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3章 是他!
    ,精彩小说免费!

    ps:身体不大舒服,今天只有一章。

    陆秋明,昭仁三年进士出身,算是武周最早的一批老臣,见证了武周的建立以及壮大。转眼十数年过去,曾经年轻的儒生已经两鬓斑白。他身为武士彟的心腹之后,虽然不到五十许的年龄,但已经操劳国事而且自身并未修为,看起来已经宛若六十般。

    他身材算不得高大,略显瘦弱的身材撑着偌大的绯色官服,显得有些不相称。不过那坚毅的神色,以及好似黑色大理石般厚重的瞳孔,为那瘦弱的身体带来了不一样的气势。

    “回禀殿下,长安以及临近四州符合要求的试卷都已经在这里。”陆秋明捧着百余份试卷,恭敬道。

    对于武媚娘为何提出那让人意外的要求,他并不知道原因。对他来说,知不知道答案也并没有意义。完成上面交代的任务,就是他唯一的信条。

    “有劳先生了。”武媚娘示意宫女接过试卷,微笑着颔首,一举一动无不透着非凡的气质,雍容华贵不容侵犯。

    哪怕是早已经过了年少轻狂时期的陆秋明,都有那么一瞬间的失神与陶醉,恨不得匍匐在其脚下,不求能够获得其青睐,只求能够时刻看到那惊艳的身影。

    他蓦然清醒,赶忙垂下脑袋不敢继续窥探,心中充满了愧疚与不安。

    公主不仅是天人,更是大周的储君,未来的圣上。陆秋明啊,你断然不可亵渎君上,污了身前身后的名声啊。

    “公主若是无事,老臣就先行告退了。”陆秋明心情复杂,不敢继续在此地停留,生怕成为武媚娘无上魅力的俘虏。他赶忙拱手,甚至显得有些惶急。

    武媚娘并未挽留,颔首微笑示意其退下。

    当陆秋明离去,小宫女不由窃笑了起来,羡慕道:“公主的魅力越来越大了,连陆大人这样精明强干意志坚定的老臣都无法抵挡,难怪那些将军看到公主,就好像看到传说中的海,看到仙女一样!”

    小宫女说着,突然意识到话语中的不尊重,赶忙改变了描述词汇。

    “多嘴。”武媚娘淡淡的瞥了小宫女一眼,并未露出明显的愤怒,也没有露出明显的高兴。但就是那平淡的一眼,让小宫女宛若大夏天被投入冰寒刺骨冰窟,忍不住打了个寒颤,眼中闪过惊恐之色。她赶忙低垂着脑袋,苦巴巴地皱起了小脸,再也不敢多言。

    武媚娘训斥一声,并未继续与宫女纠缠,转身坐在了卧室外的矮案旁,观阅起了陆秋明送来的试卷。

    时间流逝,在武媚娘观阅试卷的时候,夕阳彻底沉入了地下。皇宫内点上了如同繁星般灿烂的灯火,驱散了正在降临的黑暗。

    当苍穹上出现星辰,一道急促的脚步声从阁楼下方传来,打断了阁楼的宁静:“启禀公主殿下,陛下在春华宫宴请诸国王子,特让奴婢前来请公主前去赴宴。”

    武媚娘埋首试卷,连头都懒得抬一下,淡然道:“告诉父皇,本宫身体不适....”

    武媚娘尚未说完,随意地掀去并不能给自己带来惊喜的试卷,翻开下一张未知的试卷。只是当她看到其上书写的答案,晶莹如水的双眸不由紧缩起来,神色微变地愣在了那里,就连本来敷衍回复宫人的话语都不由顿住。

    只见其上写到。

    余杭最好吃的小吃是什么,答曰冰糖葫芦。然而在这个时代,这个世界根本没有冰糖葫芦的存在,至少武媚娘从未听闻过,更没有见过。

    巧合,还是!

    自从来到这个世界,武媚娘静若善水的心境,第一次怎么都无法冷静下来。她冷清的面容多了几分无法遮掩的急切,温润如水的双眸透着让人不敢直视的热切。没有任何迟疑,没有任何的犹豫,武媚娘已经顾不得任何的事情,赶忙翻阅着后续的问题。

    何谓活死人墓?

    生者何欢,死者何苦。心若已死,不过活死人之躯。天崩地陷,奈何人力不及天命,唯有以人身居于墓穴,故而谓之活死人之墓。

    是他,一定是他来了!

    武媚娘轻抚试卷,白皙更是美玉的素手微微颤抖,眼眸中多了几分泪光。活死人墓的典故,出自全真教祖师王重阳。而王重阳是宋朝时期的人物,这个世界历史早已经改变,但约莫也不过相当于隋唐时期,断然不可能有人知道这个典故。

    武媚娘心中已经有了答案,但终究还是有些放心不下。她径直的翻向了试卷的最后,那是一个只有两个人知道的秘密。

    桃花岛的特产是什么?

    当武媚娘看到那个让人莞尔,甚至有些羞涩的答案,心中再也没有迟疑。除了他,不会有人知道那个答案,也不会有人如此荒唐。

    当心中的疑惑得到答案,当苦苦追寻的结果出现,武媚娘反而愣在了那里。她双眸呆滞地注视着跳动的灯火,时而露出甜蜜的笑容,时而露出淡淡的幽怨,时而又露出宛若小女儿般的姿态。

    这一刻,她已然忘记了自己身在何处,忘记了所有的一切,全身心投入到古老的回忆中。

    “公主,公主殿下?”直到几声急促的呼喊,才将武媚娘从失神中惊醒。

    她先是略显茫然的眨了眨明眸,而后陡然醒悟过来,面对两个满脸急色的小宫女,勉强压下心头的激动,吩咐道:“告诉父皇,既然要宴请那些那些诸王世子,不如再加上一些人。本宫看了些今日的初试试卷,其中一些文采甚是惊人,让人恨不得秉烛夜谈。”

    两位宫女愣了一下,就连等候在门外的宫人,也是有些茫然。

    这情况,不太对啊!

    公主之前的语气,明显非常的不耐烦,完全没有参加这次晚宴的兴趣。怎么才短短几息的时间,公主就好像变了个人一样,奇哉怪哉。

    门外的宫人没有见到武媚娘的异样,自然也不清楚其中的缘故。只是身为皇家的奴才,他也不会贸然拒绝武媚娘的建议。毕竟谁不知道周王只有这一个宝贝女儿,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上怕冻着。

    再说了,公主殿下也是异常正气,明面上的天下第一人。上古以来最天才的修行者,以区区十七岁之龄堪破了困扰无数先贤的金丹死关,成就古往今来第一位金丹之上的无上强者。

    这样的人物,纵然是给宫人一千个龙胆,他也不敢得罪分毫。

    虽然他有些感慨女人心海底针,但还是恭敬地应了下来,转身急匆匆地向周王禀报情况。

    两位宫女见到武媚娘刚刚的异样,心中自然更是万分好奇。她们侍奉武媚娘多年,哪怕是闭关之时也带在身边,可以说是对武媚娘最熟悉的人物。可即便是以她们的身份,又何尝见过武媚娘露出如此复杂精彩的神色。

    面对能让武媚娘动容的精彩答案,以及改变了主意的青年才俊,两人自然是万分好奇。她们的小脑袋不动声色地向着矮案探去,想要看一看那位让公主动容的青年才俊到底是何人。

    只是当她们想要窥探的时候,武媚娘已经不动声色地将试卷盖下。两人惊鸿一瞥,不由呆立在那里。

    那字迹......也太丑了吧!

    天啊,哪怕是不学无术之人,又或者刚刚启蒙的幼童,也不至于写出那种字迹吧?

    话说,公主该不会是被那奇丑无比的字迹吓到,所以才想要见见到底是什么样的极品,这么没有自知之明前来参加招亲比试吧?

    两位小宫女想到那字迹,只感觉恨不得洗洗眼睛,同时越发感觉自己猜到了事情的真相。她们在那一瞬间,甚至有些可怜那张试卷的主人。

    愿天帝保佑可怜人,不会被公主打死吧!

    武媚娘在盖上试卷的瞬间,看到其上的名字,忍不住露出一抹微笑。

    赵志尘!

    你,已经猜到了吗?

    她心中生出淡淡的甜蜜,以及几许迫不及待,吩咐道:“珠儿,服侍本宫沐浴更衣。月儿,将本宫那套凤鸾钗饰拿来。”

    两个小宫女在武媚娘的声音中惊醒,先是愣了一下,而后才反应过来。她们惊愕地看向武媚娘,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

    沐浴更衣也就算了,毕竟这种场合不梳妆打扮一番,怎么想都有些失礼。

    但凤鸾钗饰!?

    那东西可是皇后娘娘留下的珍贵物件,公主以往从不舍得佩戴的珍宝。可是现在,公主竟然让取出凤鸾钗饰?

    两个小宫女目瞪口呆,总感觉今天的武媚娘怪怪的,陌生的让人有些不敢置信。

    难道,公主真的看上了什么人!

    两人不知为何,突然想到那丑的让人恨不得洗眼的字迹。她们心中倒吸了口冷气,而后赶忙低垂下脑袋。

    天啊,公主的口味也太重了吧!?

    两个小宫女心中非议,却是万万不敢开口。同时她们心中也是好奇不已,到底是什么样的人物,才能让女神般的武媚娘动心,甚至宛若初恋少女般恨不得在梳妆台前打扮一天,只为在心爱的人儿面前展现最美的一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