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6章 妥协
    莫尘并不理会几人异样的神色,转而看向神情微沉的董仲舒,温和道:“小孩子下手总是没轻没重,真是让几位看笑话了。不知董大儒可愿代寡人出去传旨,让他们都散了吧,省的再闹出什么笑话来。”

    几人闻言神色各异,董仲舒脸色凝重,又透着几分无奈。他沉默了几息的时间,不禁心中叹了口气,苦笑地摇了摇头。

    莫尘的潜台词,他如何听不出来。你若是现在乖乖出面,外面的闹剧也好,杀戮也罢,自然都是点到为止。可你若是不听话,那自然也别怪我心狠手辣。

    可自己若是现在站出去,那么今天的事情又算什么?

    公羊学派创始者,稷下学宫董仲舒亲自出面调停,为始皇帝陛下背书。不正是向天下人说明,今天的事情只是一场可笑的闹剧,一场因为儒家弟子们的不成熟,因为儒家弟子受人蛊惑而出现的悲惨闹剧。

    一旦如此,自己的这张脸面也就罢了,可公羊学派的声望,以及儒家千年来的威望,也必然暗淡无光。

    董仲舒心情复杂,久久无法下定决心。

    孔忠孝满是尴尬,微微垂首不敢看向众人。

    小孩子没轻没重,还什么让人看笑话!

    长公主也算是小孩子,好吧,就算她相比我们这些老古董而言,是不知不扣的小孩子,但,但。

    孔忠孝心中无语,竟不知道该如何反驳。他沉默几秒,见董仲舒脸色难看迟迟无法下定决心,如何不知道他心中的担忧。

    可是,我们还又得选择吗?

    “儒家的根,从来不在于一两个人,又或者某一两个学派,而是先贤们让人受用无穷的教诲,以及普天下之崇尚儒家理念的人。”王充的声音平淡,好似一切都与自己无关。但他的话,对董仲舒而言却不下于雷霆炸响。

    是啊,自己的脸面也罢,公羊学派的脸面也罢。今日之后还能剩下几分,其实都不算什么大事。可若是让天下人知道,自己等人明明有能力,有时间去阻止这场惨剧,但却选择了无动于衷。

    这会让天下人如何看待自己,如何看待儒家?

    “草民,领命!”董仲舒想明白之后,放下了心中的执念,沉声道。

    莫尘微笑着颔首,道:“有劳董大儒了。”

    董仲舒苦笑地叹了口气,转身离开了御书房,向着皇城外的方向疾驰而去,速度之快让人只能看到一缕幻影。若非皇城之内不能飞行,他简直恨不得立马腾空而起。

    当董仲舒赶到城墙处的时候,杀戮已经停止。

    或者说,场面陷入了僵持。

    一位身着朴素儒裳,须发皆白的老翁挡在了众多崩溃的儒家弟子们身前。他气势惊天,神通术法已经化作实质。其周身有儒家经义显化成形,无数金色的字符组成了一条条游龙,在皇城广场上空盘旋。

    他正是公羊学派的张大儒,一位成名数百年的顶尖大儒。

    而在他的对面,不仅有神色冷漠的长公主,还有不久前赶来的寇仲等人。城卫军忌惮张大儒的实力不敢妄动,而他则顾忌长公主的身份不敢妄动。毕竟眼前的城卫军也好,还是长公主也罢,对他来说只是不足一提的蝼蚁,可他却不得不顾及莫尘的想法。

    人群中,吕大儒满脸恼怒,眼中满是压抑不住的怒气。

    该死,这个蠢货到底想要做什么。长公主既然想要杀,那就让她杀好了。反正左右不过是些无用的弟子,儒家又岂会缺少这区区数万的弟子。发生了这种事,不正好向始皇帝发难,让天下儒家弟子团结起来。

    哼,你这蠢货既然想死,那本尊今日就成全你。你若是死了,倒也不是一件坏事。

    吕大儒心中烦闷,沉吟片刻后眼神渐渐变得阴冷起来,看向张大儒的目光中多了几许杀机。公羊学派在皇城一事中死了位成名数百年的顶尖大儒,不正好可以向天下儒生展现公羊学派悍不畏死的精神,以及与始皇帝不共戴天的仇恨。

    他想着,嘴角渐渐翘了起来,多了几分冷笑。

    而此时,有人发现了皇城上突然出现的董仲舒,不由惊呼道:“董师!”

    人们听到惊呼,纷纷循声望去。当他们看到真的是董仲舒出现,顿时广场上响起了一片哗然之声。

    “董师,是董师!”

    “天啊,真的是董师,我徐平有生之年竟然有幸见到董师真颜。”

    “这,董师为何会在皇宫?”

    “董师可要为我们做主啊。”

    众人纷纷惊呼,有人兴奋不能自已,有人满脸疑惑,有人则是充满了悲愤。

    董仲舒虽然多年未曾出现在人前,但公羊学派毕竟是儒家第一流的大学派。身为公羊学派创始者之一的董仲舒,对公羊学派的弟子们而言,自然算不得陌生。因为他们入门的第一件事,就是要祭拜孔圣与董仲舒的画像。

    而儒家有圣人孔子,亚圣孟子等人。董仲舒则因为尚在人世,以及避讳先贤的名号,被人称之为董师。虽然未曾得亚圣称号,但其威望在儒家不亚于圣人。或者说,对很多人来说,董仲舒就是儒家活着的圣人。

    此时他们看到董仲舒出现,又如何能够不激动。

    远方,文武百官见到董仲舒出现,也不禁陷入了慌乱。

    董仲舒,那可是真正的狠人。曾经提出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的思想,硬生生毁灭了辉煌一时的诸子百家根基。之后又提出天人之说,想要束缚帝王无上的权利。虽然他的野望并未在武帝身上得以实现,但后来也硬生生的束缚了大晋皇室数百年。

    这可是一个敢独面诸子百家,并且让武帝都无奈的狠人。这样的人物出现,只怕今天的事情再也难以善了。

    “董仲舒,这老东西可是几百年没有出现过了,没想到今天的事情竟然惊动了他。”

    “哼,董仲舒又如何,难道还敢与陛下作对不成。我倒要看看,他董仲舒今日又能如何。”

    “嘘,董仲舒可是真正的狠人,怕是不会这么算了。听说董仲舒也已经参悟了元神的奥秘,若是真的如此,只怕。”

    “什么,董仲舒也到了这一步!”

    “你也不想想,董仲舒都已经多大的岁数。如果没有参悟到那一步,现在还能这么精神抖擞的出来搞事。”

    “这,这。”

    文武百官大多神色复杂,其中诸子百家的后裔更是透着几分化不开的仇恨,以及无法破解的恐惧。没有人能够想象,这样一位凭借一己之力弄垮诸子百家的狠人,到底有着什么样的谋算!

    他们甚至不得不怀疑,儒家最近这样频频搞事,背后是不是董仲舒在指引。毕竟罢黜百家,那可是董仲舒一生最伟大的杰作。他又岂会眼睁睁的看着始皇帝陛下复兴百家,再现百家争鸣的盛世?

    此时董仲舒出现在这里,莫非连陛下也妥协了!

    文武百官越想越是担忧,但却没有人敢妄动分毫。

    董仲舒三字,对诸子百家而言,就是最大的威慑!诸天最强boss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