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5章 苟不住了该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精彩小说免费!

    伴随着太监的高颂,一阵脚步声从宫殿外传来。

    武士彟身着龙袍,行走在最前方。武媚娘落后了他半个身位,施施然地向着上方主位行去。当武媚娘进入大殿的时候,所有人都不由感觉眼前一亮。

    只见她粉面如花,略施粉黛的面容更显精致,乌黑柔顺的长发盘成发髻,以精致的凤鸾钗饰点缀。钗饰宛若一只展翅翱翔的彩凤,流光溢彩精美异常。若是注视的久了,其上的凤鸾更是宛若活物,耳旁传来清脆的啾鸣。

    在钗饰的点缀下,武媚娘越发显得高贵,让人生出宛若仰视神女般的感觉。

    “此女只应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闻。”张国栋望着缓缓走过的武媚娘,双眼失神为其魅力所惑,只感觉自己的人生再也没有遗憾。他心脏剧烈跳动,甚至生出了自惭形秽的念头。

    不知火舞第一次见到武媚娘,也是不由愣了在了那里。她望着武媚娘婀娜的背影,心中蓦然生出几分自卑。

    这种女人,简直,简直?

    不知火舞心神被武媚娘所摄,一时间找不到形容词去描述武媚娘的高贵,与那近乎神女般不可亵渎的气质。在那一瞬间,她甚至生出了若是能够陪伴左右,也是极好的想法。

    良久,不知火舞才回过神来。她回想起刚刚的念头,心头不禁满是冷汗。

    该死,这女人也太可怕了吧。若是自己与其对敌,怕是根本不要对方出手,就已经一败涂地了。若是主人在此,不知又是否会被其高贵不可亵渎的气质所摄?

    不,主人定然不会被其所魅惑,毕竟他可不是什么怜香惜玉的男人。不知火舞想到莫尘对待自己与甄姬等人冷漠的态度,忍不住非议了一番。

    夜宴开始,大殿经过短暂的安静,渐渐再次热闹了起来。

    因为这次夜宴属于非正式国宴,经过短暂隆重的礼节之后,气氛也就轻松了起来。当年东方大军攻破西域等国,也吸收了一部分下方的文化。其中就包括了一些宴会上的变化,在非正式的宴会上大家可以穿梭于人群,与相识之人交谈欢笑。

    当然,根据宴会的隆重程度,这种自由度也会有相对的变化。比如,可以说笑,但不得惊扰他人。可以在宴会上行走,但步伐绝对不能急促,要轻缓无声。

    当武士彟携武媚娘走下主台,行走于诸国皇子之中的时候,宴会的气氛也达到了顶峰。

    “哎,不知我们今夜是否有机会与公主说上一句话。”冯晓宇满脸羡慕地看向那些包围在武媚娘身畔的王侯公子,只恨爹妈没有给自己一个好出身。

    “或许,我们。哎,纵然能与公主说上一句话,我们又能说什么。”张国栋声音低沉,先是带着几分期待。只是他还没说出几个字,就无奈地摇了摇头,只剩下苦涩。

    在见到武媚娘之前,张国栋还有几分幻想。但是现在,他望着那宛若神女般不可亵渎的身影,第一次为自己的出身感到羞愧,甚至恨不得掩面而去。

    冯晓宇有些意外地看了张国栋一眼,而后眼中闪过淡淡的喜色。

    哼,还以为你是个人物,原来也不过是个没卵子的货罢了。如此也好,我倒是少了几个对手。

    冯晓宇不动声色的看了眼低垂着脑袋,就差把脸埋在矮案上的不知火舞,心中越发的高兴起来。他嘴角翘了起来,微笑道:“赵兄弟怎么不说句话,这可是我们唯一接近公主的机会。若是能被公主看重,哪怕不能成为驸马,将来也是前途不可限量。”

    不知火舞藏在两人身后,也是大殿最偏僻的角落。她不屑地哼了一声,前途不可限量才怪,怕是死的不知其所吧。

    该死,这个宴会到底什么时候才能结束?

    不知火舞恨不得立刻离开这里,故作怯生生地随便应了两声,继续藏在角落里装死,希望能够苟到宴会结束。

    张国栋听到冯晓宇的一番话,脸上的苦涩消退了许多,多了几分神采与自信。不错,纵然不能成为驸马,但若是能给公主留个好印象,将来不也是前途不可限量。

    他想着,看向怯生生的不知火舞,无奈地摇了摇头,有心想要劝解一番。

    自从被武媚娘的气势打击的遍体鳞伤,张国栋熄了成为驸马的念头,反而多两人少了几分警惕,多了几分善意。

    在他想来,自己一个寒门弟子,想要在世家大族把持朝政的时代混出头,帮手朋友那是必不可少的。而能被武媚娘邀请来参加宴会,哪个不是有着惊人的才华与学识,这里正是寻找帮手朋友的地方。

    只是张国栋看了下如今的环境,不得不打消了在此地劝解对方的念头。他心中暗下决心,等会若是能有机会,定要帮不知火舞一把。

    说不得,这份人情日后就有大用!

    张国栋心中盘算,只感觉自己的一举一动,无不是充满了正义感与使命感。

    而一心苟到晚宴结束的不知火舞,自然不知道已经有好心人想要帮她在公主面前露脸,希望她能走上辉煌人生了。

    随着时间流逝,晚宴已经到了中后期。武媚娘渐渐脱离了武士彟与诸国皇子的圈子,行走在热闹的大殿内。她明眸盼兮宛若清澈的湖泊,不动声色地在参加宴会的众人身上环顾四视。

    只是武媚娘不论如何寻找,始终未曾找到想要看到的人儿。她远山般的黛眉微蹙,心中不免多了几分急躁。在不知不觉中,武媚娘已经走到了大殿的末端。

    “在下咸阳冯晓宇,见过公主殿下。”就在此时,早已经窥探多时的冯晓宇眼见机会上门,赶忙跨前两步来到武媚娘身侧五步外,躬身道。

    武媚娘明眸微撇,斜睨了他一眼没有开口。

    张国栋紧随其后,躬身拜道:“在下成都张国栋,见过公主殿下。”他说着,瞥了眼在座位上装死的不知火舞,心中不免有些怒其不争,但本着能拉一个帮手是一个的良好心态,继续介绍道:“那一位是海外才子赵志尘,他自小.....”

    “赵志尘!”

    武媚娘对这两个自动冒泡的咸鱼,本没有太大的兴趣。但当她听到赵志尘的时候,双眸顿时闪过一道惊人的身材,黛眉微挑侧首向着不知火舞看去。

    在那一瞬间,不知火舞心儿哇凉哇凉的,只感觉就好像脱光了衣服行走在光天化日之下,被人看了个精光,还是那种里里外外上上下下没有一丝遗漏的看法。

    她嘴角微微抽搐,瞥了眼对自己使眼色,暗中鼓励的张国栋,恨不得将他一巴掌拍死在墙上。

    八嘎,老娘装死容易吗,你个混蛋到底和我大多的仇啊啊啊!

    完了,完了,这次真的苟不住了。

    不知火舞感受到来自武媚娘的注视,以及那充满了异样的眼神,心中充满了委屈与绝望。

    苟不住了该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