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章 美女,给我个面子如何?
    苦海之畔,可怕的意念席卷八方,让方圆数千里的生灵头脑昏沉。纵然是那些来自大教的万古巨头,也没有任何的抵挡之力。

    一时间,苦海之畔成为禁区,不论是那些正在往此地等到渡过苦海的强者,还是已经抵达了苦海之畔的存在,纷纷宛若回避瘟神一样向着远方四处逃窜。同时关于苦海之畔尸骨潮出世,以及其中可能存在虚仙强者的消息,也随着诸多强者传向了远方。

    当然,那些未曾进入尸骨潮波及范围的生灵,可以高高兴兴地远离这片危险的禁区。但对于已经被困在尸骨潮中央,前路断绝后路不通的沐诗云等人而言,则只能陷入前所未有的绝望与茫然。

    只是他们虽然放弃了抵挡的心思,但听到凤九愤怒的冷喝之后,还是忍不住生出无数好奇。

    被骗了!

    曾经威压一个时代的无敌强者,曾经跨越漫漫星途征伐天下的绝世强者,竟然会被人骗了,而且还被骗了十九万年了!

    这,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几人不由对视一眼,其中满是惊讶与好奇。

    凉冰眼神闪烁,微微咽了口唾沫,不自觉地向着莫尘靠去。她虽然有着接近圣者的修为,但正是因为实力的强大,才更能察觉出自己与凤九的差距。那是无法跨越的察觉,无法弥补的差距。

    怕是唯有时空校长那个老东西,才能对付眼下这个变态吧?

    凉冰心中嘀咕,本着自己的小命才是最重要的原则,默默地将身体所在了莫尘身后,默念:“看不到我,看不到我。”

    “咯咯,小家伙,本尊何时骗过你。当年你们陨落于苦海之中,可是本尊废了大力气,才将你们打捞上来。当然,你的报酬也让本尊非常满意。”巨大如山的彼岸花在苍穹上轻轻摇曳,引得遮天蔽日的红云剧烈翻滚,发出一阵成熟冷艳的女声。

    “我以自己为报酬,请求你拯救我的士兵。可是你骗了我,并没有拯救他们的生命,还驱使他们为你效命,屠戮生灵。你,欺骗了我!”凤九说到最后,声音冷漠如冰,透着无尽的杀机。

    苍穹上的云海发生变化,宛若燃烧的熊熊烈焰,散发出可怖的炙热气息,誓要将天地焚烧殆尽。

    沐诗云等人听到这里,终于明白当年纵横天下的火凤凰禁卫军,为何会无声无息的消失。同时,他们彻底陷入了沉默,以及无力。

    能让一位无敌准帝以自身为报酬发出请求的对象,他们已经不知道该如何去揣摩对方。同等境界的无敌准帝,又或者数十万年不出一位的大帝,再或者超越了大帝的红尘仙?

    他们不知道,也没有胆量去揣摩。

    对他们来说,那等存在已经是禁忌,应当尽量避免的禁忌,想都不能想的禁忌。

    “小家伙,你还真是忘恩负义。但凡坠入苦海的生灵,必将永生永世不得超生。本尊费劲力气,才将你们从苦海中救出,这莫非就是你的报答。”彼岸花轻轻摇曳,其中传出的声音多了几分冰冷,以及淡淡的不屑:“你若是遵从古老的契约,选择继续为本尊效命。本尊可既往不咎,否则。”

    “咚咚咚。”

    彼岸花的声音刚落,阵阵沉重的声音从地下传来,宛若古老的战鼓在敲动,让人不由感觉热血沸腾。

    “轰隆隆。”

    伴随着古老的战鼓声响彻天地,地面忽然发出震耳欲聋的震动,哪怕是相隔不知几许,众人都能清晰感知到脚下地面的颤抖。

    只是这些小小的变化,已经无法吸引到众人的目光。

    此时,他们全都被苍穹上的变故所吸引。只见一道高达丈许,背生红色双翅的人影,不知何时出现在高空。他虚空而立,仅仅是简单的站在那里,就宛若高挂苍穹的骄阳般,让人不自觉地向其看去,再也难以移开目光。

    因为实力的原因,沐诗云等人看向凤九,只能看到其周身笼罩着一层厚重的红色烟云,根本无法窥探其具体的容貌与身形。

    凤九伸手一探,一株彼岸花凭空出现在其掌中。他凝视着手中的彼岸花,赤红的双眸略带失神,似是感慨,似是怀念:“每一朵彼岸花,都代表了一条曾经鲜活的生命。此地彼岸花海纵横数千里,你还没有满足吗?”

    “咯咯,满足,为什么要满足。他们因为贪婪踏足这片禁区,就该明白会付出什么样代价。”宛若山岳般的彼岸花忽而盛开,一位身着红装的成熟女子侧卧在花芯处,一双修长如玉的美腿若隐若现,慵懒万分地斜睨凤九,淡然道。

    两人声音平淡,可听在沐诗云等人耳中,却是忍不住倒吸了口冷气。她们望着身前一望无际的彼岸花海,忍不住微微打了个寒颤。

    这,这一望无际的彼岸花海,竟然是,是活生生的生灵所化!

    每一株彼岸花,都代表了一条鲜活的生命。那此地,此地一望无际的彼岸花海,岂不是代表,代表亿万生灵陨落!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沐诗云神色微变,双手合十诵唱佛号。

    而瑶华姐妹脸色苍白如纸,望着一望无际的彼岸花海,只感觉腹中翻滚想要呕吐。甚至一直未曾开口的张继先,此时也不由神色阴沉如水,多了几分深沉与冰冷。

    “为什么?”凤九随手将掌中的彼岸花焚烧殆尽,冷漠道。

    “为什么,或许是因为本尊太过无聊吧?”

    彼岸花明眸微闭,鼻翼微动,冷艳诱人的面容更显娇艳动人,复杂地呢喃道:“本尊经历过世界毁灭,经历过难以想象的天地变迁。

    你们根本无法想象,在遥远的太古时代,发生过何等惊天动地的变化。更难以想象大周天庭以前的时代,发生过何等恐怖的变故。本尊诞生在恐怖之中,生长于可怕的动乱年代。唯有无尽的鲜血与杀戮,才能让本尊感到由衷的愉悦。”

    彼岸花说到这里,忽而睁开了赤红的双眸,冷漠道:“现在,本尊给你最后一个机会。杀了他们,向你的主人展示自己的忠诚。”

    沐诗云等人闻言,沉默地看向凤九,等待着最终的审判。

    她们没有反抗的打算,甚至连反抗的意识都不曾升起。面对一尊十九万年前纵横天地的无敌准帝,面对一位可能从太古活到现在的超级老怪物,她们不敢做出反抗,也不知道反抗有什么意义。

    相比较沐诗云等人的绝望,凉冰神色变幻充满了复杂,以及些许的无奈。她的实力,面对彼岸花这等存在,说强不强,说弱不弱。如果说想要逆袭反杀,肯定是天大的笑话。但如果只是想要阻上对方一下,倒也不是没有可能。

    她深深地看了莫尘一眼,而后缓缓闭上了眼睛。

    莫尘的实力,凉冰虽然不是太清楚,但也能隐隐摸到几分根底。他的实力超越自己,但绝对不可能比拟上方的两尊怪物。

    难道就是因为这个,他才睁开了双眼?

    凉冰不知道莫尘睁开双眼,到底会发生什么事情。但她清楚时空校长不会轻易送人回到过去,尤其是发布这种可能逆转命运的任务。唯一的解释就是此事非常非常的重要,重要到时空校长也不得不选择冒险。

    凉冰沉默几秒,最终下定了决定。

    自己可以死,彦等人也可以死,但校长给予的任务,绝对不能失败!

    她不动声色地从莫尘身后走出,沉声传音道:“等会,我会在你身后打开一条小型虫洞,你什么都不要管,尽快离开这里,越快越好。”

    莫尘闻声,不由生出几分诧异。他随手将凉冰拉到一旁,神色平静地面对风情无限的彼岸花,不急不缓道:“这位美女,给我个面子,此事暂且罢手如何?”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