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2章 一切都是棋子
    长公主府邸的书房内,气氛显得相当沉闷,唯有武媚娘与长公主姬云裳默默对视。

    长公主沉默片刻,充满英气的双眉微挑。她微微垂首,将目光再次放在矮案上,随手抬起素白的长袖,提笔在书桌上书写,淡然道:“娘娘说笑了,云裳何德何能,能够成为大晋储君?”

    “陛下认为你能,你就能。”武媚娘打量着姬云裳,眼神有些淡淡的复杂。

    她从姬云裳的身上,看到了曾经的自己。不,她比之曾经的自己更加优秀,也更加的无奈。自己尚且有一位如兄如父的人陪伴,她却要将所有苦楚,所有的泪水吞下肚中,没有人可以倾诉,也没有人可以诉说。

    “为什么?”姬云裳黛眉紧蹙,手腕微震在洁净的纸面上留下一个天字。她蓦然抬首看向武媚娘,声音多了几分厉色。她真的想不明白,这到底是莫尘的意思,还是武媚娘有意试探,故意留下的陷阱。

    皇室之中,为了那张宝座留了太多的血。

    父子相残,兄弟操戈,没有人能够拒绝天下至尊的诱惑,也没有人能够拒绝号令天下的无上权威。

    储君,甚至皇帝,姬云裳曾经想过,而且不止一次想过取而代之,但她控制住了心中的**。不是因为曾经在先帝身前许下的誓言,更不是对皇室、对大晋的忠诚。她只是单纯不想让自己的血沾染上去,让自己成为为了权力失去自我的人。

    “或许,是愧疚吧。”武媚娘叹了口气,声音中多了几许伤感。

    大晋只能有一个王,这样才能保证一切的有序进行。不论是蓬莱上留存的大晋火种,还是如今这片铭记了大晋辉煌的天地。

    莫尘必须为蓬莱上的晋人选择一位王,一位能够领导他们前往新世界的王。

    武媚娘不清楚莫尘心中最好的人选是谁,但显然长公主虽然战功卓卓,但并非他心中最好的人选。因为储君与国同在,她的未来注定了要留在这片天地。

    愧疚!

    长公主眼眸微抬,露出意外之色。她呢喃一声,忽而笑道:“既然如此,云裳自然不能拒绝。只是云裳想知道,他在愧疚什么!”

    长公主双眸微凝,声音多了几分沉重。

    皇宫,御书房。

    天色昏暗,已经接近凌晨时分。莫尘与董仲舒等人讨论了数个个时辰,才让侍卫将他们带下去休息。当几人离开之后,御书房的内室中走出一人,正是近年来同样低调万分的淮南王。

    只是此时的淮南王,明显没有了以往的自信与从容,神色古怪又带着几分不敢置信的震撼。他还是第一次知道末世将临的消息,也是第一次知道蓬莱的事情。对他来说,这个消息来的太过突然,也太过让人震撼。

    淮南王走到莫尘身前,嘴巴呢喃片刻,才问道:“为什么?”

    莫尘闻言,眼中闪过几许赞赏。

    淮南王没有第一时间询问末世的真假,更没有询问自己让他躲在内室的目的。反而直接问起了为什么,显然心中已经有了思量。对这个心思灵活的后辈,莫尘又多了几分满意。

    “他们需要一个王。”莫尘没有解释太多,直言不讳道。

    因为他知道淮南王是一个聪明人,而聪明人也不需要别人解释太多。一个简单的答案,就已经足够了。至少对淮南王而言,足够了!

    “始祖不打算离开?”淮南王眉头紧皱,迟疑道。

    “有些事,总要有人去做。哪怕明知道希望很小,哪怕看不到胜利的希望,但天既然塌下来了,总要有人去试着扛一下。寡人是他们的王,享受着天下众生的供奉,又怎么能够抛下他们。”莫尘声音很平静,就好像在说一件小事,又好像在阐述心声。

    淮南王双眼深邃如同外面的夜空,看着莫尘平静的面容沉默半响,沉声道:“始祖应该明白,若是臣处于那个位置,定然不会选择扛着天。”

    “正因为知道,朕才选择了你。云裳不行,性子看似坚强,但少了几分狠辣与决断。寡人若是她,当年定然取而代之,而不是选择默默付出。蓬莱由三座仙岛组成,但真正的核心还是蓬莱。另外两座仙岛,与其说逃难用的飞船,但不如说是蓬莱的护卫舰。它们的作用,就是护卫蓬莱前往苦海的彼岸。必要时,总要做出择决,哪怕这个择决非常痛苦,不是吗?”

    莫尘声音淡然,让淮南王忍不住瞳孔紧缩,心中微微有些发寒。

    他自然明白莫尘话中的意思,突破世界谁也不知道会遇到什么。若是遇到难以解决的危险,必要时总要做出一定的牺牲。而另外两座所谓的仙岛,显然就是为了应付这种事情而出现。

    等等,莫非!

    淮南王想到莫尘让孔家等人邀请天下世家英杰的事情,心不禁猛然颤抖了一下。这些人,显然不会被安排到蓬莱岛上。

    是了,蓬莱的事情虽然隐秘,但大晋接下来的动作肯定无法完全隐藏。毕竟想要在偌大的帝国筛选出足够的英才,动静又怎么可能会小。更别说按照之前他们商定的计划,还要让人先在蓬莱中适应一到两年的时间。

    这般浩大的工程,根本不可能做到完全隐蔽。与其让他们去猜测,甚至不惜一切代价探秘,但不如抛出一点小小的诱饵,让他们能够安心!

    从一开始,孔家就是一枚棋子,始祖手中的一枚棋子。

    什么需要孔家千年珍藏的书籍,需要上古先贤的遗物,全都不过是借口罢了。为的就是让他们有机会进入这个计划,主动跳出来为大晋背书。

    毕竟千年孔家,又是圣人后裔,还有什么比让他们出来背书更合适?

    始祖,好狠的手段,好深的谋算。

    那些人自以为占了便宜,怕是根本不知道他们在始祖眼中,从头到尾都是一枚随时可以舍弃的棋子。只是不知始祖又为什么要留着洛阳城中的跳梁小丑,让那些儒家弟子在外面蛊惑人心。

    “下去吧,你也该去准备准备了。最多半个月的功夫,隧火计划就会成为天下顶尖人物众所皆知的秘密。”莫尘双眸微闭地靠在长椅上,挥了挥手平淡道。

    淮南王心情复杂,躬身退了下去。

    “淮南王懂隐忍、有决断,倒是一个不错的人选。蓬莱事关重大,正需要这样的人来做决断。”当淮南王离去之后,武媚娘的身影无声无息地出现在御书房。她立在莫尘的身后,为他按摩着太阳穴,柔声道。

    “云裳那里吩咐清楚了。”

    “已经吩咐了,那孩子很懂事。她知道该怎么做,也明白自己的位置。”

    “哎,云裳的性子,可以做一个安稳的帝王,但却无法成为一个开拓帝业的皇帝。这也算寡人对她的补偿,但愿一切能够顺利吧。”莫尘叹了口气,有些微微的无奈。

    “对她来说,陛下做得已经足够了。若非为了给云裳立威的机会,陛下何必留着公羊学派的那群小丑这么多时日。明日只要云裳按照计划行事,储君之位则没有什么悬念。”武媚娘见莫尘紧皱的眉头,玉手轻轻将之抚平,安慰道。

    在她看来,莫尘已经尽力了,也已经做得足够好。

    国之大事,又不是小孩子过家家的游戏,怎么可能永远一碗水端平。淮南王也好,长公主也罢,他们应该庆幸自己有这样一位始祖。

    “嗯,想来祝玉妍那里,应该也已经开始。等隧火计划走上正轨,可就要苦了你了。”莫尘享受着武媚娘的按摩,轻声道。

    武媚娘没有言语,静静地享受着两人的时光。诸天最强boss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