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9章 始皇帝并非最特殊的那一个
    昌王府,书房。

    书房布置的相当典雅,靠墙的位置摆放了四排整整齐齐的书架。其上摆满了各种各样的书籍,无一例外都是外界难得一见的孤品。

    一方足有三尺高的白鹤铜炉,摆放在书桌旁不远处的位置。袅袅青烟从铜炉上冉冉升起,为房间带来了几分暖意,以及淡淡的熏香味。那味道异常奇怪,宛若百花绽放的芬芳,又好似身处春意盎然的大草原,让人不由心旷神怡。

    只是如此极品的熏香,显然也无法驱赶主人心中的怒气。

    昌王头发斑白,眼角已经带上了淡淡的鱼尾纹。他双手撑在书桌上,怒视着身前的两人,近乎疯狂地低声咆哮道:“该死,该死的混蛋,你们当初到底是怎么向本王保证的,一定不会有问题,这就是你们的答案吗!”

    当王家覆灭,以及石之轩不知所踪的消息传来,昌王就知道一切都已经完了。他从来不敢小看那位始祖的能力,一点点都不敢小看。虽然王家是淮南王的人,更只是计划中微不足道的一部分。

    但当一张巨大的罗网被人发现了一角,而且还是无法遮掩的一角,就代表所有的一切都已经暴露在别人眼中。至少在昌王看来,这件事彻底被莫尘所知,已经只是时间问题罢了。

    他咆哮着,心中胆寒不已,又带着几分懊恼与悔恨。

    书桌对面坐着两个人,一个面容冷漠的中年人,一个始终带着温和笑容的老者。他们给人的感觉各不相同,但是有一点却是惊人的一致,环顾四视间那种睥睨天下的气质。哪怕是看似和善的老者,在那种无形的傲气下也让人难以亲近。

    两人面对昌王的咆哮,并未露出丝毫的惧怕与担忧。

    “王爷还请冷静,虽然王家的暴露有些意外,但事情还没有到最糟糕的时候。即便始皇帝已经发现了线索,但想要找到我们也不是短时间内能够做到。我们还有足够的时间,去解决这个小小的麻烦。”老者始终带着微笑,声音平和宛若谈论盆栽的修剪。

    “王爷,慌乱对眼前的困境无济于事。我们最重要的任务,就是尽快找到到底是什么人动的手,始皇帝手中有着什么样的底牌。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尽可能的拖延他们的进度,为我们拖延足够的时间。”中年人声音冷漠,好似寒冰一样让人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拖延,拖延又有什么用处,他一定会找到我们,一定会!”昌王宛若愤怒的狮王,怒瞪着一双充满血色的眼睛,充满了竭嘶底里的疯狂。

    “不不不,王爷您似乎忘了,始皇帝并非无敌。只要拖延足够的时间,我们就能有反击的机会,甚至让计划正常进行下去。”老者笑容温和,声音充满了信服力,让人忍不住相信他的话。

    昌王似是冷静了些许,死死地盯着老者没有言语,等待着他的解释。

    “不久前洛阳受到袭击,但那位始皇帝陛下却放走了一些罪大恶极之人,一些按照他的性格绝对不可能放走的人物。”老者脸上的笑容越发温和,声音透着淡淡的玩味。

    伴随着老人的话语,书房中沉重的气氛都缓和了许多,似乎他的话语中有一种奇特的魔力。昌王渐渐冷静下来,双眼微阖久久没有言语。

    不久前的洛阳?

    阴阳家,还是石之轩?

    不不不,绝对不会是石之轩,他只是一枚棋子,一枚打破僵局的棋子。该死,我早该想到,石之轩不可能从始祖手中逃脱。

    昌王心中奥会无比,深吸了口气勉强让自己平静了下来。

    阴阳家,还有那诡异无比的吕布,这件事有问题,大问题。吕布明明早已经死去数百年,不论怎么看都不应该出现才对。但当初的事情似乎证明,吕布确实是当年应该死去的吕布。可一个死人,死了数百年的人,再次活生生的出现?

    而且始祖最后让吕布给什么人带了一句话,这其中似乎也有问题。始祖似乎认识对方,并且相当的熟悉!

    最重要的问题,面对一个数百年前的叛逆,一个在洛阳搞风搞雨的叛逆,始祖竟然放过了对方,这很不可思议,不是吗?

    昌王渐渐皱起了眉头,脸上的愤怒之色彻底散去。

    “王爷应该已经想到了一些,不过如果老朽再给王爷一点小小的提示,或许王爷能够想到更多的东西。”老者满脸高深莫测之色,声音中充满了特殊的韵味:“吕布数百年前就已经死去,这是不容辩解的事实。但现在他复活了,完完整整的出现在了我们眼前,就和始皇帝一样。

    当然,如果这只是一个巧合,那死而复生的文昭甄皇后,不知王爷是否也认为是个巧合。即便他们都是巧合,那王爷知道王语嫣是什么人,知道她与阴阳家是关系?”老者说到这里,声音顿了一下,话语中多了几分凝重,多了几分迟疑。

    昌王与中年人早已经被老者的话语吸引,此时见他忽然止住不语,心中不由宛若被猫儿的小爪子挠啊挠,充满了期待与急迫。

    不待两人开口,老者神色凝重无比,道:“她是周文王的胞妹,阴阳家的真正始祖,一个早已经被证实死了一千多年的人物!”

    什么!

    昌王与中年人愣了一下,而后满脸的不敢置信。

    周文王的胞妹,阴阳家的始祖!

    这两个身份任何一个拿到外面,都是足以让所有人目瞪口呆,根本无法相信的身份。但从老者的口中脱出,两人却是不敢有丝毫的大意,甚至嘲笑的心思。他们太了解老人的性格,也太了解他的来历。

    大晋曹家,数百年的名门望族,传承悠久的大世家!

    如果说曹家,或许并没有多少人了解。但若是提到那曾经助光武帝一扫天下的曹孟德,以及一门四丞相的光辉事迹,曹家足以让世间大部分的人仰望。

    “等等,始皇帝一扫天下的时候,阴阳家便是他最大的敌人,而且阴阳家始祖早已经逝去多年。按理来说他们不可能认识,但从当初洛阳的事情来看,他们不仅认识,甚至还可能很熟悉。这说不通啊,说不通啊。”中年人愣了片刻回过神来,眉头紧皱地呢喃道。

    始皇帝与阴阳家始祖根本就是两个时代的人物,他们唯一的相似点,就是。

    等等,他们都早该死去,但他们现在复活了,全都在死了不知道多少年之后,诡异无比的复活了。还有那个吕布,以及文昭甄皇后!

    中年人的额头渐渐浮现细密的冷汗,他想到了一个可怕的猜测。

    既然始皇帝他们能够复活,是不是代表着还有更多的人复活了。而这方天地到底发生了什么,才会让这些本该死去的该死东西全都复活了,到底发生了什么?

    昌王终究有几把刷子,同样想到了很多东西。他脸色难看至极,低声道:“曹师的意思是,有人在背后操纵着这一切,不论是始祖,还是那位所谓的阴阳家始祖,都是别人的棋子?”

    老者微微摇头,道:“不不不,他们是不是别人的棋子,老朽可不敢下结论。毕竟如果真有这种存在,似乎也没有必要布置棋子。老朽只是想要告诉王爷,始皇帝早已经不是最特殊的那一个,这世上还有很多和他一样,足以匹敌他的存在!”

    老者说到后面,声音充满了异样,让人不由思绪纷飞。

    昌王与中年人对视一眼,神色变幻莫测,其中有复杂,更多的则是若有所思。老者知道的似乎太多了点,多到让人有些惊讶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