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4章 不知火舞的紧张
    ,精彩小说免费!

    “呵,皇儿既然想要见一见那些青年才俊,那就随她吧。”武士彟听到太监的传话,好笑地摇了摇头,倒也没有拒绝。

    此次比试招亲,本就是武媚娘的意思。而那些成绩优异者,说不得就会有人成为武媚娘的夫君。对武士彟来说,只要武媚娘喜欢,其、来历出身都不是问题。而且现在若是能提前见上一面,武媚娘也能对那些才子有个印象,将来或许可以少去几分烦恼。

    武士彟想到那些白发苍苍,年龄当自己老子都绰绰有余,还要来参加招亲的老不修,面容微微抽搐简直恨不得将他们乱棍打死。

    一群比寡人年龄还要大的老不修,真不知道他们哪来的脸皮!

    在武媚娘比试招亲前,武士彟也没有料到这样的场面,否则定然会在参试加上年龄这一项规则。自从听闻上午考试时的景象,武士彟心中就一直感到担心,生怕最后的获胜者会是一位白发苍苍,年龄能当自己老子的混账老不修。

    如今武媚娘想要见一见其中的才子,倒也符合他心中的想法。至少将来挑选驸马,总不至于选上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不修吧?

    随着时间流逝,一切都在有序的进行着。

    晚宴林林总总约莫有五十多人参加,其中各国皇子与大世家的公子就有二十人之多。其他人则是武媚娘亲自挑选的才俊,唯一让武士彟欣慰的就是其中并没有白发苍苍的老者,年龄最大的一位也不过三十许的模样。

    当然,晚宴尚未正式开始,武士彟自然不会提前进场。他只是通过太监的口述,稍微了解了一下参加晚宴的人。

    春华宫。

    虽然武士彟与武媚娘尚未到场,但宫殿内的热闹丝毫未曾受到影响。数十位受邀而来的公子才俊分为了数个大大小小的圈子,其中来自各国的皇子勉强算是一个圈子。而其他人,又根据身份地位分为了大大小小的数个圈子。

    其中世家大族出身的公子自成一个小圈子,其他小世家或者寒门子弟不动声色的围成了一圈。不过能来到此地的寒门子屈指可数,零零散散的两三人躲在角落里显得异常不合群。

    三人之中,不知火舞神情恍惚,显得有些神不守舍。在其他人看来,她就属于突然走了狗屎运,但心性与威胁程度完全为零的寒门子弟。

    当然,唯有不知火舞自己明白,心中到底为了什么而纠结。她的变化之术神鬼莫测,但终究修行时日尚短。面对那位名动天下,据闻已经达到金丹之上境界的武媚娘,不知火舞心中说一点都不害怕那是假的。

    主人啊,小舞这次可是要被你害死了!

    不知火舞心中欲哭无泪,但面对武媚娘的邀请哪里敢拒绝。这种对普通人来说,简直堪称祖坟冒青烟的好事,一旦拒绝肯定会被人怀疑。故而她哪怕明知变化之术一旦被识破,等待自己的必将是凄惨无比的结局,但为了任务也只能死撑。

    另外两人比之不知火舞稍好一些,但那因为激动而通红的面容,以及火热好似烘炉的双眼,在其他人看来依旧是不值一提。故而三人立在角落里,没有一个世家子上前交谈,好似怕玷污了自己的身份一样。

    “在下蜀国张国栋,不知两位如何称呼?”一位身着青衫,裤脚有些发白的年轻人拱手道。

    “在下周国冯晓宇。”另一位身材矮胖,面容黝黑,说话间透着浓浓的紧张。

    “海外赵志尘。”不知火舞声音低沉,低垂着脑袋没有抬头。

    “今日能在此相识,倒是一场缘分。只是现在看来,我们似乎并不怎么受欢迎。”张国栋满脸笑容,话语中带着浓浓的自嘲,但那不卑不亢的态度,显露出他并不在意此事。

    “谁让我们是寒门子弟,寒门。”冯晓宇自嘲一声,低垂着脑袋,话语中带着浓浓的不甘心。

    世家把持朝政数百年,寒门子弟近乎断了上升的通道。哪怕是寒门弟子参加科举,若是没有人在官场指路,也基本上没有什么前途,能混个芝麻绿豆大小的官,就已经是极限了。

    从几人进入大殿之后,那些世家弟子宛若躲着瘟疫的态度,就足以想象世家与寒门之家的那道鸿沟是何等可怕。

    不知火舞没有言语,心中暗暗松了口气,巴不得谁都别来烦自己。她现在只有一个想法,最好所有人都当自己是个小透明,然后美滋滋的苟一晚上。

    “冯兄此言差矣,我等固然是寒门弟子,但寒门未尝不是优势。”张国栋眉头微挑,话语中充满了深意。他深深地看了两人一眼,眼眸眨动间估量着他们的威胁程度。

    能够参加今夜晚宴的人,没有一个人笨蛋。哪怕他们是寒门,那也是天下一等一的人才。冯晓宇何等聪明,很快听出了张国栋话中的深意。

    天下为世家把持,哪怕是始皇帝尚且要受到世家的威胁。寒门固然身份低微,但何尝不是一种优势。这代表他们在朝堂没有大树盘根般的势力,对瑞国公主构不成威胁。将来哪怕是公主登基,区区寒门弟子也不会受到世家的待见,很难有什么作为。

    而且公主若是雄才大略,或许还会对世家出手。如此一来,一位出身寒门的驸马,就成了相当不错的选择。

    冯晓宇心中一颤,眼中闪过不易察觉的喜色。而后他眉头微蹙,窥探张国栋与不知火舞的眼神多了几分警惕,以及淡淡的嫉妒。

    他自家人明白自家事,不论才华如何。单轮外貌的话,自己比之其他两人差了十万八千里。就算是瑞国公主想要选择寒门弟子,自己的希望也是微乎其微。

    “赵兄一直沉默不语,可是有什么高见?”张国栋感受到来自冯晓宇的嫉恨,眼中闪过淡淡的玩味与嗤笑。他懒得理会对方,转而看向不知火舞,温和道。

    “没,没什么,只是有些紧张罢了。”不知火舞神色略显不自然,宛若局促不安的少年,脸上带着淡淡的羞涩。她颤巍巍的话语,以及紧张不安的神态,让两人心中不由一喜。

    妙,如此怯懦之人,当是没有威胁。

    不知火舞不知道两人的想法,也懒得理会他们的想法。作为女扮男装前来参加公主招亲,而且还身兼细作等职务,面对即将出现的**oss,不知火舞哪里敢有什么高见。如果不是形势不允许,她简直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就在几人互相试探,各怀鬼胎的时候,一道尖锐的高呼从外面响起:“陛下驾到,瑞国公主驾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