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章 忠义两难,独面诸强
    吴月影从始至终,都无法理解众人的心情,也无法理解他们对此事的狂热,甚至不惜为此牺牲一切的精神。

    对她来说,现在的这一切太残酷,也太难以接受。

    在吴月影的眼中,人族已然是天下霸主,镇压地万族难以抬头。她不知道,现在的这一切意义何在,也不知道人族的高层们在担忧什么。她只是一位不韵世事的名门小姐,不是玩弄政治的政客,更不是需要考虑人族未来的高层。

    最终,吴月影带着沉闷的心情,与鱼玄机悄然离开。

    鱼玄机看着吴月影的疑惑神情,微微摇头没有解释太多。她理解众人的心情,同样理解吴月影的疑惑。

    吴月影出身名门吴家,从小没有受过什么苦难,更没有经历过江湖的黑暗,自然不会明白当年黑暗时代的人族遭遇了何等可怕的灾难。甚至她都可能不知道,大唐之外又是什么样的形势。

    自从大帝隐世不出之后,数千年的漫长时光磨灭了太多的东西。哪怕是鱼玄机这个风尘女子,也知道如今的大唐早已经没有了过去威震天下的声势。而今的大唐看似风光无限,实则天下万族早已经蠢蠢欲动,对大唐也没有了以往的恭敬。

    至少鱼玄机就知道,以大地魔牛为首的一些异族,以及在暗中,不,已经开始明目张胆的联合起来,不断挑衅着大唐的底线。

    而这些事情,在天下九州根本就是不是秘密的秘密。

    对普通人来说,天下依旧安稳,大唐依旧镇压万族。可对稍微有些门路的人来说,外面的世界早已经危机四伏。

    而能够在这种时间进入阴阳域的人,哪一个是出身普通的平民子弟。他们不是出身名门,就是大教的真传弟子。这些人的消息渠道,远不是普通人能够比拟。所以他们知道异族不安分的消息,更知道人族的未来早已经充满了诡秘。

    而身为大唐一统天下的受益者,他们自然不会放任异族崛起。所以他们愿意为此牺牲,甚至为此抛头颅洒热血。其中到底有多少是为了人族的未来,有多少人是为了自身的利益考虑,鱼玄机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但她知道,这些事对人族是一件好事。

    她甚至已经可以想象,当未来的某一天人族与异族正式开战,此事会成为人族大书特书的事情,无数人将因此成为英烈受万民祭拜。

    民心,不正是如此?

    与此同时。

    幽冥山脉外围,两位身着黑色宽大长袍,银发掉了大半的消瘦老人对视一眼,青色的眼眸闪烁着淡淡的异色。两人的容貌近乎一样,青色的眼睛凛冽让人胆寒,一只鹰钩鼻为其消瘦的面容平添了几分诡异与阴冷。

    “嚯,没想到我们兄弟竟然还有这等好运道,居然碰上了自投罗网的青丘二公主。啧,听说这小丫头在青丘可是备受青丘女王的宠爱,身上的好东西怕是不少嘞。”一位老人眺望远方,舔了舔干燥的嘴唇,脸上满是期待之色。

    “呵呵,弟弟不要忘了,这小丫头可是公子要的人。”

    “呸,我才是哥哥。你这老小子要是再没大没小,就算哥哥我认识你,手中的阴风扇可不认识你。”

    “我呸,明明是我先出生的,凭什么你是哥哥。”

    “我呸呸呸,谁说先出生的就是哥哥。再说了,你也不过比我早出生了不到十息。想当哥哥的话,那可是要看本事。今天咱们谁先捉到青丘二公主,谁就是哥哥。”

    “好,老子今天就让你知道,什么叫哥哥。”

    两位老人争吵着,纵身向着远方飞去。至于厉公子信中提到的那位万古巨头强者,两人浑然没有放在眼中。他们身为九阴魔宫的左右护法,单独一人已经足以匹敌当世任何第一流的万古巨头强者。而两人从小心意相通,合力之威可以发挥出数十倍的威能,甚至足以短时间内匹敌圣者。

    有着如此强悍的实力,两人又怎么可能会在意一个小小的异族万古巨头?

    所以面对长途奔袭而来的三人,他们早已经看成了瓮中之鳖。唯一的区别就是,谁能拿到最多的人头,成为下一轮争吵中的哥哥。

    而就在九阴魔宫的两位护法偷偷行动的时候,李商隐也带着葛小伦走出了幽冥山脉。

    当几人走出山脉,入目便是四处巡逻的人族修士。他们三三两两的组成一个个小队,监视着幽冥山脉中的一切。在几人刚刚走出幽冥山脉的瞬间,就有大量的消息传了出去。而不到几息的功夫,就已经有数百人从远方围了过来。

    葛小伦背着神智已经迷迷糊糊的天使彦,望着铺天盖地而来的众多修士,忍不住艰难地咽了口唾沫。他之前的那点雄心壮志,瞬间被众多的修士给打击的七零八落。

    不是他想怂,而是他不知道自己现在除了怂一点,还能干些什么。

    眼前越来越多的修士,每个人都比他要强悍许多。面对诸多冷漠而又充满杀机的眼神,葛小伦只感觉自己好像赤果果的站在狼群里,稍有不慎就会粉身碎骨。

    在几人打量众人的时候,他们也在打量着几人。

    “你是青莲剑君李商隐,你竟然和异族混在一起!”有人认出了李商隐,忍不住惊呼道。

    “该死,这个败类竟然背弃人族!”

    “杀,杀了他!”

    人们纷纷侧首,而后一片哗然。他们或充满怒视,或充满不解。其中不乏有人与李商隐关系不错,此时更是充满了不敢置信。

    “李兄,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李兄莫要一失足千古恨啊!”

    他们纷纷劝告,只希望李商隐是一时糊涂。

    “他们救过我的命,李某的性格你们应该明白。”李商隐看到诸多往日的朋友,脸上多了几分苦笑。他双眼微闭,深吸了口气,而后毫不示弱的直视众人,坚定道。

    众人愣了一下,顿时有人忍不住跳出来反驳道:“李兄糊涂啊,他们救你是小恩,但现在为的是我人族大义。你知道一旦神文流传到异族,会为我人族带来何等可怕的隐患。那可能会成为黑暗时代再现的引子,你难道为了小恩就要负我人族大义!”

    那人说着,满脸愤怒之色,最后甚至多了几分凛冽。

    李商隐听到黑暗时代再临,忍不住瞳孔剧烈紧缩。他虽然知道神秘方碑中可能隐藏了大秘密,但浑然没有想到竟然如此可怖。面对这种可怕的结果,哪怕是早已经有了决定,李商隐此时也不由陷入了沉默。

    经过短暂的沉默之后,李商隐直视众人,凝声道:“恩,就是恩,没有大小之分。当初若是没有他们出手相助,我李商隐早已经死在贪狼剑君手中。所以我这条命是他们给的,只要我还活着,就不可能抛弃救命恩人。”

    李商隐斩钉截铁,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那坚定的声音,以及伟岸的背影,让葛小伦不禁陷入了茫然,以及淡淡的迟疑。他突然想要开口,让李商隐选择放弃。

    “你,你,当真是不识好歹。李兄,这是我最后一次称呼你李兄。你真的决定,要选择为了他们背弃人族!”那人愣了一下,而后满脸气恼,带着几分难言的惆怅。

    李商隐沉默一下,目不斜视地看向众人,继续道:“我李商隐生是人族的人,死是人族的鬼,永远不会背弃人族。”

    众人闻言,不禁愣在了那里。

    还不待他们回过神来,李商隐侧首看向葛小伦,以及他背上神智模糊的天使彦,露出些许的苦笑,叹道:“抱歉,看来我要失言了。”

    葛小伦闻言,顿时神色巨变,忍不住退了两步。

    只是不待他开口,李商隐纵身跃向了高空,声若雷霆地高喊道:“贪狼剑君,可敢出来与李某生死一战。”

    葛小伦本来到了嘴中的质疑,立马咽了下去。他看向李商隐高大的背影,一时间陷入了沉默。

    别人不知道李商隐的目的,葛小伦却是猜出了一二。

    彦因为贪狼剑君近乎陨落,而李商隐为了人族大义又不能选择救两人出去。可若是选择放弃两人,又与他做人的原则违背。所以,在无法保全的忠义面前,他选择了唯一的道路,也是最后一条道路。

    死!

    近乎自杀的挑战!

    以李商隐的实力,根本不可能是贪狼剑君的对手。关于这一点,葛小伦非常清楚,李商隐更是明明白白。不说他几日前就败在了贪狼剑君手上,现在还没有完全康复。就说全盛时期的李商隐,尚且不是贪狼剑君的对手,更何况现在他还身受重创。

    此番他为天使彦报仇,保住了自己做人的原则,以及两者之间的恩情。同时,他若是死在了贪狼剑君手中,也保全了作为人族的大义。

    “无知小儿,胆敢背弃人族,真是不知死活。既然你自己想要寻死,那本尊也唯有同意了。”贪狼剑君未至,冰冷的声音已经宛若凛冽寒风般袭来。诸天最强boss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