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3章 卖队友,这个我在行啊
    刚出发时,长公主与师父也都随圣驾而行,可是貌似刚刚出了洛阳没有多久,就已经没有了师父与长公主的消息。她们自然不可能跟丢,唯一的可能就是另有任务。

    明修浅道,暗度陈仓!

    他如此劳师动众的进行南巡,本身就是为了故意吸引别人的目光,真正的手段却始终隐藏在了暗处。

    可是,到底是什么时候?

    婠婠黛眉微蹙,有些疑惑她们现在在何处,同时又多了几分恍然。连自己这种始终伴驾左右的人,都未曾注意到师父她们何时离去,又去了哪里。那些始终关注始皇帝动静的人,自然更加难以发现。

    而等到他们发现的时候,只怕所有的一切都已经晚了。

    婠婠忽然笑了起来,大眼睛眯成了两道月牙,似是已经看到了那些人哭死的模样:“咯咯,你可真够坏的。亏人家还以为你真的打算和他们硬拼呐,原来你早有了准备。哼,害人家白担心那么久。”

    婠婠说着,没好气地嗔了莫尘一眼,螓首高昂表现出自己的不满。

    莫尘在她高挺的鼻梁刮了一下,微笑道:“我可没有故意瞒着你,若非你最近总是心不在焉,又怎么会到现在都没有注意到。不知我们的婠婠姑娘最近遇到了什么麻烦事,要不要我们给你参谋一下。”

    婠婠神色有那么一瞬间的不自然,心中无奈地叹了口气。

    自从感觉到祝玉妍的不正常,她就开始探查其中的缘由。最终所有的结果都指向了邪帝舍利,只是再多的猜测终究只是毫无证据的猜测,在没有弄清楚祝玉妍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之前,她自然不好告诉莫尘自己的担忧。

    婠婠的心情低沉了那么一瞬间,就收拾好了复杂的心情。

    她好似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对莫尘如同欺负小孩子一样刮自己鼻梁,不满地龇了龇可爱的小虎牙,而后面若桃花仿佛羞涩地跑了出去。

    莫尘眼眸闪过一抹异色,明白婠婠心中藏着心事。只是对方没有想要开口的意思,他也不方便继续追问下去。最重要的是他相信婠婠,对方不是无知的小孩子,更不是不知进退没有脑子的女人。她既然没有开口,自然有她的想法与道理。

    紫女双眸微阖,露出沉思之色。

    她不是莫尘这般粗心,早已经注意到了婠婠的异常。甚至连婠婠调查邪帝舍利等举动,都没有逃过她的观察。她只是在思量,婠婠到底想要做什么,会不会对帝国造成伤害。

    但愿,你不要做傻事。

    紫女从婠婠离去的身影上收回了目光,转而看向始终低垂着脑袋,仿佛这样就能让人看不到自己的甄姬与傅君婥,嘴角勾勒出一抹冷色。

    她们,会是两把不错的刀!

    曹家。

    曹家祖宅并非位于昌平,而是昌平西北方百里左右的一处小城。自从始皇帝南巡之后,曹家就变得忙碌了起来。虽然大部分的人都不知道,族中到底在忙碌些什么,但不论是进进出出的马车,还是宅院中匆匆忙忙的仆人,无不表示了曹家的喧闹与忙碌。

    尤其是曹公提出向始皇帝展现世家大族的力量之后,这种忙碌就达到了高峰。

    每天都有来自四面八方的访客,想要前往曹家拜访一番。有大能耐的想要拜访曹公,没能力的想要拜访曹家现任话事人。

    曹家客厅,两位中年人坐于其上。

    其中一位国字脸,身材虽然谈不上高大,但一言一行让人心折。他脸上始终带着自信的笑容,仿佛一切都在掌控之中,给人一种莫大的自信。此人正是曹家话事人,曹公的嫡长孙曹智。

    另一人身宽体胖,身着华丽的衣衫。他坐在那里仿若一堆肉山,脸上挂满了谦卑的笑容。此人则是平城林家的家主,在南方颇为身份的世家之主。当然若是与曹家相比,那不亚于富商与贫民,完全没有可比性。

    “林兄且安心,如今大部分的世家都已经响应我们的号召,又有昌王等皇族实权王爷的支持,此行定然不会有问题。”曹智并未因为对方的外貌身份露出异样,始终保持着温和平淡的态度。

    “如此就好,如此就好。”林家主见曹智自信满满的神情,心中不由松了口气。林家只是微不足道的一份子,跟在大佬后面摇旗呐喊的小卒子。人家大佬们都这么有自信,想来此事也不会太差。毕竟这可是与始皇帝打擂台,失败了全族覆灭都是最好结果的战争。

    大佬们就算是失了智,也不可能拿全族开玩笑吧?

    再说了,此次昌平汇聚了大晋近半的世家大族,始皇帝纵然是疯了也不敢大开杀戒不是。

    林家主想到那些传闻,心中越发的安定了下来。

    他掏出一方汗巾擦了擦满是油光的面容,仿佛意识到自己之前说错了话,赶忙陪笑着解释道:“林某此次正要前往平昌参加盛会,路过贵地特来曹家拜访一番,若有打扰之处,还请见谅。”

    曹智自然明白林家主的担忧,因为他本就不是第一个前来打探情况的人。只是心中明白,曹智也没有点破那层遮羞布的打算。他微笑着与林家主寒暄几句,而后命人将之送了出去。

    送走了客人,曹智脸色略显阴沉地走入书房。

    书房内,曹公坐在深红色的太师椅上,一手捧着陈旧的竹简看得津津有味,一手无意识的把玩着一串火灵木制作的手链。手链的珠子个个约莫葡萄般大小,宛若灵玉般散发着淡红色的光芒。

    曹智走入房间,恭敬地立在书桌前,低声道:“祖父,孙儿有一事不明。”

    “你是想问,祖父为何让他们采用这么极端的手段,彻底与始皇帝决裂?”曹公没有抬首,微微动了一下的手中的竹简,似是陶醉在书籍的快乐中。

    “正是如此。在此之前,孩儿也认识祖父此计大妙,固然让我们不得不与始皇帝决裂。但集合了近半的世家大族,始皇帝纵然不甘心,也断然不敢轻举妄动。只是,现在.....”曹智想到这些天不断前来曹家打探消息的各大世家,没有继续说下去。

    这些散兵游勇,还未开战就已经怯了三分。若是真的与始皇帝开战,还不知道会是什么鬼情况。

    世家联合看似庞大,但他们真的都与曹家一条心?

    曹智以前不相信,现在更加不敢相信。他宁愿相信始皇帝南巡只是游玩,都不相信这些世家到时候一定与曹家一条心。

    “正是因为我们没有任何胜算,老夫才要给他们一丝不可触摸的希望。”曹公声音低沉轻缓,宛若来自幽冥的使者,让人不寒而栗。他脸上的笑容第一次敛去,神色凝重中带着几分嘲弄。

    没有任何胜算,不可能的希望!

    曹智目瞪口呆,久久没有回过神来。他想了很多,唯独没想到会等来这么一个让人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的答案。如果祖父知道没有一点希望,又为什么要提出这个计划,而且?

    一时间,他脑海中一片茫然与混乱,久久无法理清头绪。他只感觉祖父宛若深不可测的大海,让人无法揣摩其中的景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