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章 遗失的至宝
    圣石山经过人们十数万年的探索,外围早已经很难获得什么好东西。

    虽然说五行域深处不比雷霆域,但对于大部分人来说已经是极好的选择。历代进入圣石山的人,九成以上的人直接折戟在五行域的外围,剩下的人才能进入五行域中层,能够进入深处的人已经少之又少。

    所以说,基本上能够进入五行域深处的人,都会获得一定的收获,当然具体就要看个人了。至于阴阳域,差不多只有十万分之一的人才有机缘进入其中,只要不是非洲的酋长,基本上收获都会相当丰富。

    至于更深处的雷霆域,则没有人能够说得清楚。不过即便是只能直接进入阴阳域,也足以让大部分人欣喜若狂。因为五行域的危险,不是说实力强大就没有问题,毕竟谁都有失手的时候,否则也会只有十万分之一的人能够进入阴阳域。

    相比围观群众的激动,广场上的十数人已经兴奋的喜极而泣。他们无力地瘫软在地上,更有人激动地与身旁之人抱在一块痛哭流涕。短短几秒的时间,他们只感觉宛若度过了一生,身上的衣衫已然让汗水浸湿。

    “我们,我们成功了。呜呜。”一位面容普通的女性修士满脸泪水,说话间已经忍不住哭了出来。

    “是啊,是啊,我们成功了,我们不要死了。”

    “太好了,太好了,我们能够前往五行域深处,我们能够前往五行域深处了。”众人喜极而泣,各自喃喃自语,兴奋的语无伦次。

    只是在众多的惊喜与兴奋当中,还有一道充满了震惊,以及无尽怨恨后悔的目光。那就是一开始被天枢星主懒腰斩断的中年人,他趴在血迹之中,望着兴奋不已的众人,只感觉无尽的怨恨与后悔吞噬了自己的心灵。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如果我当初没有,不,不,这不怪我,都是他们的错。是他们逼我参加这个行动,是他们逼我的,全怪他们。对,还有圣石山中的不详,它为什么没有杀了他们,为什么!

    强烈的怨恨,吞噬了他的心灵,让他双眼蒙上了一层血色。

    “从今日起,圣石山不限杀戮,开启自由竞技模式,能够进入阴阳域的人另有大量的神秘奖励等待发现。还有,本尊吃腻了鬼枯藤,下次记得带些别的过来。”嘤嘤声若雷霆,在所有人耳旁响起,震得众人纷纷忍不住捂耳皱眉。

    他们震惊于嘤嘤的实力强悍,同时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话说,为什么总感觉经过上次的事情,山中的不详好像开启了什么了不得的属性。这算是什么,强制威胁要大家进行贿赂吗?

    不过,神秘奖励,到底会是什么?

    就在众人心思急转的时候,已经纷纷从幻境中退了出来。而本来立在广场上的替死鬼们,也纷纷消失的无影无踪,甚至连那个被天枢星主腰斩的人,都没有了踪迹,只剩下地上大滩的血迹,显示这里曾经有人重伤的痕迹。

    当然,对于这些人,并没有人去在意。

    此时他们全都被嘤嘤离开前的话语所吸引,不论是不限杀戮的自由竞技模式,还是藏在阴阳域中的神秘礼物,皆成为了在场所有人的话题与目标。

    “虽然有些意外,但是恭喜诸位了。”李治满脸笑容,对着身旁的众人微笑道。

    众人微微颔首,皆是充满了喜色,以及淡淡的兴奋:“同喜,同喜。”

    过程是麻烦了点,但结果非常的喜人。圣石山中的不详明显出现了变化,虽然不知道具体的原因,但对自己等人而言却是再好不过。

    如果能够付出一定的代价进入阴阳域,又或者直接进入雷霆域,那可是天大的喜事。毕竟哪怕是万古巨头,也没有完全的把握一定能够进入阴阳域。一些倒霉的孩子,甚至可能在五行域外围,就被一些稀奇古怪的阵法,又或者陵墓中的守护兽一波带走。

    而这次最吸引他们的东西,还是嘤嘤口中的神秘礼物。

    “诸位可知,那所谓的神秘礼物,到底会是什么东西?”经过短暂的沉默,有人忍不住问道。

    “不知,圣石山开启十数万年,从未听说过这种事情发生。不过能让那可怕的不详称为神秘礼物,其价值定然非同小可。”

    “不错,就是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东西,看来我们可是要好好准备一番了。”

    众人讨论片刻,谁也想不出到底会是什么神秘礼物。不过因为嘤嘤曾言是大量的神秘礼物,所以他们表现的还算平静。毕竟礼物很多,大家又都是有实力的文明人,总没必要自己人拼个你死我活吧。

    当然,若是遇上了实力不行的野蛮人,他们也不会介意宣扬一下文明的基调。

    同时,此类的话语在大半个永恒之城响起,不知多少势力已经准备好了前往阴阳域,寻找嘤嘤所说的神秘礼物。

    昆仑大教的驻地。

    老妇人跪坐在那里,慈祥的面容上满是凝重。在她身前,恭敬地跪坐着数人,其中一人为之前的俊朗男子。在他身旁,还有一位身着鹅黄色华丽长裙,略施粉黛的绝世佳人。他们正是昆仑大教当代圣子圣女,在两人的身旁还有昆仑大教长期驻扎在永恒之城的负责人。

    老妇人沉吟了片刻,凝声道:“不管圣石山内发生了什么变故,我昆仑大教都必须走一遭。当年偷了我们昆仑大教秘宝的那只小狐狸,如今还在圣石山中。此次我们不仅要寻找守护者所言的神秘礼物,最重要的是寻找那只小狐狸,夺回我们遗失的至宝。

    至于此地的情况,稍后老身会亲自传回大教,你们且去好好准备,一定要进入圣石山脉深处。”

    “喏。”几人领命,恭敬地点头应是。

    应下之后,昆仑大教圣女江芷柔忍不住好奇问道:“老祖,我们昆仑大教到底丢失了什么至宝,为何这些年来一直神神秘秘,甚至连我们都不太清楚。”

    老妇人神情微顿,瞥了眼永恒之城的负责人。那人很快反应过来,明白后面的事情不是自己该知道的东西,机灵地躬身退了下去。

    直到他远远地离开,老妇人才随手一挥,打出一道轻柔的劲风,将敞开的房门关上,而后神色复杂地叹道:“一幅很神秘的画像,曾经与昆仑大帝的帝兵昆仑印摆放在一起的神秘画像。

    虽然我昆仑大教十数万年来无人窥探出画像中的奥秘,但因为其独特的来历,向来与帝兵供奉在一起。只是十年前,那副被我们供奉了十数万年的画像突然神秘失踪,同时失踪的还有前往我们昆仑大教做客的小狐狸。”

    老妇人说到后面,眼神凛冽多了几分杀机。

    而昆仑大教的圣子江翰与圣女江芷柔,则面面相觑颇为无语。

    一幅画?诸天最强boss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