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9章 得武媚娘者得天下
    随着昌王反戈一击卖了王家,以及高句丽大宗师傅采林的弟子傅君婥为始皇帝效力的消息传来,本来还偷偷摸摸向着城外而去的小世家们再也没有丝毫的遮掩。

    当溃败成为洪流,无人可以阻挡。

    不久之后,王家家主王尚文自挂东南枝的消息传出,让本来还有些犹豫的小世家没了顾忌。连三姓中的王家都倒了,还有谁能与始皇帝抗衡。单凭曹家,他行吗?

    没有人怀疑,随着王家的覆灭,曹家的倒台只是时间问题,也没有人怀疑始皇帝会不会对曹家动手。此次世家联盟本就是曹王两家牵头,事败之后任何人都可能逃过始皇帝的惩罚,唯独曹王两家绝对不可能逃过一劫。

    昌平一处奢华的宅院内,曹公安然地坐在书房内,手中捧着一本春秋时代的古老竹简。在他对面,一位年老的管家神色紧张,低声道:“老爷,王家家主自缢了。”

    曹公的手顿了一下,而后淡然道:“知道了。”

    他神态之淡然,就好像只是听到了可有可无的消息。心态之平静,丝毫没有可能即将面临死亡的激动。

    至少曹家的管事面对曹公这种冷淡的态度,不禁愣在了那里。

    曹家与王家现在可是休戚与共,王家的覆灭对曹家而言是一个巨大的打击,从某种程度上也预示了曹家的未来。哪怕他只是曹家一个普通的管事,也能够想象得到始皇帝下一个要打击的对象是谁。

    可面对即将到来的灾难,曹公表现的实在太过冷静,冷静的让人无法理解。

    “总要有人做出牺牲,不是吗?”曹公随意地瞥了眼满脸懵逼的管事,声音平淡没有起伏。他没头没尾的话让管事更加不解,但管事看到曹公的态度,也知道对方不可能给自己一个小人物解释。他没有追问,也不敢继续留在房间,恭敬地退了出去。

    当日,平昌城发生的各种事情,就以不可思议的速度传向了天下各地。而此时汇聚了九州最多青年才俊的大周长安,自然万分关注平昌城内发生的一切。

    长安,典客署,一处独立宅院。

    李家几位公子围绕着一方深红色的八仙桌端坐,八仙桌上摆放着一方青铜金蟾的香炉,袅袅青烟从香炉中盘旋而起,宛若一道灰色的游龙。在香炉旁,还有一张简短的信笺,正是从大晋传来的最新消息。

    李元吉放下信笺,皱眉道:“曹王两家的家主自缢而死,萧、刘、杨等世家全族被灭,始皇帝当众焚烧了从曹王两家抄来的书信,大晋的大小世家纷纷臣服。该死,本以为他们能牵扯住始皇帝的精力,没想到竟然这么无用。”

    “不是他们无用,而是他们低估了始皇帝的决心。”李世民微微摇头,似是感慨,似是叹息。

    他自问,若是自己坐在那个位置,面对天下世家的联合制裁,绝对无法做到如同莫尘那般狠辣与决断。此事看似容易,但任何一个环节失手,都必然惹得天下反目,到时候始皇帝纵然凭借天下无敌的修为镇压天下世家,大晋也已经无力回天。

    可就是这种近乎无解的局面,始皇帝以超越所有人想象的决断,快刀斩乱麻破了世家联盟的雄心壮志,以不可思议的疯狂手段力挽狂澜震慑群雄。

    李世民完全可以想象,从今以后大晋再也无人敢反抗始皇帝。

    “只是可惜了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曹公。”李建成瞥了眼信笺最后的一句,此战曹家主事之人皆已经逃离大晋,有人曾在大周边境发现曹家之人踪迹,叹息道。

    “兄长此言何意?”李元吉满脸疑惑,不知李建成到底什么意思。

    曹王两家覆灭,大晋三姓九门灭了快一半,曹家能够逃脱一些主事之人,已然是不幸中的万幸,为何曹公就有些可惜了?

    如果是平时,李元吉纵然是不懂,也断然不会在两位兄长面前开口。但自从武媚娘招亲比试的消息传出,李元吉如同换了个人,终日沉浸在学习的海洋中不可自拔,与往日喜爱斗鸡遛狗,**狂欢的李元吉完全不同。

    如今但凡遇到问题,李元吉不找到答案绝对不罢休。

    “曹公是在寻死。”李建成叹了口气,露出敬佩之色。

    曹家的主事人能够逃掉,说明曹公早已经看到了今日的场景。他既然已经看到,却还前往平昌赴死,不是因为心存侥幸,而是他明白曹家必须有人流血,必须有人牺牲自己点缀始皇帝的王座。

    这个人的身份不能太低,否则绝对无法平息始皇帝的怒气。

    曹公既然身死,哪怕曹家的其他主事人逃到别国,始皇帝也定然不会继续不死不休的追杀。因为曹公就是曹家的旗帜,就是曹家的脸面,当他身死的时候,始皇帝就已经完成了自己的布局与目标。

    而曹公明知必死,却还是以自己的命为曹家博得了一条生路。如此情操,李建成如何能够不佩服。

    李元吉越听越是迷糊,总感觉有些跟不上两位兄长的节奏。只是他看李建成没有继续多言的意思,也不好继续追问,岔开话题道:“还有三日,就是初试的时间,不知两位兄长准备的如何了?”

    李世民两人闻言,纷纷从沉思中回过神来。两人不动神色的对视一眼,而后近乎异口同声地淡然道:“尚可。”

    李元吉嘴角微微抽搐,无力地翻了个白眼。

    对于两位兄长口中的尚可,他自然明白是什么意思。说明他们已经有了把握,至少初试有了绝对的把握。

    面对突如其来的考试,李元吉第一次后悔以前的不学无术,当初没有好好听老夫子们的教诲。他想到三天后的初试,不禁有些头皮发麻。

    如果上天再给我一个机会,我一定要努力学习天天向上啊!

    被两位兄长不经意的一个打击,李元吉也没有关注大晋变化的兴趣。他告罪一声,急匆匆的转身离去,已经迫不及待的沉浸在学习的海洋中。

    “始皇帝平定大晋,安稳的时光不长了。”李建成手中把玩着一方青瓷茶盏,双眼无神地关注着上面的花纹,声音透着几分沉重。

    “始皇帝收拾了内部的世家,最迟半年之内就会发动战争,留给我们的时间确实不多了。不过半年的时间,也足够了。”李世民眉头紧锁,声音稳重没有畏惧。

    李建成听到他的后半句,眉头微挑没有多言。

    他自然明白那所谓的半年足够了,到底是什么意思。

    武媚娘!

    如今得武媚娘者,才有机会与始皇帝抗衡,才有机会得天下。而半年的时间,足以让大周完成这次比试招亲,同时完成各方的势力整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