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5章 让寡人看看妃喧的决心
    莫尘想到师妃暄心有不甘,前来寻找自己借机报仇,想到了对方可能另有要事,又或者想要谈谈条件。可他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师妃暄竟然如此语出惊人。

    双修!

    莫尘嘴角微微抽搐,无力地翻了个白眼。

    如果是第一穿越,面对这种绝色美人主动要求双修,他绝对二话不说将她推倒,让对方知道挑衅一个正常男人要付出什么代价。只是经历了数次世界,睡了不知道多少美人,莫尘早已经进入了半贤者状态。他虽然不介意与美女玩一些有益身心健康的游戏,但早已经不再如同当初那般。

    师妃暄历经数千年沉浮,心境早已经达到了常人无法想象的境界。她之前还有几分羞恼,但仅仅几息的时间就已经抚平了心中的漪涟,再次恢复了以往的冷静。

    “神孽随时可能发动下一轮的进攻,留给我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以你现在的实力,虽然在这个世界近乎登顶,但在神孽面前依旧不堪一击。因为你从未真切的感受过神孽的力量,并不知道自己将要面对的敌人何等可怖。

    你唯有与我双修,才能获得这方世界的天道权限,感知到神孽的真正力量。”师妃暄神色平静,话语凝重。哪怕是再次说到双修,都没有了之前的羞涩。

    “神孽。”莫尘低吟一声,并未因为师妃暄看低的话语有什么变化。

    莫尘是不知道神孽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但面对那能让女娲大神都避之不及,无数仙神惊惧无比的存在,他从来不敢小看分毫。

    “神孽的可怕,超越你的想象。”师妃暄螓首微微昂起,明眸盼兮多了几分难言的自傲。因为她有着自傲的本钱,莫尘纵然修为绝世,但在这方面依旧比之普通人强不到哪里去。

    师妃暄自傲地斜睨莫尘一眼,精致的面容带着淡淡的忧虑。唯有真正感受到神孽的力量,才能明白那是何等的可怕。

    其威能浩瀚不可揣摩,比之苍穹上的星空还要让人窒息。其力量深邃无法揣摩,比之无尽的虚空还要深邃。师妃暄从未想过,世上竟然会存在这种匪夷所思的力量。她甚至有些怀疑,传说中的仙神是否能有如此力量?

    莫尘感受到师妃暄自傲的神色,心中没好气地哼了一声。

    一段时间不见,你丫的长本事了,连寡人都敢嘲讽。看来不给你一个教训,你都要忘记了自己的身份。

    莫尘嘲讽道:“妃喧倒是心怀天下,为了天下众生连贞洁都舍得放弃。”

    “肉身不过是一具臭皮囊,只要陛下能够拯救天下,纵然是送与陛下又如何。在这样一个时代,妃喧若是连小小的皮囊都无法看开,如何能够拯救天下众生,如何能够度化这污浊的尘世。”师妃暄毫不退让地与莫尘对视,神色平静没有特殊的波动,樱唇轻启声音好似黄鹂低鸣。

    她态度坚定,宛若诵唱佛理,充满了大无畏的精神。

    莫尘神色淡然,漆黑的眼眸深邃如水,让人看不出其心中在想些什么。他右手握拳撑着脑袋,手臂托在矮案上,静静地打量着师妃暄。两人沉默了几许,莫尘似是玩笑,又好似在质问:“妃喧既然如此说了,何不让寡人看看你的决心。”

    师妃暄深深地看了莫尘一眼,清澈宛若秋水般的明眸无喜无悲,细腻如玉的肌肤浮现淡淡的荧光,气质越发神圣不可侵犯,宛若降临尘世的菩萨佛陀。她眼帘微垂让人看不到其心中的想法,神色平静地拉开了素白色腰带,除去了身上的束缚。

    帅帐之内,荧光缭绕,犹如绝世明珠现世。

    大晋东南,金陵。

    金陵地处华夏东部、长江下游、濒江近海。其因为地理位置的原因,自古以来便是兵家重地繁华之所,尤其是天下大乱之后,此地更是抵挡吴国的重要防线。而今吴国数十万大军北上伐晋,金陵也就成了抵挡吴国的第一道防线,也是最重要的一道。

    金陵的城墙高大雄伟,内有精锐大军二十万防守。

    城墙上。

    淮南王一袭轻便的白色劲装打扮,长发披肩随着清风舞动。他眼神深邃如同星辰,看向南方延绵十数里的敌军大营,没有点滴的焦急与不安。

    竹翁先生跟在淮南王身后,看向城外延绵十数里的军营,以及周边士卒敬畏崇拜的眼神,神情有些微微的担忧。

    自从世家联盟事败之后,天下但凡与之牵连的王侯都受到了始皇帝的惩罚。哪怕是后来卖了世家联盟的昌王,也因为渎职被始皇帝降为了郡王。可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莫尘不仅没有惩戒淮南王,反而委任其为东南方面的军事领袖。

    要说莫尘不知道淮南王的事情,打死竹翁先生都不会相信。因为昌王能反手卖了世家联盟,自然不会对淮南王的事情保守秘密。可莫尘如果知道,为何没有任何的成绩。他如此诡异的安排,实在是让竹翁先生看不明白。

    “先生似乎很疑惑?”淮南王双手负立,眺望着远方蔚蓝的苍穹,声音平淡。

    竹翁先生叹了口气,道:“老朽就知道,什么都瞒不过王上的眼睛。老朽确实很疑惑,同时也很担忧。”

    “先生可曾还记得,本王说过我那位始祖是一个人,而不是神。如今看来,先生还未明白其中的意思。”淮南王淡淡地瞥了茫然的竹翁先生一眼,神情有些淡淡的复杂,以及几许冰寒刺骨的冷漠。

    竹翁先生雪白的眉头紧皱,沉默了半响的时间,最终还是摇了摇头。

    直到现在,他都不懂淮南王为何说始皇帝是人,而不是神。他更加的想不明白,这句话与如今的形势又有什么关系。

    “是人,就有感情,就会有破绽。他放不下情,做不到如同神只那般无情,也做不到如同神只那般超然。他是一个好的先祖,但却无法成为最伟大的王。”淮南王神色冷漠,话语中透着几分叹惋。

    只是他神情没有特别的变化,让人不知他到底是为莫尘无法做到最伟大的王而叹惋,还是为他心中有情感到可惜。

    竹翁先生愣在那里,半响没有反应过来。

    原来是这样?

    只是自家这位主上洞察人心的本领,是否有些太过恐怖。他到底是什么时候看透的始皇帝,又是什么时候有了这般的决定?

    “这是一个考验,他留给本王选择的机会。传令一号,让他们开始行动吧。吴国留了这么多年,也没有继续留下去的必要了。始祖既然已经复出,本王身为子孙的,自然要奉上一份厚礼。”淮南王转身离去,声音平淡犹如清泉流淌。诸天最强boss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