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3章 这开打的方式不对啊!(二合一大章)
    ,精彩小说免费!

    帝踏峰。

    自从师妃暄出关之后,慈航静斋就迎来了百年来最喧闹的时刻。不止有天下各大势力的使者纷纷来访,其内部也堪称热闹纷呈。

    先是梵清惠主动让位,师妃暄继承斋主之位。

    而后师妃暄重新整理了静斋至高典籍《慈航剑典》,不仅对其进行了一定的完善,更是做出了相应的优化。同时还对慈航静斋进行了变革,取消了慈航剑典唯有真传弟子才能修行《慈航剑典》的规定,让所有弟子都有机会修行门派的至高典籍。

    当然,师妃暄虽然做出了这种改变,但也没有傻到让人随意地窥探慈航静斋至高典籍。普通弟子固然能够修行剑典,但也只是最基础的篇章,至于想要修行后面的精华部分,则远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不过虽然有着诸多限定,师妃暄还是凭借此举收拢了慈航静斋大半弟子的敬服。

    经此之后,大半的静斋弟子以师妃暄马首是瞻,甚至连许多老一辈的人物也纷纷赞赏她的胸襟气度。在经过短暂的变革后,师妃暄也没有闲着,而是在门派内开始了自己的传道之路。

    在此后的数天,她白日向师门长辈传授突破金丹之上的经验与法门,晚上则要整理自己多年的心得。

    这一日,帝踏峰山巅。

    山巅一侧奇石林立,陡峭险峻到连鸟雀都无法立足。另一侧则被人为削平修整,形成了一处上百平方米的平台,上方盖有一栋精致的八角凉亭。而在平台的边缘,有一条险峻的小路通向下方的慈航静斋驻地。在靠近陡峭悬崖的地方,则被粗糙的青石栏杆围住。

    师妃暄白衣如雪,长发披散在地上,跪坐在凉亭内。

    凉亭外,十数位慈航静斋的前辈恭敬而坐,倾听着她传授金丹之上的经验。在期盼了不知多久的无上大道面前,她们也没有人在乎尊卑辈分,更没有人在乎倾听后辈讲道是不是丢人的事情。

    师妃暄意简言骇,深入浅出让人忍不住陶醉其中。她话语平淡无波,声音不急不缓,每一句都敲在众人的心头,让她们对曾经的所学有全新的体悟。

    就在众人如痴如醉之时,师妃暄忽而止住不语。众人纷纷从陶醉中回过神来,疑惑地看向师妃暄。

    只见师妃暄侧首看向襄阳的方向,宛如新月的秀眉微微蹙起,露出淡淡的沉思之色。她并未理会众人的疑惑,悠然地站起身来,淡然道:“今日讲道至此,本尊有事需要出去一趟。”

    师妃暄话音落下,足尖在地面轻踏,玉足下凭空生出一道清风,而后整个人扶摇直上入九霄,转眼就已经再也看不到踪影。

    这!

    众人一时间没有回过神来,看着师妃暄消失的方向,不禁满脸的茫然与疑惑。她们愣了片刻,才有人反应过来:“那里,不正是襄阳的方向。”

    众人先是愣了一下,而后才纷纷醒悟过来。如今诸国联军伐晋,数百万大军在襄阳一带对持,师妃暄肯定是感应到了变化,所以才匆匆离去。

    只是,她到底想要做什么?

    众人想到师妃暄刚刚归来时说过的话,一个个眉头紧缩露出些许沉重与迟疑。在她们看来,慈航静斋此次若是能够联手诸侯,当是覆灭大晋最好的时机,而且也最符合慈航静斋的利益。

    可师妃暄的想法与她们完全不同,让众人只能无可奈何。

    “算算时间,襄阳那边的战争似乎也该开始了。”

    “哎,数百万大军混战厮杀,不论最终结果如何,都是一场天大的惨事。妃暄此去若能止戈,倒也是一件好事。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你们说,妃喧该不会爱上了那人吧?”

    众人沉默片刻,纷纷发表自己的看法。既然不能改变师妃暄的想法,她们也能选择接受。只是众人说话间,一道有些迟疑的呢喃忽然响起,让众人的神色僵硬起来,隐隐透着些许的不自然。

    “这,绝对不可能。妃暄与那人,不,不可能。”

    “这可不好说,妃暄与他独处许久,谁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够了,此事以后莫要讨论。”慈航静斋身份最尊贵的老祖神色阴沉,声音冷冽充满了厉色。她斜睨了众人一眼,眼眸透着不容置疑的坚定。

    众人心中微寒,纷纷低垂下了脑袋,再也没有人敢妄言。

    梵清惠黛眉紧皱地看向师妃暄离去的方向,眼眸中的担忧丝毫无法掩饰。她对众人的猜测根本没有心思理会,因为她看着师妃暄长大,最了解对方的性格。

    一开始她还没有感觉到异常,但随着师妃暄的动作不断,她明显感受到了对方的急躁。不论是完善慈航剑典,还是改革门派内部让所有弟子都能修行剑典,又或者向长辈们传授元神大道,无不显得太过急促,简直好像安排后事一样!

    以元神境界最少千载的寿元,师妃暄明明还有太长太长的时间去准备,去完善这一切。可她明显不是这么想,所有的事情全都赶在一起,哪怕是梵清惠都不禁为师妃暄捏了一把冷汗,生怕她的动作太大引起门人弟子的反弹。

    襄阳一带。

    数百万大军分兵行进,滔天的气势驱散了苍穹上的云霞,马蹄之声更胜九天的雷霆,让巍峨的山脉为之颤抖。他们声势浩大,根本无法遮掩踪迹,也没有人去想遮掩踪迹。

    兵戈如林,气势如山!

    联军兵分三路,犹如三条匍匐在地的神龙,向着驻守在神农架附近的晋军发动了突袭。

    大军行进,气吞山河万里!

    同时,武媚娘带着诸国的高手团,抵达了始皇陵的附近。

    云层之上,宫殿巍峨大气,似**现犹如传说中的天宫。而在天宫的最南方,高大的天门犹如耸立苍穹的小山,给人以强烈的震撼。

    两道人影立足于天门之下,好似在等待众人的到来。其中,莫尘身着精致黑色华服,其上有着精致的云纹,衣袖边缘还有金色的纹路点缀。他神情淡然,嘴角带着一缕笑容,显然相当轻松。

    而在他身旁数丈外的那人,身着一袭月白色的长裙,身姿婀娜曼妙引人遐想。向着她的面容看去,却诡异的无法看透,就好像其上蒙了一层淡淡的云霞,让人不论如何努力,总是显得雾蒙蒙一片。

    两人立足于南天门下,静静地对视,谁也没有开口。

    当武媚娘带着诸国高手赶来,看到的便是眼下这一幕。他们愣了一下,眼中闪过明显的疑惑。

    看他们的神态,似乎并不是朋友。可那人到底是谁,竟然能与始皇帝对持。看她的神态面貌,实在是有些陌生的紧啊。

    众人心中疑惑,但能够修行到这种程度,可没有一个傻子。他们明知道事情有问题,自然不会擅自开口吸引火力。

    “你来了。”莫尘神色平淡,对九天玄女的出现没有任何惊讶。

    “咯咯,你当年拿了本宫的东西,本宫自然是要取回来。只是你现在的情况,似乎并不是太美妙。”九天玄女斜睨了一眼武媚娘等人,看向莫尘的眼神多了几分玩味。她说着,不动神色地退后两步,以表示自己与对方并无瓜葛。

    莫尘微微摇头,对九天玄女的举动有些好笑,又有些无语。

    这女人还真是小气,不就是杀了你一次,顺便用你的尸骨铸造了点东西,至于记恨到现在。咳咳,说起来如果有人这么对自己,似乎千刀万剐都有些不解恨吧?

    莫尘心中胡思乱想,忽然感觉九天玄女的气度,简直好到让人感慨。不,或者说,她们在利益面前,表现的冷静简直让人心寒。面对曾经将自己挫骨扬灰的仇人,都能表现的如此冷静,这种心境简直可怕!

    而在莫尘思绪万千的时候,那些赶来的诸国高手终于松了口气。

    他们虽然不知道九天玄女是何人,也不知道对方想要从莫尘这里拿走什么,但只要知道两人并非一伙,而此地只有莫尘一人就足够了。

    “哼,始皇帝,你竟敢一个人的来到此地,当真是狂妄!”一位身高丈许,肌肉隆起犹如神金锻造,全身闪烁着金属光泽的光头巨汗率先站出来,看向莫尘的眼神充满了凛冽的杀机。

    “你是,算了,寡人可没有兴趣记住死人的名字。”莫尘神情随意,懒得与众人多言。他不动神色地与武媚娘对视一眼,已然是有了默契。

    那人闻言大怒,正欲嘲讽莫尘狂妄不识好歹,忽而一声充满了悲天悯人气息的叹息凭空响起:“阿弥陀佛,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伴随着那声安详的佛号传来,众人心头蓦然浮现出无数曾经惨死在自己手下的人,生出浓浓的愧疚与不安。有心性薄弱之人,更是直接留下了悔恨的眼泪,脸上满是痛苦与自责。

    这些最少金丹境界的宗师尚且如此,那些普通的士卒又如何能够幸免佛号的蛊惑。伴随着佛号浩浩荡荡的在襄阳一带传开,只见下方宛若一条条巨龙般,向着大晋军营袭来的数百万大军,就好像被人按了暂停键的画面,不论是全副武装的骑兵,还是只有简陋兵器的士卒,全都满脸失神的怔在了那里。

    哪怕是久经战场的沙场老将,一时间都无法回过神来。

    不知何时,从何处传出一声悲痛地哀嚎:“呜呜,俺随军队征战十三年,已经整整十三年没有回过家了。俺想在家的老娘,她眼睛一直不好,也不知现在怎么样了。俺离家时二弟年幼,他也不知能不能照顾好俺娘。呜呜,俺,俺,愧对老娘啊。”

    那声音撕心裂肺,充满了悲痛与懊悔。军中不乏征战数年,甚至十数年的百战老兵,闻声之后纷纷感同身受。

    一时间,哭泣之声传遍百万大军,也不知是谁率先扔下了手中的兵刃,随之好像瘟疫般传播开来。兵刃落地的声音连绵不断,宛若催人泪下的歌曲。

    当军中将领回过神来,军队早已经完全失去了控制。

    他们面面相觑,满脸大写的懵逼,硬如兵铁的心儿都不禁颤抖起来。谁他们能告诉我们,这都什么情况啊!

    还没开始打,士兵就已经完全丧失了斗志。连兵器都丢下的军队,就算是上了战场,还能有个卵子用。可她妈的谁能告诉我,这一切到底是为了什么。难道真的是因为那一句佛号,就让百万大军丧失斗志!?

    所有的领军将领都心寒不已,不敢相信自己最大的仪仗竟然会被一声佛号所破。更不敢相信,世上会有如此诡异的神通,如此不可思议的能力。

    相比较领军将领的胆寒,那些在后方坐镇的诸侯王更是容颜大变,脸上写满了惊惧与不安。

    开玩笑,数百万大军就这么完蛋了,要是人家想要刺杀自己的话,又或者想要玩玩改朝换代的游戏,天下还有人能够抵挡?

    这种存在,简直犯规啊!

    唯一让他们欣慰的就是,根据法宝传来的影像显示,不仅联军受到了影响,连大晋那边也出现了变故。

    他们心中松了口气,忽而看到一道冷清如仙的曼妙身姿,从大军上方疾驰而过,向着神农架的方向而去。

    “师妃暄!”有人认出了师妃暄,忍不住惊讶地喊道。

    “什么,真的是她!”

    “这就是金丹之上的威能,简直恐怖至极!”

    众诸侯王大多认识师妃暄,很快认不出了她的身份。他们满脸惊讶,少了几分忐忑,多了几分纯粹的惊叹。

    一声佛号,领数百万大军不战自败!

    如此可怖的能力,让世人第一次认识到元神大能的威能,也第一次认识到修行对天下战局的影响何等可怖!

    众人经过短暂的慌乱与惊讶之后,反而多了几分兴奋。

    “哈哈,师仙子此时来援,始皇帝定然必死无疑!”

    “是极是极,师仙子如此威能,始皇帝纵然修为再高,面对瑞国公主与师仙子的联手,也定然必败无疑。”

    “快,快转动神农架那里,始皇帝授首可是千载难逢的场景。”

    众人满脸兴奋,有人急促地操纵着法宝转向神农架。他们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看到莫尘授首的画面,更有人已经幻想提着莫尘的人头让大晋百万大军臣服的场景。

    只是当画面转向神农架,众人不禁满脸懵逼。

    这,打错人了吧?

    却见师妃暄疾驰而来,纵身向着武媚娘扑去。她双指为剑,剑意通天彻地,犹如支撑天地的天柱,又如开天辟地的绝世神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