉立地站到了方远的面前。

    “哈哈……是不是你招惹了云儿?”娟儿故意调侃地说道。

    “没有啊,自从我受重伤到现在,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她。没想到一见面,她就不理我……”

    “还不是你受了重伤惹的祸。”

    “受重伤与惹祸有什么关联?”方远不解,以他与云儿的良好关系,决不会一见面就不搭理自己。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你受重伤成为残废的消息,早就在方家传开了,一些曾经与你有铁杆关系的人,因为在你身上再也看不到希望了,故而纷纷疏远你……”娟儿略显不满地说道:“难道,你最近没有感觉到,你的房门如此清静吗?”

    “是啊,过去我的房门可是热闹非凡,如今倒是门可罗雀,这变化简直就是天壤之别。”方远疑惑地说道,“不会是他们怕打搅我疗伤吧?”

    “那刚才的云儿呢,她可是你心中的小罗莉啊!怎么会对你如此冷淡?”娟儿笑了笑,对于方远还没有意思到一个残废的吸引力已经归零的现实,进行调侃道。

    “哦……原来如此……”方远思索道,“难怪最近几天,很多人见到我要么是远远地避开,要么低头擦肩而过,或者干脆视而不见,就因为我是一个残废!”

    “当然。传闻你被图门列夫打成残废,永远无法修行,形同一个废人。所以,也难怪他们会这样对你了。”

    “哈哈……别人笑我残废人,我笑他人不坚韧,不见神宇谁人分,井底之蛙岂会跟……”方远意味深长地感叹着。

    燕雀安知鸿鹄之志。方远的志向,又岂是那些鼠目寸光之人所能够理解得了的。

    “方远表哥,说得好……”娟儿一边鼓掌大加称赞,一边坚定地说道,“你还有我呢!我永远是你的追随者,可不要让我失望哦!”

    “还是娟儿好……”趁娟儿高兴之时,方远啵的一声,又在其额头之上亲吻了一下。

    “又来了……讨厌……”娟儿嘴说着,心中可是乐开了花,边说边后退,以躲避方远那无节操的举动,只是此时已经太晚了。

    云儿主动疏远方远的举动,虽然有些冷酷无情,但在这个遵从强者为尊的世界里,就是这么现实。

    娟儿原本以为,当方远明白了为什么那么多人会远离他的原因后,定然会愤怒万分,或者说记恨在心。

    然而,却出现了另一番景象:方远不但表现出来如此淡定,而且还用几句高度概括的话,表达了自己的观点,这足以说明其心胸博大,志存高远,就算现在仍然是一个废物,也不失为一个有志向的废物。

    在娟儿看来,她这一生注定了跟方远有着难以割舍的纠结。谁叫他从小到大,一直无节操地亲吻自己的额头……

    “哈哈……娟儿也知道害羞了……”方远调侃道。

    “不理你啦……整天没个正经的!”娟儿嘟了嘟嘴,故作生气状。

    “别啊……说正经的!”方远突然表现出一本正经的模样来,与先前的嬉戏、轻浮,判若两人。

    “方远表哥,你有事吗?”看到方远认真的样子,娟儿也回归了平静。

    “有啊!刚刚发了一笔小财!”方远轻声道。

    “发财了?”娟儿则又惊又喜。

    “嘘……别伸张……”方远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将娟儿拉到一个墙角,轻声说说道,“欠你的一千金币,可以还上啦!”

    “还钱?”娟儿很是诧异,“我们之间不谈钱啊!”

    娟儿的一句“我们之间不谈钱”,让方远大伤脑筋。

    新书,盼支持!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