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9章 陛下想要什么?
    洛阳,征南大将军府。

    当年李靖奉旨覆灭南梁之后,又出征覆灭了百越等地的叛乱,将南方完全纳入了大晋的体系。因为元帅之职并非常设,所以被封为了征南大将军,领南梁伯的爵位,并且住进了莫尘上次的征南大将军府。

    大将军府谈不上奢华,但三进三出的大宅院,也是相当的气派。

    后院客厅。

    “哈哈,痛快,真是痛快。那些儒家的老匹夫吃饱了撑的,整天骂李大哥是奸佞。我呸,他们也不撒泡尿看看,自己都是什么德行。他们也有今天,陛下真是圣明啊。”寇仲满脸开怀笑的笑容,说笑间拍打着桌面,对素素诉说着今日朝堂发生的大事。

    七年的时间过去,寇仲的面容成熟了许多,早已经不复当年的稚嫩。他唇上多了两抹浓重的胡须,看起来颇有威严。

    素素衣着朴素无比,高盘的云鬓只有一支普通的青鸾铜钗点缀,但丝毫不影响温婉的面容。她听着寇仲的讲述,始终带着温柔的笑容,并未发表什么意见。

    李靖眉头微皱,训斥道:“小仲,你也老大不小了,还整天没个正形。这些小事陛下自有分寸,你在外人面前可莫要太过得意,否则也是不大不小的麻烦。”

    “李大哥放心,寇仲自有分寸,断然不会在外人面前随便说的。再说了,素素姐也不是外人不是。”寇仲嬉皮笑脸,丝毫没有悔改的样子。他说着,对素素眨了眨眼睛,一副我们可是家人的样子。

    素素微笑着摇了摇头,柔声道:“小仲,靖哥也是为了你好,莫要这般嬉皮笑脸。朝堂险恶,纵然是曾经权势滔天的左丞如今都身陷囫囵,你可一定要小心才好。姐姐不期望你能封侯拜相,只希望你与靖哥能够平安就好。”

    寇仲敢对李靖敢嬉皮笑脸,但面对素素的温声软语,只能低垂着脑袋接受批评。他满脸讪讪的笑容,丝毫不敢反驳。

    李靖见此,好笑地摇了摇头,叹道:“今日之事非同小可,儒家的人也不会坐以待毙,想来陛下不久之后也会有大动作。这几日你且小心一些,万万不要接受别人的邀请,莫让人抓住了什么把柄。”

    寇仲闻言,顿时满脸正色,凝声道:“李大哥的意思,儒家还想与陛下作对?”

    “左丞相苏威是公羊学派的人,而今日受刑的那些人也大多是儒家各个学派的骨干。他们不会放任不管,否则日后朝堂之中将再无儒家的声音。而且他们现在虽然受创,但儒家传承千年,绝不能等闲视之。”李靖神色郑重,解释道。

    寇仲认真地点了点头,眼中闪烁着淡淡的异样。

    儒家,听闻长公主似是也不喜他们,或许这是一个机会?

    与此同时,右丞相府。

    自从下朝之后,右丞相府就热闹了起来。哪怕是平日里与右丞相王世充关系一般的人,也纷纷带着礼物登门拜访。因为左丞相苏威下狱,下一个左丞相的人选基本上铁板上钉,没有任何的悬念。

    面对未来的左丞相,谁人不想打点一下关系。只是大部分前来拜访的文武百官,根本没有见到王世充的机会。

    书房内,王世充坐在上首的位置,下方立着三四人,全都是朝堂重臣。

    “哼,公羊学派的那些人真是疯了,竟然想要拿通天塔说事,简直是不知死活。”一位中年文士满脸冷笑,对公羊学派的人出事充满了冷笑嘲讽。

    “可不是,通天塔作为始皇帝登基以来最重要的工程,虽不知到底有何作用,但想来也不是等闲视之。他们敢拿通天塔做戏,真真是自寻死路。如今苏威已去,我等是否?”一位身着武将服饰的中年人露出淡淡的急切,声音突然低了起来。

    王世充微微摇头,神神在在地笑道:“张兄有些着急了,现在可还不是我们谷梁动手的时机。苏威虽然是公羊学派在朝堂最大的一颗棋子,但还不能代表公羊学派的全部力量。此间他们虽然受创,但在朝堂上的势力依旧不是我们能够比拟。”

    “难道,我们就这么看着不成?”张将军闻言,满脸不甘之色,又带着几分无奈。

    “看着,呵呵。放心吧,哪怕我们不动手,公羊学派的人也不会善罢甘休。他们已经开始准备下一波动作了,到时候必然有陛下头疼的。我们只需要再等等,等陛下最困难的时候出手,如此方能获得最大的利益。”王世充抿了口茶水,谈笑间充满了自信。

    张将军等人闻言,不由愣了一下。

    公羊学派已经开始准备了,而且还会让陛下头疼。难道他们敢叛乱不成,不,如果他们敢叛乱,反而正合陛下心意。只需要一个借口,陛下就能将他们全部灭杀。

    “看着吧,好戏才刚刚开始。”王世充没有解释太多,微笑道。

    几人闻言,虽然心中好奇,但更多的则是期待。

    公羊学派,你们可莫要让我们失望啊!

    洛阳,公羊学派集会点。

    “吕师,一切都已经准备好了,我们已经联络了二十三个不同的儒家流派,超过五万人的儒家弟子,并且定下了集会的时间。到时候必然让天下皆知始皇帝的暴虐,以及我儒家弟子的无上风骨。”一位儒家文士满脸凝重,又带着几分激动。

    他已经可以想象,明日的洛阳会是何等喧嚣。而明日之后的天下,都将得知公羊学派不畏暴政的高风亮节,以及苏威等人宁死不屈的伟大事迹。

    “嗯,派人处理的干净些,让他们走的自然一点,莫要留下了什么线索。”吕大儒神色冷漠,话语中透着几分冰冷的杀机。

    “吕师安心,他们都是因为不满始皇帝的暴政愤而自杀,绝对不会出现什么差错。毕竟他们死了,他们的家人才能活得更好。”来人认真地点了点头,说到后面多了几分玩味与冷漠。至于以家人威胁同为儒家的门生自杀,并没有任何的愧疚。

    因为他明白,这件事乃是重中之重,万万不能出任何的问题。否则公羊学派别说博取天下人的同情,并且借此证明始皇帝的暴虐,怕是在儒家内部都再也无法立足。

    吕大儒点了点头,眼中闪烁着疯狂之色。

    此事死无对证,始皇帝纵然有着十八张嘴,也没有任何的意义。当今天下天灾频出,公羊学派能否成事,全看明日了!

    与此同时,皇宫御书房内,莫尘正在会见几位特殊的客人。

    莫尘端坐书房上位,孔家老祖孔忠孝与董仲舒等人立在下首。他们的神情谈不上敬畏,只能说保持着一定的恭敬与礼仪。

    “陛下想要什么?”孔忠孝沉默片刻,最终率先开口。他说完,温润如玉的双眼紧盯着莫尘,神色平静让人看不出什么。

    董仲舒两人沉默以对,默默看着莫尘没有说话。他们早在数日前,就已经从孔家得知了末世将近的些许事情。只是关于其中的具体情况,两人还有些不太明白。而这也是他们会与孔家联手而来的原因,毕竟末日如果真的到来,没有人可以避免!

    他们也想知道,莫尘到底想要做什么。诸天最强boss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