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9章 谁说妃喧要去杀始皇帝?
    ,精彩小说免费!

    帝踏峰,后山。

    梵清惠等人早在异象出现的第一时间,就已经猜到了事情的缘由。她们纷纷纵身而起,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了后山。

    伴随着起落带起的呼啸声,梵清惠身旁不知不觉已经多了十数人。其中大多都是满脸褶皱,面容宛若橘子皮一样苍老的尼姑。她们落在地上,满脸凝重地看向师妃暄所在,一个个神色激动无比,更有人宛若朝圣般躬身行了一礼,口中喃喃颂起了佛号。

    只见,师妃暄盘坐米许高的虚空,三千白发宛若飞瀑般直垂到地面,其上闪烁着淡淡的荧光,宛若苍穹上绚丽的星辰,又好像晶莹的琉璃在阳光照射下的反光。她一手捏剑指,遥遥指向苍穹,一手做拈花状,平置于小腹处。

    其指尖闪烁着莹莹白芒,明明只是如同烛火般大小的神光,却宛若天地最初的颜色,将天地映照的一片莹白。那冲天而起的白色神光,正是其从剑指散发。

    众人远远望着其指尖的莹白,只感觉好似窥探到了天地本源,又好像有人在向自己阐述天地至理。冥冥之中,她们感觉耳旁响起淡淡的呢喃,那声音直入人心,直入灵魂,却又没有人能够说出自己听到了什么。

    那是一种玄之又玄的神律,一种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奥妙。

    众人感悟着冥冥中的道音,不知不觉中向着师妃暄的所在而去。只是以她们的修为,刚刚走到师妃暄五十米外,就被一股无形的屏障所阻拦。有人伸手向前抹去,虚空宛若水面出现一道肉眼可见的漪涟。

    那层屏障看似薄弱宛若水帘,但众人仅仅看了一眼,心中就蓦然生出一个奇妙的念头。哪怕自己等人合力,也断然无法打破那层屏障分毫。

    她们心中惊异万分,但也没有人真的去尝试能否打破屏障。

    众人远远地看着异象冲天而起,感受到那股浩瀚到让人只能仰望的无穷剑意,不禁眼中满是晶莹的泪光。尤其是那些身材佝偻,面容宛若橘子皮一样的老尼,更是纷纷跪在地上,激动不已。

    “这般浩瀚无匹的剑意,如此辉煌大气的气势。妃喧此时的境界,怕是已经超越了始祖对慈航剑典推演的最高境界啊。”

    “剑意通天,与天地相容。一举一动犹如天意,一招一式宛若天道。这等不可思议的境界,绝对超越了始祖对慈航剑典的推演。”

    “祖师庇佑,让我慈航静斋出了一位如此惊才绝艳的弟子!”

    “异象如虹,浩瀚千里不止,如此异象堪比武媚娘出关之日的景象。我慈航静斋,也要出一位圣人了啊!”

    众老尼激动万分,只感觉这辈子没有白活。尤其是那些将一生奉献给慈航静斋的老尼,更是兴奋的已经语无伦次。她们做梦都没有想到,不仅能够看到有弟子参悟出慈航剑典的最高境界,更能见识到慈航静斋培养出一位千古未有的天才!

    天下第二位踏足金丹之上境界的人,单凭此名号就足以让她的名号流传千古啊!

    众人心中激动万分,也不知师妃暄何时才能出关,只能与身旁的师姐妹分享自己的喜悦以激动。

    “妃喧有大机缘大气运,实乃我慈航静斋有史以来最有天分的弟子。多亏清惠当初力挽狂澜,才没有让我慈航静斋错失如此天才弟子。为此,斋主请受老身一拜。”一位身材瘦小,腰身已经佝偻无法再挺直的老尼满脸感慨,躬身拜道。

    “师祖快快请起,弟子万万不敢承受如此大礼。”梵清惠神色微变,刚忙错开了身体,满脸惶恐地上前将老尼从地上扶了起来。

    老尼而今已经四百多岁,是慈航静斋辈分最老的前辈,也是地尼唯一活到现在的徒孙级人物。这样身份尊贵的前辈,梵清惠哪里敢接受她的大礼。

    其他人见此,回想起当初梵清惠不惜以放弃斋主之位为条件,都要保住师妃暄的苦苦坚持,不禁满是愧疚之色。如果不是梵清惠的坚持,师妃暄又岂会回到慈航静斋?

    “斋主宅心仁厚,眼界远不是我等可以企及。当初之事,还请斋主赎罪。”一位眼角带着鱼尾纹的中年尼姑满脸愧色,躬身拜道。

    “还请斋主赎罪!”

    其他人纷纷躬身拜道,表达了自己的惭愧与歉意。

    对此梵清惠还未说什么,那位辈分最长的老尼已经忍不住训斥道:“哼,现在倒是知道错了。你们当初怎么就忘了自己的出身,忘了我慈航静斋普度世人的宗旨,忘了祖师们戒嗔戒躁的训诫。

    当初妃喧遭难之时,你们只看到慈航静斋声誉受损,可曾有人看到妃喧所遭受的痛苦,又可曾有人想过妃喧的苦楚。这次的事情也就算了,日后若是再有此等事情发生,若是再有不顾师门情意,祖师训诫的事情发生,休要怪老身请出祖训清理门户!”

    众人沉默不语,低垂着脑袋不敢反驳。

    虽然她们认为自己没有做错,当初的举动只是为了慈航静斋数百年的声誉,但此时师妃暄成就了金丹之上的境界,已然是天下屈指可数的无上宗师。她们纵然不服气,也没有人会傻到说出来。

    而且她们心中都明白,老尼当初没有选择站出来,自然也是有着那种考量。至于现在,自然是为了做给师妃暄看,为了拉拢这位千古未有的天才之心!

    众人谁也不是傻瓜,又岂会在此时驳了老尼的面子。

    就在众人一个个心思灵活的时候,一道飘渺宛若苍穹上的云霞,清冷宛若寒冬月光般的声音悄然响起:“师父,弟子回来了。”

    众人闻言,不由纷纷侧首望去。

    却见本来身影似虚似实,犹如水花镜月般梦幻般的师妃暄,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了半山腰。她白衣飘飘傲然而立,三千银丝犹如飞瀑般直垂地面,神色冷清宛若寂寥的月神,明眸盼兮让人感受不到点滴人类的情感。

    虽然如此,众人还是能从其话语中感受到几分不同。

    梵清惠满脸激动之色,双眸紧盯着师妃暄冷清的面容,紧紧抿住了殷红的双唇,半响才断断续续的哽咽道:“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她说着,眼角的泪水再也无法止住,顺着光洁如同二八少女般的红嫩面容,缓缓滴落在了地面。

    梵清惠似是感应到情绪的失控,低首抹去了眼角的泪水,喜极而泣道:“你能回来,师父就已经很开心了。”

    师妃暄神色冷漠至极,清冷的双眸好似高挂苍穹的明月,看不到丝毫的情绪波动。直到梵清惠泪水滴落,她脸上才露出了一缕淡薄的人类情绪。虽然那缕波动异常微弱,但依旧让众人忍不住松了口气。

    面对宛若月宫仙子般的师妃暄,她们甚至连开口的勇气都没有。

    此时见师妃暄神情松动,有人忍不住感慨道:“妃喧而今超凡入圣,成就无数人难以企及的境界,当可一雪前耻拂去魔障。”

    “未曾入魔,何来魔障之说。还有,妃喧有说过要去一雪前耻杀始皇帝?”师妃暄神色冷漠,斜睨了开口的老尼一眼。

    众人愣了一下,全都一脸茫然。

    始皇帝现在就是慈航静斋面前最大的魔障,不趁机杀了他,难道还等他腾出手对付静斋不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