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1章 谷梁与公羊
    而就在以董仲舒为首的公羊学派秘密集会时,作为他们最大敌人的谷梁学派也没有闲着。在谷梁学派的集会地点,一场紧张的会议正在进行。

    房间中只有四人,为首之人乌发高盘,身着经典的淡蓝色底裙白色上衣的儒裳。他脸上留着一缕山羊须,满脸狂热之色,眼眸开合间闪烁着让人不敢直视的火热。其他几人一位须发皆白的老者,另外两人也是眼角带着褶皱的中年人。

    “诸君,自从光武帝复兴大晋之后,我们谷梁学派就被天下世家排挤,更是饱受公羊学派的奚落。而今始皇帝登基,我谷梁学派的机会终于来了。”山羊须神情狰狞,说到谷梁学派曾经的苦难,眼中更是透着黄河都难以清洗的恨意。

    其他几人同仇敌忾,纷纷露出愤恨之色。

    谷梁学派的主张,不同于董仲舒的公羊学派,甚至两者在很多地方完全矛盾。比如董仲舒曾经提出天人感应,认为天能影响人事、预示灾祥,人的行为也能感应上天。以求通过天下感应的理念,用以限制无法无天的王权,将其关在公羊学派创造的笼子里。

    而谷梁学派不同,他们认为天下之民心都归服于天子,所以天子拥有无上的权力,皇权不应受到任何的限制。正是这样近乎完全对立的儒家理念,让两者曾经一度打得满脑子狗血。

    西方曾经有人说过,异教徒固然可恨,但异端必须死!

    对于同为儒家的谷梁学派与公羊学派,在双方的弟子门人眼中,对方就是彻头彻尾的异端,死上一万遍都不足以解恨的异端。

    “院主,公羊学派固然可恨,但我们谷梁学派衰弱已久,而且公羊学派还有无数世家的支持,我们想要对付他们可不容易啊。”一位身材已经佝偻的老者轻咳一声,脸上透着淡淡的冷漠与杀机。他虽然说着公羊学派难以对付,但脸上却没有任何的忧愁。

    “观贾公的神色,心中似乎已经有了定计。”院主似是很了解贾公,见对方的神色,就已经猜到了几分。他微笑着,拱手道。

    “贾公,这都什么时候了您老还卖关子。咱们谷梁学派失势已久,能不能一举名动天下可就要看今朝了。”有人催促道。

    “文和不才,确实有点小小的想法。只是在此之前,文和还有一事需要询问诸公。在诸公眼中,是儒家重要,还是我谷梁重要?”贾诩神色淡然,斜睨了众人一眼。

    众人闻言,不禁陷入了沉默。

    谷梁学派与儒家孰重孰轻的问题,当真是让他们难以回答。因为若是没有了儒家,自然也就没有了谷梁学派。可若是真的要在两者之中做出一个选择,他们自然是要选择谷梁学派。

    几人沉默片刻,院长面容有些狰狞,似是已经明白了贾诩的计策,冷笑道:“贾公此言差矣,我谷梁便是儒家,又哪来孰轻孰重的问题。”

    其他人神色微怔,诧异地看向院长,唯有贾诩露出了微笑,隐隐透着几分赞赏。他似笑非笑,平淡道:“院长所言甚是,我谷梁便是儒家。所以儒家若是只有一个声音存在,也是挺好的事情,不是吗?”

    儒家只有一个声音存在!

    哪怕是隐约猜到贾诩计划的院长听到此言,也忍不住瞳孔为之紧缩,脸上满是骇然之色。因为他也从未想过,儒家只有一个声音。

    儒家的各种学派实在太多,大大小小不下数十之巨,而且每过一段时间,总有新的儒家学派产生。不说那些新兴的儒家学派,就是有着董仲舒坐镇的公羊学派,以及远在东方的孔圣后人,就远远不是谷梁学派能够对付。

    其他人神色骇然,隐隐透着几分惊惧。他们看向贾诩的眼神,充满了疯狂与震撼。

    “贾公何出此言,我,我。”谷梁院长嘴巴喃喃,半响说不出话来。哪怕是他,也为贾诩的雄心壮志感到震撼。

    “今陛下欲动孔家,不论其中有何缘由,天下儒家弟子无人可以坐视不理。而以陛下的心性,你们认为他会理会儒家诸多学派的抗议?”贾诩说到这里,嘴角的笑容渐渐多了几分冷意,让其他几人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虽说贾诩未曾说明,但他们已经隐隐明白了贾诩的计划,一个堪称疯狂无比的计划。

    出卖所有儒家学派讨好始皇帝,为始皇帝此次的作为背书。以天下儒生滚烫的鲜血,铺就谷梁学派辉煌的道路!

    作为曾经一统天下的帝王,一位无人胆敢反抗的帝王,能够忍受天下儒生的挑衅,能够忍受公羊学派所谓的天人感应思想,将这些年的天灾归咎于自身的失德?

    别开玩笑了,当年武帝尚且不爽公羊学派的天人感应理论,更何况更加霸道的始皇帝。以他的性格,必然无法忍受这一切,也会对谷梁学派的尊王思想感兴趣。至于曾经辉煌无比的公羊学派,若是以为始皇帝会如同那些软弱的帝王般任其束缚,怕不是在自寻死路。

    这是一个机会,谷梁学派再现辉煌,不,是缔造全新时代的机会。此计若是能够成功,天下儒家再无诸多学派,唯有谷梁独存。

    “这,这,此计是否,是否有些太过了。”哪怕是谷梁大儒,也不禁为贾诩的计策倒吸了口冷气。他简直不敢想象,一旦事情犹如贾诩计划的那般,天下儒生要流多少的鲜血,儒家又会牺牲多少人。

    尸横遍野!

    “哼,太过,简直可笑。自从始皇帝登基之后,可曾重视过我儒家分毫。反倒是那些曾经如同落水狗一样的墨家,甚至曾经披上我们儒家外皮躲避清洗的法家,甚至连曾经与始皇帝不对付的道家,都纷纷受到了重视。

    若是长此以往,天下可还有我儒家的立足之地。诸君莫非忘了,当年武帝独尊儒术罢黜百家之时,我们儒家是如何对待诸子百家的!”院长声音冷冽,透着几分嘲弄。

    众人沉默不语,脸上迟疑的神色散去,多了几分坚定。

    当年若非儒家内部倾轧,公羊与谷梁打得不可开胶,诸子百家早已经彻底覆灭。而今诸子百家在始皇帝的支持下,已经有了重新崛起的苗头。一旦他们真的重新崛起,又岂会犯儒家当年犯下的错误?

    赶尽杀绝!

    众人想到这里,心中不禁寒意大盛。

    “所以我谷梁此番并非出卖儒家的利益,而是牺牲小我成就大我,以我等一时的名声成就儒家的未来。”院长满脸狂热,言语中透着不容置疑的坚定。

    “我等谨遵院长之令。”其他人眼神闪烁,再也无人抗拒。诸天最强boss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