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5章 小孩子闹脾气
    须发皆白的大儒眼见城卫军屠刀不断,成片成片的儒家弟子犹如被收割的麦子般倒下,心痛的简直如同在滴血。他呲目欲裂地瞪着神情冷漠的姬云裳,满脸不敢置信地伸手指着她,颤抖道:“你,你,你怎敢如此!”

    长公主斜睨大儒一眼,没有说出一个字,但神情眉宇间充满了不容置疑的霸气,直接以眼神回复了大儒的问题。

    本宫,为何不敢!

    大儒气得浑身发抖,眼见城卫军没有任何停手,有心呵斥他们停手,但不用想也知道对方不会听自己的。他想要出手阻止,但神色变幻莫测,终究还是不敢真的动手。

    虽然这些最高不过先天境界的士兵,在他眼中如同蝼蚁般不堪一击。可他不得不考虑,一旦自己选择了在皇城前动手,就相当于向大晋宣战,让本来充满了正义的抗议之举,变成了叛乱。

    到时候,只会让大晋再无顾忌,甚至还可能祸及家人朋友。

    大儒心念转动,气得浑身颤抖,脸上青筋跳动宛若蚯蚓蠕动。他满脸悲愤地瞪着长公主,瘦弱的身体犹如咬定山岩的青松,坚挺而又不可动摇,嘶哑道:“生,我所欲也。义,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生而取义者也。”

    “生,我所欲也,义,亦我所欲也”

    大儒一遍遍地念诵着孟子的明言,声音越来越大最后宛若雷霆震动。

    前来静默抗议的儒生,大多都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学子,更多人不过是凭借一腔热血而来,何曾见过如此凶残可怕的场面。

    他们看着挥舞屠刀神色冷峻的城卫军,以及再也无法站起来的同窗们,彻底地被吓傻在了那里。有人脸色苍白无血满是惊惧之色,身体瑟瑟发抖宛若恐惧的鹌鹑般躲在那里。有人想要逃走,但看到外面神色凌冽,不断挥舞屠刀的城卫军,以及遍地的鲜血与残肢,双腿吓软不听使唤。

    更有人裤裆一热,整个人都傻在了那里。

    当然,其中也不乏真正的勇士,无畏生死的勇士。他们面对城卫军血淋淋的可怕屠刀,神色坚定没有任何的退缩,眼神充满了无畏。

    当大儒的声音响起,很快有人跟着喊了出来,不过几息就引得所有人纷纷高呼。只是有的人声音平静无波,充满了绝然与无畏。有的人声音充满了颤抖,更有的人声音带着哭腔,充满了哽咽与害怕。

    “舍生取义,杀身成仁!”

    “舍生取义,杀身成仁!”

    “舍生取义”

    长公主神色冷漠地纵马上前,手中利刃向着高喝的大儒斩去。

    长剑破空,人头横空飞起!

    神通境界的一代大儒,在同为神通境界的长公主面前,根本没有点滴的反抗能力。

    “既然你们想要舍生取义,本宫就满足你们。”长公主收剑而立,斜睨了眼轰然倒地的大儒,声音平淡宛若在说一件可有无可的小事。

    静,本来喧闹的会场,顿时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所有人就好像掐住了脖子的鸭子,不由看向轰然倒地的大儒,以及淡然而立的长公主,还有那沾染着鲜血的长剑。他们嗓子干涩,神情充满了茫然与恐惧。

    长公主的这一剑,彻底打碎了所有人心中的侥幸!

    “呜呜,我不想死,我真的不想死。我家里还有老母,还有四岁的孩子。”

    “啊,是他逼我来的,是他逼我来的,我不是自己想来的。”

    人群瞬间陷入了骚乱,有人满脸绝望地跪倒在地,哭诉着自己的情况。有人满脸怨恨地看向同伴,眼神中充斥着无尽的恨意。更有人仓皇而逃,再也顾不得之前的大气。

    人生百相,在此时此地展现的淋漓尽致,不仅让围观的文武百官看的目瞪口呆,更是看傻了围观的百姓。他们何曾想到,那些之前还让人潸然泪下的勇士,转眼就变成了这般不堪的模样。

    而皇城上守卫的将领,也终于从惊天变故中回过神来。

    “快,快去禀报陛下!”

    守城将领脸色苍白,看向下方依旧未曾停止杀戮的城卫军,声音急促中带着几分哭腔。完了,全完了,虽然人是长公主杀得,但自己身为皇城守卫统领,根本逃脱不了干系好不好。

    皇宫,御书房。

    莫尘与董仲舒坐在矮榻上对弈,孔忠孝两人则在一旁关注。在下方,还有两位面貌俊秀的小宦官满脸豆大的冷汗,时而看向门外,时而看向与董仲舒悠闲对弈的莫尘,眼中尽是哭丧之色。

    现在外面都闹翻了天,陛下还有心情与人对弈。

    两人心中充满了无奈与急躁,但却不敢再次上前打扰。他们已经将外面的情况禀报,莫尘既然没有开口,两人做奴才的哪里敢催促。

    孔忠孝神色平静,但心情相当不错。

    或者说,自从得知皇城被儒家弟子围堵,甚至连百官都无法上朝之后,他的心情就一直很不错。回想起自己昨日被坑的事情,孔忠孝虽然恨不得将董仲舒两个猪队友的狗头打爆,但心中更恨莫尘的狠辣与无情。

    此时见到莫尘遇到麻烦事,他又怎么可能不感到暗爽。

    “不就是一群小孩子闹脾气,弄出了一点不大不小的动静。你们两人这样一副哭丧的神情,实在是败坏心情。”孔忠孝看到董仲舒与莫尘半响不下一子,转而看向两个急躁的小宦官,似是调侃道。

    两个小宦官闻言,脸上的神情顿时僵住。

    你大爷的,带着一堆棺材围堵皇城,让文武百官无法上朝,这已经算是谋逆了吧。这种大事,在您眼中竟然只是小孩子闹脾气,你,你!

    两人心中崩溃,但哪里敢反驳,只能换成更加难看的苦笑陪着笑脸。他们虽然不知道孔忠孝的身份,但只看对方能在莫尘面前谈笑自如,也知道绝对不是自己等人能够得罪。

    就在此时,门外忽然传来急促的脚步声。

    “报报,长公主率领城卫军驱赶皇城外抗议的儒生,但他们对长公主的命令毫不在意。如今长公主下令城卫军屠杀儒生,外面已经血流成河,还请陛下尽快定夺!”一位中年宦官急促跑来,额头上满是细密的汗水。他呼吸急促,声音带着几分颤音,显然来的很是仓促。

    虽然中年宦官的语速很快,但众人还是听了个清清楚楚。之前还在开玩笑的孔忠孝神色大变,惊呼道:“什么。”

    董仲舒眉头紧皱,脸上的平静之色不再,眉眼间满是担忧。

    “小孩子闹脾气,真是让人烦恼。”莫尘眉头微挑,似是有些意外,又好像有些无奈。他微微摇头,淡然道。

    那平淡的声音,以及怎么看都不像是烦恼的模样,让董仲舒几人纷纷眼角直跳,尤其是孔忠孝更是嘴角微微抽搐,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这话,怎么听起来那么耳熟。

    你偷我的话也就算了,但现在外面都已经杀得血流成河了,难道就是你眼中所谓的小孩子脾气。你家的小孩子,是不是有些太过霸道了!

    孔忠孝已经无力吐槽,但心中更加担忧外面的情况到底如何。如果不是顾忌现在的环境,他简直恨不得立刻跑出去阻止杀戮。诸天最强boss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