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1章 杀出世界!
    (ps:因为在外地,所以码字不方便。最近几天全都是二合一大章,不方便之处还请大家谅解。)

    大晋皇宫。

    宫殿内灯火通明,但从夜明珠上挥洒的摇曳辉光,以及外面种种匪夷所思的变化,让大殿显得有些沉闷。宫女太监小心地侍奉在宫殿两侧,虽因为外面的惊变略带惊恐,但并未有人擅离职守。

    武媚娘略施粉黛,两颊带着桃花般的红晕,更显肌肤如雪美艳动人。她身着淡金色华丽盛装,头戴精致的青鸾头饰,两缕淡金色的珍珠自青鸾头饰从两侧的鬓角处垂下。

    面若桃花,唇如含丹,娘娘越发动人了。

    上官婉儿在武媚娘身前候着,小心地看向神色平静的武媚娘,忍不住赞叹不已。哪怕同为女人,她都感觉有些无法抗拒武媚娘的魅力。

    “婉儿,几时了?”武媚娘眼帘微抬,问道。

    “禀娘娘,已经辰时了,外面已经微亮。”上官婉儿恭敬道。

    自从当年奉莫尘之令前往周国,她就侍奉在武媚娘身旁从未离开。如今恍然过去二十余年,曾经娇小可爱的上官婉儿也已经变得美艳动人。她身高比之寻常女人更显高挑,因为多年的宫闱生活,又多了几分寻常女子没有的贵气。

    “辰时了。”武媚娘露出淡淡的愕然,没想到时间竟然过的如此快。她沉吟了几许,继续问道:“可知外面的情况如何了?”

    “外面现在乱的很哩,如果不是娘娘在这里镇着,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呐。至于其他地方的情况,暂时还无法得知。”上官婉儿黛眉微蹙,透着几分不满。她说着,瞥了眼武媚娘身前矮案上的一尊精致玉壶,眼眸担忧之色。

    唯有她知道,那尊玉壶中放置的是何等剧毒。纵然是金丹巅峰的修行者,也只需要一滴就足以魂断此处。

    武媚娘点了点头,在此事上没有多言。外面发生这等变故,宫人如何能够不惊恐。对于那点微不足道的骚乱,她不想训斥太多。

    就在此时,外面突然传来一股可怕到了极点的威压。那气势虽然一闪而逝,但却宛若在众人心头压上了一座万丈山峰。一些修为低弱的宫人,更是直接昏倒在了地上,一时间皇宫内乱作一团。

    哪怕是以武媚娘万古巨头的实力,也有些喘不过气来,险些窒息过去。

    她脸色有些苍白,半响才沉沉地吐了口气。武媚娘眼眸深邃地看向通天塔处,一双精致的素手紧扣住手心,将指骨捏的发白。她半响才平静了几许,吩咐道:“去将宋贵人姐妹,婠贵人,还有其他嫔妃全部请来。”

    上官婉儿愣了一下,而后看向武媚娘冷漠的神色,瞥了眼桌上的那壶毒酒,不禁打了个寒颤。

    难道娘娘想要!

    “去吧,她们是陛下的人,不论生死都不能给陛下丢人。”武媚娘眼帘微闭,语气坚定不容置疑,又带着几分难以遮掩的担忧,以及疲惫。

    上官婉儿听到这里,彻底地垂下了头颅,没有多说一句。她了解武媚娘的性格,一旦她决定的事情,除了陛下没有人可以劝阻。

    天竺,一处陡峭险峻的海岸前。

    两道人影静静地立在悬崖之上,任由凛冽的寒风吹拂着长发舞动,身上的衣衫猎猎作响。一人身着朴素白衣长裙,面容冷清宛若月宫仙子,正是王语嫣。另一人身着黑色长袍,斑白的长发在头上简单的挽了个发髻,成熟稳重的面容散发着异样的吸引力,尤其是那双深邃的眼眸比之东海还要幽暗。

    “孟德可曾安排妥当?”王语嫣神色淡然。

    “妥不妥当,又有什么关系。若是那人失败,一切都没有意义。只是可惜了,有位后人性子太烈,宁愿死在故乡,也不愿迁移他处。”曹孟德说到那位宁死不退的后人,神色多了几分复杂,不知是气恼,还是赞赏。

    “人若是老了,对故乡不免就会多了几分眷恋。虽然有些可惜,但对他来说或许正是最好的选择吧。”王语嫣犹如月宫仙子般冷清的面容多了几许复杂,声音也少了几分仙气,多了几许的惆怅。

    “前辈,可曾后悔过?”曹孟德蓦然侧首,紧紧地看向王语嫣。

    “后悔,或许会有,或许不会有,但又有什么关系。人老了,总是容易眷恋故乡。这里,终究是我的家啊!”王语嫣仰望苍穹,脸上多了几分温柔的笑容。

    “八百万生灵,换取一线生机,值吗!”曹孟德眉头紧皱,感慨地叹了口气。

    对于王语嫣的计划,哪怕是素来自问心狠手辣的曹孟德,有时候想来都不免倒吸一口冷气,感慨漂亮的女人发起狠来,当真是比之最毒的毒蛇还要可怕。

    血屠八百万生灵!

    以八百万生灵的生命精华与灵魂,来增强自身的神通术法!

    “值与不值,不在于我们,也不在于后人的评说。有些事情有些时候,本就是无法以简单的值与不值来衡量。而且孟德若非赞同,现在又岂会还留在这里?”王语嫣神色淡然,就好像在阐述一件简单的小事。

    曹孟德没有言语,仰望苍穹陷入了沉默。

    而就在此时,一股可怕的威压横扫天下,让两人不禁感觉身体一沉,宛若心头压住了一座小山。他们神情微怔,不约而同地向着北方望去。

    “是时候开始了。”王语嫣沉默了两秒,声音平淡就好像在说一件普通的小事。

    曹孟德微微颔首,没有过多的言语。

    通天塔处。

    莫尘立在祭坛之上,头上的发冠早已经被强大的力量冲击成了齑粉。他乌黑柔顺的长发飞舞,如同神兵利器般散发着可怕的幽芒,丝丝缕缕的长发飞舞间,甚至让空间支离破碎。其肌肤晶莹好似琉璃般,闪烁着夺目的异彩。那充满流线型的肌肉,虽然谈不上肌肉狂人,但却蕴含着无尽的力量。

    他虽然只是立在那里,但自然散发的气息,让他宛若珠穆朗玛峰般让人只能仰望,又好像亘古永存的星辰透着无尽的苍凉与古老。

    虽然只是短短一息的时间,但对莫尘来说简直宛若走过了几个世纪般痛苦。同时,伴随着那可怕的痛苦,迎来的则是全新的蜕变。他感受到体内浩瀚根本无法衡量的磅礴法力,以及弹指便能撕裂虚空的可怕肉身,心中只剩下一个念头。

    发泄!

    将这前所未有的庞大力量发泄出来!

    莫尘蓦然昂首看向苍穹,赤金色的双眸宛若高挂苍穹的骄阳,其中隐隐浮现一尊铜钟虚影。

    只见,当骄阳初生的那一刻,神孽蓦然向着世界内探入一条蛇尾,宛若从天外坠落的星辰般让天空为之一暗。

    巨大的蛇尾蜿蜒无尽,遮蔽了大半个天空。除了圣者之上的存在,极少有人能够窥探神孽的全貌。对普通修行者来说,他们只感觉苍穹上出现了异物,将天空完全遮蔽。

    可对于圣者以上的强者而言,感受却是完全的不同。他们只感觉天地蓦然倾塌,可怕的威压让人胆颤心碎。那无法匹敌的力量,让他们生不出丝毫反抗的心思,只能在无尽的威压下瑟瑟发抖,等待着死亡的降临!

    苍神轰然坠入海水,脸上透着几分绝望,以及淡淡的苦涩:“该来的,终究还是来了。它,果然等待着这一刻。”

    苍神来历神秘,对于神孽的了解远超普通人。他早已经猜测到几分,可当神孽真的开始行动,他还是忍不住感到有些绝望。因为再也没有人,比他更清楚神孽的可怕,以及不可抵挡的神纹!

    宇星与心魔的实力远低于苍神,根本抵挡不住神孽的威能。在神孽行动的那一刻,他们就已经彻底的僵在了那里。虽然两人还有一些意识,但已经完全无法控制身体,只能面前说出几个字。

    “真的....没有一点......办法!”宇星说话艰难无比,短短几个字就让他险些虚脱。

    “除非祖神级别的强者出手,否则。”苍神苦涩地叹息一声,他话语虽然未曾说完,但其中的意思已经相当明显。

    祖神!

    那可是诸天万界最伟大的存在,纵然是山海界也只有寥寥无几的祖神强者。而他们无一例外,哪怕在仙神之中都属于传说中的存在。这种伟大的存在,几人也都只是有所听闻,至于见,呵呵,哪怕是仙神也不是谁人都有资格参见祖神!

    两人心中颤抖,在也不抱奢望。

    终于要结束了吗?

    “孽障!”

    就在两人闭目等死的时候,一道怒喝响彻天地,犹如九天神雷炸响。他们还未反应过来,就看到一缕琉璃神光冲天而起,向着神孽遮天蔽日的尾巴冲去。那人速度之快,一步数十万里,哪怕以他们的修为实力,也只能勉强看到一些影像。

    这是!

    三人愣了一下,而后纷纷叹了口气。其中又数苍神的神色最是惋惜,纵然此人的实力非同小可,甚至踏足红尘仙的境界又如何。在神孽面前,哪怕是天仙强者都不够看,更别说凡人!

    不成仙,终为蝼蚁!

    在几人感慨的时候,莫尘已经抵达了苍穹。他没有任何的犹豫,面对探入世界的神孽尾巴,就是狠狠地一拳轰去。

    “天地之力,加诸吾身。众生之力,加诸吾身。我即天道,天人一体!”

    莫尘全力催动天道之力加诸于身,只感觉本就澎湃的法力再也没有极限。整个世界在这一刻仿佛都被纳入手中,自己动念间可以让千万里山河逆转,亿万里东海蒸发。

    一拳轰出,牵引三千大道席卷,宛若骄阳高悬。

    “轰隆隆!”

    骄阳与神孽的尾巴碰撞,发出撕裂天地的轰鸣。而后遮天蔽日的巨兽尾巴,以比来时更快的速度退了回去。同时,一声嘶鸣响彻天地,又好像从人心中响起,让所有人都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就好像被天敌盯上,随时都可能死无葬身之地。

    只是对那些坠入这方世界的强者而言,那声让人胆颤的嘶鸣已经不算什么。他们目瞪口呆地仰望苍穹,感知着那宛若骄阳般炙热伟大的力量,心中只剩下一个念头。

    这他妈的也可以!

    这世上,少有人比他们更了解神孽的可怕,毕竟他们都属于从神孽手中逃走的手下败将。面对这个毁灭了不知多少世界的罪魁祸首,哪怕是半步仙神的虚仙都不禁感到发怵,没有与之正面对抗的心思。

    所以当神孽降临,甚至真身对这个世界出手的瞬间。纵然是苍神这等强者,也只能选择闭目等死。可他们怎么都没有想到,竟然有人会在此时对神孽出手,甚至还不可思议地击退了神孽!

    天啊,那可是毁灭了无数世界的怪物,甚至吞噬天仙都犹如反掌观纹般简单的怪物啊!

    苍神满脸不敢置信,心情复杂简直不知该说些什么。

    “我知道了,一定是他,是之前那个人。”神孽退去,宇星等人从僵硬中恢复过来。他满脸兴奋之色,语无伦次地惊呼道。

    虽说宇星的话语有些语无伦次,但苍神两人还是明白了他的意思。除了之前那位威压恐怖的强者,还能有谁敢在此时对那种怪物出手?

    “哎,没用的,不成仙终为蝼蚁,哪怕他在强上十倍,面对那种怪物,也是....”苍神见过短暂的错愕之色,悠悠地叹了口气。

    在没有人比他更清楚神孽的可怕,以及那不可抵挡的神威。莫尘虽然展现出来的实力相当惊人,甚至让苍神都感到震撼。但他更清楚神孽的力量,那是何等不可抗住的伟岸之力!

    只是他还没有说完,莫尘已经再次开始了动作。

    “天之锁,加于身。大地祖脉,为利器。”

    莫尘在打退了神孽的初步进攻之后,果断的发动了祭天神坛的力量,动用了自身近乎所有的底牌,纵身向着世界之外的神孽发动了攻击。

    只见他虚空一握,巍峨宛若不周山天柱般的大地祖脉昂首发出一声震动九霄的龙吟,而后纵身飞向了莫尘,最终宛若神兵利器般被他握在掌中。同时,苍穹上蓦然浮现两条金色的锁链,其似虚似实难以琢磨。

    那两条锁链贯穿苍穹,不论在世界的哪个地方,都能清晰可见。而唯有万古巨头以上的强者,才能更清晰的看到锁链的细节。其粗细宛若凡人的城墙,其上游走着密密麻麻的神秘阵纹。

    他们仅仅是看上一眼,就感觉无尽的天地奥秘涌上心头,那些困扰着自身多年的瓶颈,已经有了松动的迹象。

    不待他们多想,莫尘手握大地祖脉,背后飘荡着一根诡秘的金色锁链,纵身冲向了世界之外!

    疯子!

    一时间,所有强者蓦然从失神中惊醒过来,纷纷惊骇万分地发出一声暗骂。

    到底是何等狂人,才敢杀向那种根本不可能匹敌的可怕怪物!诸天最强boss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