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3章 兄弟
    长公主府。

    自从武媚娘离去之后,书房的灯火就再也没有熄灭过。

    桌面上,一张来自川蜀的上好竹纸铺垫其上,洁白如玉的纸张在柔和的灯光下散发着荧光。纸面上倾洒着些许点滴墨汁,破坏了纸面的洁净,让一张上好的竹纸彻底报废。

    姬云裳静静地坐在书桌前,秀气如远山的黛眉紧蹙,眉心皱成了一个川字,让精致的容颜上充满了惹人怜惜的神色。她失神地凝视着沾染着墨汁的洁净白纸,心情前所未有的烦躁。

    储君!

    对姬云裳而言,曾经梦想过成为储君,甚至成为收拾破碎山河的千古帝王,但也仅仅只是梦想罢了。可当有一天,这个机会真的摆放在面前,她却发现自己迷茫了。

    “公主,天已经快要亮了,您都已经熬了一宿,还是去休息一下吧。”一位贴身婢女走入房间,看向眉头紧锁的姬云裳,语气满是哀求之色。

    “天亮了吗?”姬云裳闻言,侧首看向窗外的方向,神情有些错愕地呢喃一声。

    “公主,您都在这里做了一宿了。”婢女见姬云裳终于回过神来,不禁喜笑颜开地赶忙说道。

    “立刻命人去把罗艺找来。”姬云裳沉吟几许,眼中的茫然渐渐敛去,再次恢复了曾经的精明强干。她眼神坚定,神情清冷如月华,斩钉截铁道。

    既然先祖许诺了储君之位,不管是因为愧疚也好,还是为了其他,云裳没有拒绝的权利,也无法选择拒绝。

    前路只有一条,那就是以敌人的尸骨铸就辉煌的未来!

    婢女愣了一下,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自从覆灭叛乱的诸侯之后,罗艺就已经不再是长公主府的门客,而是洛阳城防军的一方统领。而长公主在天下平定之后,则主动交出了自己的兵权,只留下了各种尊贵的称号,一副在长公主府内养老的打算。

    如今长公主突然让婢女去寻罗艺,实在是让她不能不感到迟疑与惊愕。

    婢女心中不安,但嘴唇动了动,最终还是没有发出声音。她低垂着脑袋,略显慌乱地退出了书房。

    平川伯府邸。

    当年寇仲灭蜀有功被封为平川伯,并获得了一处两进两出的大宅院。他的宅院距离李靖的将军府并不远,两者只有一个街区的路程。

    天色蒙蒙亮,寇仲还未从沉睡中醒来,门外忽然传来一阵急促地敲门声:“老爷,出大事了。”

    寇仲从沉睡中惊醒,匆忙披了一件单衣走出房门。

    他刚走出房门,就看到管家满脸惊慌失措的神色,不由皱眉低喝道:“何事如此惊慌。”

    “老爷,昨日被贬的王侍郎,以及宋侍郎都自杀了。除此之外,吏部尚书马大人也自杀了,而且,而且。”管家说到后面,脸上出现了明显的慌乱,迟疑半响才在寇仲不耐烦的眼神中,艰难地咽了口唾沫,低声道:“听说马大人死前留下了一封讨贼檄文。”

    寇仲闻言,彻底清醒了过来。他神色凝重万分,眉宇间透着几分煞气。

    以儒家那些人的本事,自然不敢对陛下来什么讨贼檄文。可如果他们不是为了陛下,又能为了什么人。毫无疑问,那些曾经被他们一再贬低的诸子百家奸佞,就是讨贼檄文最好的目标。

    该死的混账。

    寇仲眉头紧皱的暗骂一声,心中多了几分着急。

    数位被贬等待调查的朝堂重臣自杀,本已经是惊破天的大事情。更何况还有一位好端端的吏部尚书自杀,并且在死前留下了讨贼檄文,这绝对是帝国创建以来最荒谬的事情。

    最麻烦的是,儒家的那些贼子如此果决,李大哥的情况只怕会有些不太妙吧?

    寇仲从来不怀疑儒家的能力,更不会怀疑他们蛊惑人心的本领。他已经完全可以预见,等天一亮这件事必然会闹得满城风雨,而后李靖等人会成为儒家口诛笔伐的目标。

    不行,必须做点什么,可是该怎么做?

    寇仲满脸急色地在卧室前走来走去,一时间哪里能有什么好主意。

    “还有一事,小人还未来得及禀报老爷。那边传来消息,罗将军今日凌晨进入了长公主府,而后很快就急匆匆地离开了。只是他离开后并没有回家,又或者前往府衙,而是直接去了城卫军军营。我们的人虽然不能接近营地,但隐隐听到其中传出军队调动的声音。”管家神色凝重万分,又带着几分不安。

    罗艺身为城卫军将领,不经陛下命令擅自调动军队,可是要杀头的大罪。而且他在调动军队前更是去了长公主府邸,实在是让人不能浮想联翩。他到底是奉了谁的命令,又想要做些什么。

    寇仲闻言,瞳孔顿时紧缩成一团,心忍不住提了起来。

    不管长公主想要做些什么,擅自调动城卫军都是死罪。一旦此事泄露,没有人能够救得了她。难道她与儒家有关系,不,她向来不待见儒家的那些人。

    该死,现在不是思考这个时候,必须想办法阻止她才行。

    寇仲神色紧张,匆忙转回屋穿衣,急声道:“立刻准备一下,我要马上去拜访子陵。”

    徐子陵!

    管家愣了一下,而后瞬间反应过来。

    自从讨伐诸国叛乱之后,徐子陵凭借功绩被封为了城卫军的一员统领,与罗艺勉强算是同级的人物。老爷这时候去找徐统领,莫非!

    老爷疯了,擅自调兵可是死罪啊!

    管家忍不住倒吸了口冷气,心中充满了焦急与慌乱,但当他看到已经匆忙进屋的寇仲,又只能无奈的叹了口气。

    将军喜欢长公主的事情,在洛阳都不是什么秘密。

    可是为了一个女人,值得吗?

    管家苦笑地摇了摇头,自知不可能改变寇仲的想法,只能佝偻着身体,无力地转身离开。

    徐府,客厅。

    寇仲与徐子陵相视而坐,两人身前的桌面上摆放着一壶香气扑鼻的茶水。道道微弱的晨光从客厅外倾撒进入客厅,让寇仲的神色越发着急。

    “值吗?”两人沉默半响,徐子陵凝视寇仲,淡然道。

    如果可以,他真的不想寇仲走上这一条路。私自调兵不论是什么原因,都是必死的大罪。为了一个女人,徐子陵不懂,也不明白。

    “没有什么值不值,她喜欢谁是她的自由,但我寇仲这辈子只爱她一个。我爱她,没有理由,也不需要理由。我不能看着她走入绝路,她是陛下的子孙,如果不是事情发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以陛下的性格不会杀她。”寇仲勉强压住心头的焦急,铿锵有力地坚定道。

    “但陛下一定会杀你!”徐子陵声音多了几分厉色,眼睛微眯多了几分恼恨。

    他现在真想撬开寇仲的脑子看看,里面到底都装着什么玩意。纵然寇仲真的带兵阻止了长公主的行动,陛下难道就不会治罪他。

    不,哪怕成功,陛下也一定不会放过他!

    军国大事,容不得私情。长公主是陛下的后人,或许还有那么一线生机,但寇仲必死无疑!

    “你遇到这种事情,我也会这么做。”寇仲眼帘微沉,坚定道。

    徐子陵闻言,眼帘微阖陷入了沉默,隐在长袖中的双手紧握,青筋剧烈跳动好似虬龙。他沉默半响,淡淡地看向寇仲,道:“我们是兄弟。”

    “一世人,两兄弟。”寇仲神色坚定,语气沉重。

    “走吧,但愿还来得及。”徐子陵站起身来,理了理身上的浅蓝色长袍。他眼神深邃地瞥了眼偌大的府邸,眼中多了几分复杂,几分决然。

    或许,再也没有机会回来了。

    “子陵,你。”寇仲愣了一下,忍不住开口劝道。他此来虽是打算向徐子陵借兵,但不想他也牵扯其中。至少寇仲有把握,按照自己的计划,徐子陵肯定不会有性命之忧。

    徐子陵回首一笑,音容一如往昔,爽朗道:“我们是兄弟。”

    兄弟!

    寇仲心口宛若堵着什么东西,眼角不知不觉有些湿润。

    这是必死的道路,他们都知道这是必死的道路。可是为了兄弟二字,子陵义无反顾的踏了上来。他本可以不参与,本可以袖手旁观,可兄弟二字在他心中重过性命。

    寇仲第一次出现了犹豫,犹豫是否该继续救长公主。

    “你是寇仲,寇仲不会犹豫。”徐子陵缓缓走出大厅,脚步清脆宛若晨钟暮鼓撞在寇仲心头。

    寇仲深吸了口气,忽而笑了起来。

    寇仲,不会犹豫!诸天最强boss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