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2章 时空之神,疯狂的决定
    神河时代,烈阳星。

    透过遥远而又绚丽的星河望去,烈阳星就如同无数孕育生命的星球般美丽,蔚蓝与纯洁的白色构成了壮丽的星球景观。可是若来到烈阳星系的近处,方能发现烈阳星系远没有那么简单与安全。

    本该呈现球状的太阳,此时只剩下一个半球,另一半太阳化作零零散散的陨石飘落在星空之中。按理来说,这样的太阳早该彻底毁灭,化作普普通通的宇宙尘埃,顺便带着整个星系彻底寂灭。

    可就是如此残破不堪的太阳,却毅然耸立在浩瀚无垠的星空中,不禁让人忍不住想要感慨太阳的求生欲之强烈。

    当然,事实并非这颗太阳有着什么特殊之处,更不是因为所谓的强大求生欲,才能在这样的损伤下依旧顽强的孕育生命,完全是因为烈阳星系有着一位伟大的神——太阳神帝鸿坤!

    太阳神,神河文明最古老的神明之一,一位有着悠久生命与强大战绩的强大神灵。

    此时,这位维持着半颗太阳普照天下,继续孕育烈阳星无数生命的古神,正陷入疑惑与不解之中。

    帝鸿坤声音苍老,道:“时空校长,你不该将凉冰送到神话时代,你应该明白她的性格。凉冰从超神学院时代,就并不是一个安分的神灵。”

    浩瀚星空晃动,无边星河加快了运转的速度,犹如被人按住了快进键的电影画面,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前进。有些星球在急速的运转中演化出了生命,有些则加快了崩溃的步伐,转眼化作了宇宙尘埃。

    伴随着星空的异样,一道宏大犹如来自宇宙深处的意念,在烈阳星的上空回荡:“凉冰是超神学院建立以来最有天分的学员,这些年她只顾着与她姐姐神圣凯莎进行理念战争,这并不符合超神学院建立的宗旨,也不是我想看到的场景。”

    时空之神,神河时代宇宙已知文明中最古老,也是最强大的神只。一位传说已经融入了过去、现在、未来,无处不在,无所不知,无所不至的至高神!

    “神圣凯莎也好,凉冰也罢,对你来说都不过是并不成熟的小丫头。如果你真的想要阻止她们,随时都可以。”

    “超神学院的所有学生,对我而言都是自己的孩子。她们或许会认为我没有感情,但我对她们每个人的爱,都没有任何区别。天使也好,恶魔也罢,对我没有丝毫区别。我不能因为自己的意愿,强行改变她们的未来与选择。只是现在距离终极恐惧的降临的时间已经越来越近,凉冰与凯莎必须明白终极恐惧到底是什么,明白虚空的真正含义。”

    帝鸿坤沉默了片刻,叹道:“虚空,终极恐惧。她们其实根本不知道,这一切对我们而言到底意味着什么。

    凯莎一味的否认终极恐惧与神话时代的存在,并非她真的不能感知到终极恐惧的存在,而是她的性格太过固执,也太过脆弱。她宁愿去幻想,去建立一个虚假的谎言,也不愿面对恐怖未知的现实。

    凉冰虽然认识到终极恐惧的存在,但并不认为我们有着面对终极恐惧的能力。所以她选择了堕落,放纵自己的**。现在的年轻女神,动不动就要堕落,要建立所谓堕落自由的世界,实在是太可怕了。”

    时空校长的声音难得出现了轻微的变化,多了几分慈爱与安详:“她们还是一些孩子,我们应该给予更多的包容。”

    帝鸿坤多了几分凛冽,以及不容反驳的坚定:“可是即将降临的终极恐惧,以及必然会到来的虚空时代,不会给予她们更多的包容。根据我们从神话时代的遗迹发掘中得出的结论,终极恐惧的降临与虚空时代的开启,是所有人都无法阻止的事情。”

    时空校长闻言陷入了沉默,久久没有再说什么。

    “周天帝举国飞仙,八十一星门横贯星空。光明与黑暗在无声中交织成罗网,恐惧在死寂与生机之地得到延续。这是我们从上古神话遗迹得到的为数不多的信息,也是我们找到上古神话消失之谜,甚至对抗终极恐惧与虚空时代的唯一钥匙。时空校长,我们必须做出决定了。”帝鸿坤声音低沉,多了几分疲惫,以及淡淡的无奈。

    上古神话时代,对于任何新时代的神灵而言,都是充满了未知与神秘的时代,也是值得憧憬与仰望的时代。

    因为哪怕到了帝鸿坤这般能够轻松毁灭星系的伟大境界,也实在无法想象上古神话遗迹中所说的万神来朝,以及人人如龙的大世,到底是怎样一种繁华,又是怎样一种辉煌。

    时空校长听到这里,沉默了半响时间,方才叹息一声:“所以,我将他们送往了过去,送往了神话时代的地球。”

    帝鸿坤愣了一下,而后似是领悟了什么,不敢置信地惊呼道:“难道时空校长您真的打算让她们改变了历史!”

    “哈哈,莫非在你眼中,我也只是一个固执不知变通的老头子。”时空校长哈哈大笑,声音透着说不出畅快,以及期待:“我希望她们能够改变历史,改变我们已经注定的未来。但是,只怕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

    帝鸿坤彻底沉默了,再也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

    改变历史!

    他真的从来没有想到,时空校长还有这般决心,这般不可思议的决定。至少在他眼中,改变历史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时空校长似是明白帝鸿坤的震撼,似是自语,又好似在诉说什么,低声呢喃道:“有时候,过去并非完全的定数!”

    过去,并非完全的定数?

    帝鸿坤呢喃一声,当他想要再次询问的时候,方才发现时空校长已经悄然离去。不,时空校长融入了过去现在未来,无处不在,无所不至。他已经隐去了身影,或者说不想继续谈论下去。

    帝鸿坤苦笑一声,无奈地叹了口气。

    过去,现在,未来!

    时空校长啊,您到底想要做什么?

    他第一次发现,自己从来没有看透过时空校长,甚至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改变历史,真是一个疯狂的决定!

    帝鸿坤深吸了口气,双目犹如太阳般看向远方,感知到时空长河的波动,呢喃一声:“她们,也该从神话时代回来了吧!”诸天最强boss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