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0章 始皇帝的霸气,堂堂正正之师
    一家酒楼的包厢内,两道人影相视而坐。

    中年人深深地看了曹公一眼,似有所指地沉声道:“曹公今日在王府所言,实在是让人有些震撼。”

    曹公始终带着笑容,温和道:“那不知王家主信了几成?”

    王尚文没有言语,静静的抿着茶水,好似陷入了沉思,又好似也不知自己信了几成。他沉默半响,叹道:“且不论王某人信了几成,曹公以为王爷信了几成?”

    “他一分都不会相信,现在怕是已经在考虑出卖我们。始皇帝给他的压力太大,让他早已经没有了以往的清明。他或许已经忘记,叛徒永远不会有好下场。”曹公抿了口茶水,脸上的笑容越发温和,就好像在说什么喜事。

    昌王性格多疑,且刚愎自用,曹公在其身边侍奉了数十年,如何能够不知道他的心思。早在徐州王家覆灭的那一刻,他就已经猜到了昌王的动作,甚至猜到了他会如何应对。无外乎出卖曹家与王家等世家,向始皇帝负荆请罪。

    到时候不说免去自身的罪责,至少能够保住一条血脉。曹公相信昌王能够做出来,而且也一定会这么做。

    因为他太自私,也太薄情!

    没有王者的气度,却想成就王者霸业!

    不过若是淮南王,又会如何做?

    曹公想到大晋诸王之中,唯一让自己有些看不透,或者说没有人能够看透的淮南王,不由多了几分好奇,以及淡淡的沉思。

    “不知曹公有何打算?”王尚文声音平淡,对昌王想要出卖自己等人的事情,好似没有一点点的惊讶,又或者他早已经猜到。

    “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昌王现在已经被我们稳住,这就是我们的机会。世上没有永恒不灭的王朝,却有万世永昌的世家。”曹公站起身来,转身向着门外走去。他的声音宛若一道魔咒,在王尚文的脑海中回荡。

    世上没有永恒不灭的王朝,却有万世永昌的世家!

    是啊,这天下自古以来灭亡了多少王朝,又有多少曾经显赫无比的皇族覆灭。你这老东西看来早已经有了打算,不过或许这真是一条出路。大晋纵然有始皇帝坐镇,但天下终究已经不是始皇帝的天下,周国或许是个不错的选择。

    王尚文一个人坐在那里良久,最终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昌王府。

    “那封信暂且留下,让我再想想,再想想。”昌王无力地靠在椅子上,声音低沉带着几分茫然。

    在他身前,立着一位面容普通的中年文士。他貌不惊人,但一双眼睛让人感到颇为不舒服,就好似老鼠般闪烁着精光。中年文士听到昌王的话,不由露出急色,低声道:“王爷,事不宜迟啊。我们若是不现在卖了曹家等人,到时候可就真的万事休矣了。

    徐州王家覆灭,始皇帝一定找到了线索。

    如今看似风平浪静,实则已经到了暴风雨前最后的平静。微臣相信,始皇帝现在一定有了布置,就在等待着收网。我们若是现在出手,向始皇帝坦白是曹家等人逼迫,或者还能保住一线生机。否则一旦始皇帝以雷霆手段出手,则”

    中年文士声音急促,话语中带着明显的急迫,以及些许恨铁不成钢的无奈。他素来知道昌王优柔寡断,但从未想到竟然会在这种生死危机的时刻迟疑。眼下每过一刻钟,机会便要少去一分。

    哪怕是中年文士也不知道,留给自己的时间还有多久。

    “够了。”昌王猛然高喝打断了中年文士的进言,而后无力地躺在椅子上,双眼微阖地挥了挥手:“让本王再想想,再想想。”

    中年文士脸色难看,但见到昌王没有继续说话的意思,只能无奈地叹了口气,而后躬身离去。

    当关门的声音响起,昌王缓缓睁开双眼,气恼地看了眼房门,气哼哼的没有言语。

    始皇帝纵然再强,手中的筹码必然有限。他短短时间内,根本不可能找到太多的人手。曹师说的不是没有道理,以始皇帝的性格竟然会放走叛逆吕布,实在是有些太过怪异。如此只能说明始皇帝在忌惮王语嫣,又或者他已经没有能力留下吕布!

    昌王想到这里,心头蓦然一跳,低沉的心情忽然好了一些。始皇帝既然并非无法对抗,自己又何必引颈受戮?

    洛阳。

    “白晓晓从王家等人的身上得到了不少的消息,结合善财龙女带来的账簿,我们已经大致锁定了那些主谋。只待你一声令下,就能将他们连根拔起!”紫女神色冷漠,话语中透着浓浓的杀机。

    对于这些隐藏在帝国内部的鼠辈,她心中没有一丝一毫的好感,更没有一丝一毫的怜悯。在她看来,这些蛀虫纵然是死上一千次,都不足以平息他们背叛帝国的罪孽。

    “触目惊心。”莫尘翻阅着手中的名册,半响才似是感慨,似是无奈地叹道。

    莫尘无法不感慨,也无法不为之叹息。偌大的帝国,超过半数的世家大族叛变,若非自己亲自坐镇,他简直不敢想象会发生何等灾难。

    或许,一夜之间天地变色,再也没有大晋的存在。又或者,帝国转眼分崩离析,很快被其他诸侯国覆灭,又或者

    紫女早已经看过名册,自然知道其上的记载何等惊心动魄,何等的让人心头发寒。她见莫尘神色低沉,红艳的樱唇轻启,却是久久没有声音。她本想劝解莫尘一番,但话到嘴边却发现,这种时候与其劝解对方,倒不如让他自己安静一下。

    她相信,莫尘不会被这种小挫折击垮,更不会被这种小问题击败。

    莫尘沉默良久,轻轻敲了敲桌子,发出咚咚咚的声响:“这些人不能全杀,否则帝国也就完了。但也不能不杀,否则难以正寡人威严,帝王权威。”

    紫女点了点头,表示理解。

    此次参与其中的人太多,若是将他们全都杀了,朝廷立马就要崩溃。到时候不用外敌入侵,大晋就要民乱四起了。

    莫尘沉吟道:“此次,寡人打算亲自去南方走一遭,光明正大的带着禁卫军去。寡人要让他们知道,寡人来了,等着他们出手!”

    “这!”

    紫女闻言不由露出急色,这些人显然已经疯狂,否则不会干出这种事情。莫尘若是以雷霆手段将之清除,方能最快的稳定局势。大张旗鼓的前去,岂不是故意打草惊蛇,让那些该死的混蛋有了准备!?

    “兵行诡道,注定了不是长久之事。寡人就是要以堂堂正正之势,让他们知道自己的渺小,知道大晋的兵威不可抵挡!”莫尘微微昂首看向苍穹,脸上带着自信的笑容,气息恍然间宛若不朽巍峨的山岳,让人只能仰望其高度。

    紫女本想劝谏,但话到嘴边就不由咽了下去。她忽然明白过来,莫尘为何要这么做。

    他是要借此机会立威,让世人知道这依旧是始皇帝的天下,千年前如此,现在依然如此!

    没有人可以改变这一点,没有人可以阻挡他的步伐!

    大晋近半的世家大族不可以,姬家的王子王孙不可以,那些诸侯叛逆也不可以。这是属于始皇帝的霸气,也是属于始皇帝的自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