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2章 糊你一脸陈年狗粮
    始皇帝南巡,对大晋来说是顶破天的大事。

    虽说如今小皇帝还在位,但自从太后被囚禁之后,所有人都知道天要变了。始皇帝即便没有登基,依旧是那位无人可敌的始皇帝。故而莫尘南巡的场面很大,十万禁卫军护航,三千御林军伴于左右,另有宫女太监千人时刻小心侍奉。

    当然,没有人知道的是,在这偌大的队伍中还有几位身份不能公开的人。

    始皇帝的銮驾很大,足有一丈多长的车身简直如同移动宫殿。其上铭刻着密密麻麻的阵纹,配上通体金紫色的车身,显得华贵而又充满了神秘的气息。銮驾无轮,静静的漂浮在半空中。其整体犹如一件法器,由九只背生双翅的天马拉车。

    銮驾内布置奢华,分为内外两室。

    外室好似小客厅,简单的摆设了一张矮案,两侧摆放着两座尺许高的貔貅铜炉,地面铺垫着上好的风驼绒地毯,通体风格简洁而又不失大气。

    此时,小小的客厅内有着七人。

    除了莫尘与紫女之外,还有两位侍奉在一侧的宫女。其他三人则是被擒获的阴阳家河伯甄姬,高句丽大宗师傅采林之徒傅君婥,以及阴癸派婠婠。

    其中甄姬与傅君婥满脸紧张,端坐在那里低垂着脑袋不敢看向莫尘。婠婠满脸悠然的姿态,一手托着精致的下巴,一手把玩着精美的瓷器,双眸不时瞥上一眼紫女的方向,其中充满了警惕。

    莫尘与紫女坐在一起,默默地调制着芬芳的茶水,宛若出外游玩的夫妇,有着非同一般的默契。

    几人沉默了片刻,婠婠嘟起了粉嫩如樱桃的精致小嘴,不满地哼道:“喂,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这么有闲情雅致。南方各大知名世家齐聚平昌,那可是占据了帝国接近半数政治力量的大世家啊。”

    婠婠就不明白了,这都火烧眉毛了,莫尘到底哪来的自信,还那么优哉游哉。

    近半的大世家齐聚平昌,可是引动九州诸国关注。不知道多少人等着看他的笑话,又有多少人等着看他栽一个大跟头。

    始皇帝的威名之所以如日中天,最大的原因还是他一生从未有过败绩。不论是复生前,还是复生后。而一旦此行失利,婠婠都不敢想象会发生什么事情。

    莫尘温和地看了满脸着急的婠婠一眼,微笑道:“不悠闲地等着,难道还要哭着求他们不成?”

    婠婠不满地嗞了嗞小虎牙,没好气地嗔了他一眼,哼道:“真是不知道你到底怎么想的,当初直接以雷霆手段将他们灭了多好,一了百了还省事。现在倒是好了,非要搞什么南巡,结果给人家机会了吧。”

    紫女妩媚的双眸瞥了眼不满地婠婠,心中好笑的摇了摇头。

    婠婠固然聪慧,但终究只是一个小女孩,对政治权谋一知半解。她只看到了形势危急,敌人势大,却没有看到其中的优势,以及对手为什么要这么做。

    他们怕了,若非害怕,又怎么会急匆匆的暴露出来?

    莫尘此举,可谓是不费吹灰之力,就将对手的实力摸了个七七八八,哪怕还有隐藏也必然不会影响大局。

    最重要的是,对手自以为必胜,却不知连自己的性命都掌握在他人手中!

    莫尘微笑不语,没有为婠婠解释其中的问题,满脸陶醉地抿了口茶水:“紫女的手艺越来越好了,不知道朕日后还能喝几次。”

    “你若是喜欢,妾身为你沏一辈子的茶又如何?”紫女回过神来,明眸盼兮充满希夷地看向莫尘,樱唇轻启香兰轻吐。

    紫女话音落下,房间中的气氛顿时暧昧了起来。

    甄姬与傅君婥都是被擒的俘虏,其中傅君婥更是在天牢关押了一段时间。两人谁也不知道莫尘为何要带自己出来,但一路上谨小慎微生怕惹怒了对方。此事两人听到莫尘与紫女那暧昧的话语,脑袋都快垂到了高耸的雄伟上,脸上多了几分娇艳的红晕。

    呸,不害臊!

    两人心中不约而同的吐槽,隐隐有感觉尴尬万分,就好像自己是多余的一样。

    婠婠听到紫女的话之后,一双秋水般的明眸早已经盯死了莫尘,樱唇微挑露出两颗小虎牙。仿佛只要他的回答不让自己满意,就要化身母老虎扑上去将他咬死吃掉。

    莫尘沉默了一下,对于紫女的心意他早已经明了,或者说两人早已经有了默契。只是以前莫尘有所顾忌,担心未来的种种变故,迟迟没有答应下来。

    不过今日,不,早在前些时日,莫尘就已经想明白了。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来明日愁。当紫女选择接受九天玄女的力量,她就已经与这个世界有了不可分割的联系。自己若是能够拯救世界,自然是万事大吉。可若是失败,则一切休矣。

    既然一切已经注定,又何必太过矫情。哪怕只有短暂的快乐,总好过抱憾终生。呸,寡人堂堂盘古传承者,新一代的盘古大神幼年体,怎么会失败!

    莫尘忽而笑道:“你若是愿意,朕自然求之不得。”

    紫女斟茶的玉手轻颤,芬芳的茶水自壶中喷洒而出。她充满惊喜地看向莫尘,眼角湿润多了几分晶莹,樱唇微微颤抖似是想要说些什么。

    两人默默对视,让空气塞满了陈年狗粮的味道。就在两人恋奸情热的时候,婠婠不满地瞪着两人,酸溜溜地哼道:“喂,你们够了,真当人家不存在。我们现在可是在谈正事,懂不懂什么叫正事。你们一个始皇帝,一个大晋护国法师,这都什么时候了,还只顾着儿女私情。”

    婠婠说到后面,话语中的不满已经显露无意。她嘟着小嘴侧首看向车厢,一副不想看到两人的模样。

    你说你们一个一千多岁,一个没有一千多岁也差不多了,在人家面前撒陈年狗粮已经很过分了。更过分的是,你们明知道人家的心意,还这么肆无忌惮的当着人家的面撒狗粮,简直不可饶恕,不可饶恕啊!

    莫尘看着婠婠小女儿的姿态,无奈地摇了摇头:“小丫头,你到底是真傻,还是装傻。你难道就没注意,我们少了一些人吗?”

    婠婠愣了一下,而后黛眉微蹙露出沉思之色。

    少了一些人,有吗?

    等等,难道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