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章 偷袭
    第9章偷袭

    图门海似乎对连环夺命剑法志在必得,对有人抬价,先是怒眼一瞪,然后咬了咬牙道:“两千五!”

    那个喊出“两千”之人并未将图门海的愤怒放在心上,似乎与后者扛上了,淡然地再次喊价:“三千!”

    三千金币,这个价格已经远远超出了拍卖物品的价值。试想连环夺命剑法,在这个修行盛行的大陆,虽说是好东西,但算不上稀有。但现在的情况是,一套剑法居然喊出了天价。

    图门海一听“三千”,顿时从座位上跳了起来,一双就要喷火的眼睛,狠狠地朝那个喊价之人再次望去。

    由于是在拍卖会上,所以图门海还是一忍再忍。毕竟特里斯拍卖场的背景实在太过深厚,以图门家族的实力,根本无法与之抗衡,在这里生事,完全是找死的节奏。

    特里斯拍卖行遍及多城,凡城只是其中一个分支机构,能够屹立多年,自然有其不可动摇的资本。

    “哼……”图门海最终选择了放弃。

    “拍品连环夺命剑法,第一次叫价三千……还有没有人出价?”

    “三千……第二次叫价。有没有……有没有高过三千的?”

    “三千……第三次叫价!有没有……”香琴环顾四周,不见有人继续叫价,终于落下了手中的木槌道,“成交!”

    未能拍得连环夺命剑法的图门海,只得眼巴巴地看着如此宝物落入别人之手。

    “现在开始拍卖第二件物品。这是一件防身铠甲,稀世珍宝,能够抗击气功大师境界的高手轰击而不伤。起拍价仍然是一千金币。”

    “好东西,当然值得拥有。我出两千!”一个花花公子模样的年轻人立即喊价回应道。

    “谁也别跟我抢,我出四千,这是保命的宝物!”在拍卖台最靠近的位置,一名衣着华贵的年轻男子出价道。

    “这不是钟离家族的钟离撼世吗?”

    “四千金币,对钟离撼世这样的家族大公子,小意思。”

    “土豪就是土豪,一出手就是大手笔。”

    “咱们再看看,有没有人抬价。”

    ……

    有人私底下开始悄悄地议论起来。

    那花花公子见是钟离家族的大公子钟离撼世叫价,刚刚还意气风发的模样,立即被打回了原形。仿佛是被人抽了一个嘴巴子,顿时殃了。

    最终,稀世珍宝防身铠甲在香琴三次叫价之后,在无人愿意出高价的情况下被钟离撼世拍得。

    接着,又拍卖了几件珍贵药材、炼丹药方和一些寻宝残图。

    这些东西都是好东西,在多轮竞拍当中,都一一落入高价者之手。

    “现在,拍卖会进行最后一轮拍卖,是本拍卖场刚刚收到的两枚初级丹中的极品——凝气丹!想必大家知道,这凝气丹是专门用于突破气功大师之境的灵丹妙药。凡是进入气功师之境的修行者,值得拥有……”香琴站在拍卖台中间,略带煽情地介绍着,使得在场的竞价者,跃跃欲试。

    凡城中,能够进入气功大师之境的人不是很多,除了三大家族的高层之外,年轻一辈中,几乎没有一人,大多是气功师之境。想当初,方远所处的气功师之境,能够拔得修行翘楚的美名,可见气功大师之境不是那么容易突破的。

    图门家族护卫队队长图门海的修行境界也只是停留在气功师之境,其弟图门江更是在气劲之阶,当初与方远对决时,虽然吞食了一枚低级丹来恢复伤势和提升功力,最终还是被方远打成重伤。

    修行境界相隔一阶,实力则相差千里,而且,同等之阶的人,实力也因各自体质和自身积淀而异。

    由此可见,气功大师之境,非比寻常,用一句不客气的话说,就是进入了凡城的高层。

    “凝气丹,每一枚起拍价一千五,两枚一起拍……”香琴话音刚一落,已经有人喊出了“两千”。

    “我出三千金币!”沉默了很久的图门海终于按耐不住,喊出了自己心中的价格。

    “三千五!”钟离撼世在图门海的价格上增加了五百金币,似乎对这凝气丹十分感冒。

    “四千!”图门海恨恨地喊出了一个极不情愿的数字,朝钟离撼世投去一抹愤怒的目光。

    面对钟离撼世的抬杠,图门海窝了一肚子火,已经到了快要发作的边缘。

    四千价格一出,果然场中再无他人竞拍。

    可能是钟离撼世感觉到了图门海真的怒了,亦或是其对这凝气丹不太感兴趣,最终还是放弃举牌喊价。

    “凝气丹,四千成交!”香琴木槌落下,整个拍卖会正式结束。

    “请拍得物品的买家在原位就座,我们的侍从马上会将所拍物品送到跟前!”香琴再次提醒道。接着,用她那迷人的眼光朝方远所坐的方向望去,四目相对,虽然隔得很远,但仍然无法阻隔相互之间的神交。

    香琴朝方远微微点头,算是打过招呼。

    毕竟方远是凝气丹的主人,这一瞬的神交,就是香琴对方远尊重的一种方式。

    方远从座位上站起,稍作停留,然后直奔拍卖物品场登记处,领取拍卖金。

    拍卖物品登记处的老者见方远过来领取拍卖金,显得十分高兴:“先生,这是您那两枚凝气丹所拍的六千四百金币的晶卡,佣金已经扣除。”

    “嗯!不错……”方远接近晶卡,对这次拍卖活动甚是满意。

    “先生,下次若有丹药拍卖,请一定还来我们特里斯拍卖行,我们将提供更多优惠和更好的服务。”

    “好说……若有高端丹药,我会首选特里斯拍卖行的。”方远笑了笑,收好晶卡,朝着拍卖场的大门走去。

    那老者望着方远离去的背影,喃喃道:“想不到凡城中还有这等人物,一出手就是凝气丹中最高等级的丹药。”

    “是啊,此人对我们拍卖行很重要,一定善待,下次出现时,由我亲自接待。”这时,香琴已经来到老者的身边,感叹道。

    金币到手之后,方远来到了街头的一处十字路口,静待图门海的出现。这里是前往图门家族的必经之路,拍得凝气丹的图门海,必然会从这里经过。

    大约盏茶过后,图门海一副洋洋得意的模样,大摇大摆地从特里斯拍卖场方向走了过来。

    身着长袍,头戴褐色帽子的方远,乍一看,根本就是一个神秘的中年人,很难认清其真实身份。

    “这一次,必须速战速决……”方远自知现在离气功师之境只有一步之遥,但自信经过一段修炼融诀和黄金右掌之后,以出奇不意的方式,偷袭图门海,予以重创,也算是对其追杀自己的一次礼尚往来。

    图门海是独自一人,并未带随从,下起手来,只要速度够快,也不会有什么救兵相助。

    在方远看来,偷袭图门海,重创对手,虽然是一种不耻的行为,这跟街头混混下三滥的手段没有什么分别。不过,图门海是自己的仇人,其追杀自己时的行为跟强盗无异。所以,自己就算是偷袭他,若将其打伤,也只能算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在道德层面上算不上失节。

    再说,在凡城中,强者为尊,谁的修行境界高,谁就是老大,无论是说话、做事,都能够跳出所谓的道德束缚。

    “这次偷袭图门海,必须予以重创,最好是能够将之击杀……”方远把心一横,“就算不能击杀,我也要让你没有那么顺利突破气功大师之境。”

    处于气功师之境的图门海,借着凝气丹的辅助,突破是迟早的事,这无形中会给方远,或方远背后的方家,甚至整个凡城带来很大的隐患。

    此时的图门海极度亢奋,他只想尽快回到家族之中,闭关修炼,打破多年来气功师之境突破的藩篱,一举到达气功大师之境。到那时,才能算得上是家族之中的高层。

    图门家族护卫队队长,毕竟是一个打手一样的角色,与家族长老的地位还是差了那么一截。这么多年来,自己为图门家族出生入死,功劳不计其数,却总是得不到重用,而且论修行境界,一些长老也只不过是气功师之境,凭什么在自己面前耀武扬威……

    图门海想到这些,嘴角露出了一丝不屑:“只要我图门海进入气功大师之境,位列家族长老,不在话下,击杀方远那个小杂碎,为弟弟报仇便多了一份把握。”

    “嗖……”

    一道快捷的人影,突然窜到图门海的面前,以一道透着金黄色的气劲直冲眉心而来……刹那间,出于本能反应的图门海,迅速倒退,仰身躲避,以避开危险。

    图门海看不清来人,只觉得眼前虚影一晃,杀气逼人,若不及时化解,后果必然会不堪设想。

    除了倒退、躲避,似乎顷刻之间找不到更好的办法了。

    当然,图门海也不是个软柿子,一旦化解了危机,当即进行反击。

    在图门海自认为已化解了眼前的危机后,当即大喝一声:“找死……”

    此时的图门海利剑已然在手,以其成名绝学“剑气无血”,在面前划出一道防线时,进行绝地反击。

    所谓“剑气无血”,是利剑以剑气杀人之时太快,快到剑到、人死、血无,同时进行,一气呵成。这种恐怖的招式,几乎可以起到一招扭转乾坤。

    就在图门海那“找死”二字一出口,一股无与伦比的金黄色气劲直入眉心而来,先前的倒退、躲避似乎并未起到任何作用。

    以气为形,凝聚气力成为劲,这可是修行第二层聚劲中劲法之阶的实力展现。

    新书盼支持……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