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章 美女,要不要互相了解一下?
    莫尘的声音,将沐诗云等人惊醒。她们目瞪口呆地望向莫尘,脸上写满了无语与震撼,还有淡淡复杂。

    面对曾经纵横天地的无敌准帝凤九,以及一位极有可能自上古存活至今,完全不知深浅的绝世强者,几人已经没有了开口的勇气。哪怕明知道对方来者不善,一副要将几人剥皮剔骨的模样,她们依然不敢反抗分毫。

    倒不是她们不想,而是面对这种等级的强者。对方根本不需要动手,无形的压力就已经瓦解了她们所有的斗志。

    而就是在这种情况,莫尘竟然还有心情开玩笑,实在是让人不得不感慨万千。

    这到底是缺根筋,还是太自信?

    他们无法不把莫尘的话当成一个玩笑,毕竟卖给他一个面子。难道他以为凭自己的说身份,能够震慑以为将准帝将棋子玩弄的绝世强者?

    彼岸花微微侧首,斜睨了莫尘一眼,倒是没有表现出愤怒之类的情绪。她冷艳动人的面容带着玩味的笑容,红唇轻启道:“哦,不知你是大周天庭的武曌天帝,还是镇压昆仑数十万年的昆仑大帝。又或者曾经威震天下强者的渡世如来,还是黑暗时代让无数强者颤栗的擎天大帝?”

    彼岸花说着,却是忍不住笑了起来。她白皙如玉的素手遮住樱唇,冷艳的面容再也不复之前的冷淡,高耸的雄伟伴随着娇笑剧烈颤抖,宛若要从宽广的衣襟中跳出来,当真是一副花枝乱颤的娇美模样。

    “咯咯,数十万年来,你不是第一个敢和本尊谈条件的人,但却是唯一一个将本尊逗笑的人。”彼岸花笑罢,玩味地看向莫尘,声音依旧带着几分未曾散尽的笑意:“所以本尊决定,会将你留在身旁慢慢玩弄。”

    对于彼岸花的回答,沐诗云等人微微垂首,默默地叹了口气。

    眼前的一切,完全在她们的预料之中。如果说彼岸花答应了莫尘的要求,她们才会真的感到震惊与不解。虽说彼岸花摆明了将几人当成了玩具,一次可有可无的游戏工具,但她们还能有什么办法?

    打,别开玩笑了。就算人家站在那里不动,她们打上一万年,都不见得能够伤到别人的皮毛。跑,更是开玩笑,准帝强者能够轻松跨越星空,几人就算是累死在半路上,也不够人家轻轻一个踏步的距离。

    “哼,雅儿不会让你伤害莫大哥,雅儿,雅儿会保护莫大哥。”苏雅儿双手紧紧抱着莫尘的手臂,明明已经害怕的全身颤抖,但依旧不甘示弱地瞪大着明眸看向彼岸花,嘟着小嘴一副倔强的模样。只是她那饱含泪水的水汪汪大眼睛,以及后面略带哽咽的声音,实在是没有威慑力。

    诸般宝物在苏雅儿身旁环绕,俨然是一副想要动手的姿态。

    彼岸花随意地瞥了她一眼,最终停在了那方宝镜之上,轻笑道:“我道你为何突然苏醒过来,原来是你的本命道器出现了。小丫头倒是好机缘,小小年纪就有着如此多的圣兵帝器护身。”

    彼岸花说到这里,深深地看向苏雅儿,一双血色的明眸多了几分凝重。

    苏雅儿不可怕,区区金丹境界的修为,彼岸花吹口气都能瞬间喷死亿万。但她不得不考虑苏雅儿背后的人,毕竟能够将如此多的圣兵帝器交给一个金丹境界的小丫头护身,哪怕是彼岸花无法想象到底是何等豪气。

    凤九伸手一探,苏雅儿身前的宝镜瞬间飞了过去。看到宝镜飞了出去,苏雅儿顿时满脸急色,跳起来就想抓住宝镜。只是以她的反应速度,如何能够比得上准帝锻造的至宝。

    苏雅儿望着飞到凤九身旁的宝镜,苦着精致可爱的小脸,扁着樱红的小嘴就想要说话。不过她还未开口,凉冰已经捂住了她的嘴。

    “呜呜。”苏雅儿被凉冰提在半空,因为有口不能言,不禁剧烈地挥舞着四肢,表示那镜子是自己的东西。

    凉冰翻了个白眼,简直恨不得将苏雅儿一巴掌拍晕了。

    一个笨蛋已经够老娘头疼了,这还有一个分不清情况的笨蛋,你们丫的是不是都与老娘有仇啊。那两个家伙随便过来一个,都能把咱们轻松团灭一万次,你们到底多大的心才能不断挑衅他们?

    凉冰想到莫尘刚刚的作为,忍不住暗中啐了口唾沫。

    擦,真是白瞎了老娘竟然会有期待!

    用人类的话怎么说来着,银枪蜡笔头,对,就是这个!

    不提凉冰心中对莫尘的暗暗非议,凤九轻抚着赤红如火的宝镜,宝镜随之发出阵阵的嗡鸣,似乎在欢呼回到了主人的手中。他沉默片刻,悠悠地叹了口气:“凤凰离火镜,而今只剩下你了吗?”

    宝镜感应到凤九的伤感,在他脸上蹭了蹭,发出阵阵透着哀伤的嗡鸣。好似在诉说这些年的变化,又好像在安慰凤九不要伤感。

    “我选择,战!”凤九双眼微闭,沉默了短短的时间,而后侧首注视变化,坚定而又沉着。

    彼岸花黛眉微蹙,露出不悦之色,从莫尘身上收回了目光,冷声道:“小家伙,你在挑衅本尊的耐心?”

    “十九万年前,本尊为了他们选择了屈服。而今,他们,还是他们吗?”凤九哀伤地看向下方寂静无声的骷髅士卒,一滴晶莹的泪水缓缓滑落,犹如世间最美的水晶。他脸上满是哀伤,以及淡淡的自嘲。

    十九万年的漫长时光,连你们也彻底消亡了吗?

    “呐!”

    那滴晶莹的泪水落在下方,无数本来寂静无声的骷髅士兵,忽而发出阵阵细微的声音。那声音先是轻微不可查,随后宛若无数人在耳旁呢喃,让人不由感觉震耳欲聋!

    “回,回家!”

    “我们,想,想要回,回家!”

    无数断断续续的意念汇聚,随后宛若涛涛江河般震耳欲聋,最终汇聚成两个无比清晰的意念,回家!

    凤九沉默几许,忽而满脸泪水地仰天大笑起来:“好,好,好!我凤九纵然拼上魂飞魄散,也定要将你们带回故土!”

    沐诗云等人虽然只是待宰羔羊,没有任何的发言权。但看到眼前的一幕,还是忍不住感到眼圈微红。最为感性的瑶华姐妹,更是微微垂泪,脸上满是伤感之色。

    只是,对他们来说非常值得感动,甚至为之动容的一幕,丝毫不能影响莫尘的心情。他面对彼岸花的拒绝与调侃,也没有露出特别的情绪,淡然道:“美女,天蛇吞日,蓬莱飞升,要不要本尊带你一起回味一下。”

    他说着,紧闭的眼眸微动,睁开一道近乎不可察觉的细缝!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