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4章 杀!
    清晨的洛阳,喧嚣而又热闹。

    只是相比往日的热闹,今日多了几分悲戚,以及难以言语的躁动。

    街道上,数以万记的儒家弟子披麻戴孝,拥簇着数尊漆黑的沉重棺椁缓缓行进,向着皇城的方向而去。他们脚步沉闷,神态充满了被压抑的愤怒,眼神中透着前所未有的坚决,好似在进行一项神圣的事业。

    道路两侧,行人们看着浩浩荡荡的儒家大军满脸茫然,又带着几分好奇与疑惑。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出事了不成?”

    “废话,看他们这副样子,肯定是出事了啊。只是不知道到底什么事情,竟然大早上抬着棺材,真是晦气。”

    “嘘嘘,小声点。被他们听到,你不想活了。我听说是昨天被贬的那些大人自杀了,所以今天才会这般景象。”

    “这位兄台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昨日那些被贬低的大人之死,还不值得引发这般巨大的变故。真正引发这场变故的,是吏部尚书马大人的死谏。据传昨日马大人在家自缢而死,死前留下了一封血书讨贼檄文,其中直指挑动陛下对儒家出手的四大奸臣。”

    “什么,吏部尚书马大人自缢了!”

    “哎,可不是吗,说起来马大人也算是三朝元老了,谁成想竟然在这种光景想不开。不过说起来,倒也不是不能理解。马大人可是铁杆的儒家弟子,最看不得诸子百家之人,如今陛下对儒家出手,他想不开倒也不是不能理解。”

    “是啊,马大人那脾气,整个洛阳谁不知道。他年轻的时候,就不知一次在公开场合挑衅诸子百家的弟子。二十年前,更是直接将诸子百家的弟子赶出了考场。据说因为这事,他可是被先皇给贬到了边疆。”

    “哎,马大人虽然脾气不好,但可是真真务实的好官啊。想当年马大人在外地为官,整修水利修缮打击贪官,那叫一个大快人心。前些年国家何等艰难,外有诸国叛军作乱,内有奸佞乱国,但正是马大人苦苦支撑,才为我大晋争取了时间。没曾想,这样一位好官,竟然,哎,可惜了。”

    “那些诸子百家的奸佞,真真是该死之人。真希望陛下能够醒悟,不要让寒了忠良的尸骨啊。”

    人群中一片哗然,有人惋惜,有人愤怒,更有人加入了儒家弟子的大军。

    不远处,一处酒楼上。

    “吕师,一切都已经准备好了。”一位中年儒生立在吕大儒身前,恭敬道。

    “嗯,小心点,莫要让人发现了什么。”吕大儒瞥了眼窗外的景象,默默地抿了口杯中的茶水,头也不回地淡然道。

    “吕师安心,此战我儒家已经没有退路,弟子明白该如何做。马大人心忧儒家未来,甘愿以身证道,当真是可歌可泣。我儒家不止一位马大人,也不知一位甘愿赴死的勇士。”中年儒生神情庄重,话语充满了决绝。

    吕大儒沉默不语,深邃的双眸闪烁着如火的战意。

    此战,儒家不能败!

    道统之争,从来都没有任何退路。退了,就是万丈深渊,永劫不复的局面。进,则天下尽在掌控,再无诸子百家之事。不过始皇帝只要没有发疯,面对如此炙热如火的民意,想来也不得不思量一番。

    吕大儒想到这里,嘴角微翘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一个时辰后。

    数万披麻戴孝的儒生默默地跪坐皇城前,将偌大的皇城城门堵得水泄不通,连百官上朝的道路都没有一分。同时五尊偌大的棺椁摆放在威严的皇城前,让此地平白多了几分怪异。在儒生们的身后,还有相当部分百姓陪伴,而文武百官甚至连皇城百米都无法接近。

    只是他们虽然无法上朝,但却也不敢离去,只能忍受着围观百姓怪异的目光,或尴尬,或神态自若的立在那里。

    随着时间流逝,骄阳高悬苍穹,带来了如火的炙热。

    “混账,他们这是想要做什么,造反吗!”

    “嘘嘘,李兄小声点,莫要惹祸上身。看儒家这架势,只怕是不得目的不罢休了。只是不知陛下打算如何处理,如今已经一个时辰的功夫了,陛下还没有任何的动静,怕也是头疼着呐。”

    “可不是吗,马大人平日脾气火爆,但谁想到他竟然会干出这种事情。这可是将陛下逼上了绝路,此事不好处理啊。”

    “哎,儒家此番纵然能够逼迫陛下退步,日后只怕也要遭人嫉恨。”

    “咳咳,项兄失态了。”

    文武百官被困在后方,在如火的骄阳下三三两两的汇聚一起,小心地商讨着眼下的情况。

    就在此时,远方忽而传来阵阵整齐划一的脚步声,以及兵刃碰撞发出的金属撞击声。那声音在眼前死寂的氛围下,显得如此的刺耳。

    围观的人们愣了一下,纷纷侧首循声望去。

    只见长公主长发高攀,一身戎装鲜红如血,将曼妙的身材勾勒的完美至极。她手持一柄长剑,神色冷漠地斜睨众人,黑白分明的双眸宛若万载不化的冰晶,让人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长公主纵马当先,率先来到了静坐示威的儒家弟子身后,法力鼓动声若雷霆震动,道:“皇城重地,岂容尔等轻辱。本宫限尔等一刻钟内离开此地,否则杀无赦!”

    杀无赦!

    围观的文武百官眼角微跳,忍不住心头为之一寒。

    就在众人还有些反应不过来的时候,一位须发皆白的儒生站了起来,直视长公主道:“长公主殿下调动城卫军,可是得到了陛下的命令。”

    “并无陛下命令。”长公主侧首斜睨,冷漠道。

    众人闻言一片哗然,不敢置信地看向神色冷漠的长公主,一个个面面相觑充满了无语。私自调兵也就算了,偷偷摸摸大家最多当不知道。但你将他们带到皇城前,可是有些过分了啊。

    大晋军法第一条,擅自调兵者,杀无赦!

    问话的儒生也是有些意外,没想到长公主竟然会是私自调兵。他惊愕地看向长公主,心中多了几分不满。若说你有陛下的命令,我们还要敬你几分,但你私自调兵也想让我们离开,真是笑话。

    他神色冷漠,质问道:“公主可知擅自调兵何罪?”

    “尔等可知亵渎皇城,阻挠文武百官上朝,何罪!”长公主不为所动,针锋相对地质问道。

    两人谁也没有回答对方,在众目睽睽之下默默对视,谁也不甘示弱。

    与此同时,两千全副武装的城卫军已经来到了现场。他们面无表情地驱散了还在围观看热闹的百姓,而后对着依旧静默不动地儒生们摆出了攻击的阵容。

    时间一点点流逝,现场的氛围也越发的紧张。文武百官已经默默的退开,小心地关注着场上的变化。而那些前来示威的儒生,则好似陷入了物我两忘的境界,静静的跪坐在那里不为所动。

    “咕噜,你们说,长公主不会来真的吧?”

    “不可能,一旦长公主大开杀戒,纵然是陛下也救不了她。儒家这次携大义,裹民意,又是受害者,谁敢妄动?”

    “不错,此事稍有不慎,就可能成为遗臭万年的大事。长公主素来聪慧,做事又有分寸,定然不会真的出手。否则你以为儒家这些弟子真的个个都舍生忘死,他们是料定了没有人敢动手。”

    文武百官小心地躲在后方,看着场上僵持的局面,不免微微摇头表示无奈。儒家弟子们此次有备而来,料定了没有人敢对他们动手。长公主此次冒着如此巨大的风险而来,只怕要白费功夫了。

    远方,吕大儒等人隐藏人群内,密切关注着皇城处的变化。

    当他们看到陷入僵持的长公主与儒家大儒,不由露出了自信的笑容,看向长公主的眼神多了几分不屑。

    可笑,就凭你一个黄毛小儿,也想破坏吾等的计划!

    “杀!”

    忽而,一道冷冽的声音犹如隆冬的寒风,浩浩荡荡的席卷了偌大的皇城广场。

    “铿锵。”

    刀剑出鞘,寒光映九州。

    利刃撕裂空气,呼啸之声让人胆寒。静坐在城卫军前的儒家弟子,面对高举屠刀的士卒,好似破烂的木人般没有任何抵挡能力,转瞬已经倒下了数百人。

    鲜血流淌,汇聚在地面宛若一条小溪。浓重的血腥气扩散开来,很快将偌大的广场全部覆盖。

    杀戮还在继续!

    静坐的儒生,好似农民手中的麦子,在死神的镰刀下成片成片的倒下。

    刀刀致命,没有一个活口!

    残尸遍野,但却无法打动城卫军的心。他们好似老练的猎人,又好像是沉寂在屠宰中的屠夫,轻易的收割一个个毫无反抗的生命。

    震惊,不敢置信。

    无数复杂的情绪在围观的文武百官,以及等待时机的儒家大佬们心头升起。他们瞪圆了眼睛,满脸不敢置信地看向挥舞屠刀的士兵,已经神色冷漠没有丝毫感情的长公主,至今都不敢相信他们竟然真的敢出手,真的敢如此肆意妄为!

    他们,怎么敢如此!诸天最强boss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