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7章 始皇帝的战书
    自从天下大乱之后,淮南就成为了大晋在东南方向的重城,主要防范南方的吴国。

    而若说淮南一地最有名气的人,不是镇守此地的大将,也不是那些世家大教的公子传人,而是淮南王姬昭。

    说到淮南王,在九州也算是一位传奇人物。

    其自幼不学无术,是淮南一带有名的浪荡公子。可以说除了祖上传下来的淮南王之位,真是一个一无是处的渣滓。因为冥神太臭,甚至还发生过一件广为流传,至今让无数人无法忘怀的趣事。

    据说淮南王年轻时,对徽山书院第一才女明月姑娘一见如故,随后对其展开了疯狂的追求。不过身为江湖青年才俊,徽山书院第一才女的明月姑娘,怎么会看上一个浪荡的废物公子。只是年轻的淮南王到底只是被惯坏的孩子,哪里有那种自知之明。

    对于淮南王自以为是的追求,明月姑娘曾经毫不留情的鄙夷道:“除非天下的男人死完了,否则永远都不会看上他!”

    此事在有心人的渲染下,短时间内就传遍了九州各地。而年轻的淮南王,自然也成了天下人的笑柄,甚至连皇家的脸面都因此失了颜色。因为当时天下尚未大乱,甚至惊动了当朝圣上。

    对于徽山书院的狂妄,当时的圣上自然是万分不满。只是谁都没有想到,就在圣上欲制裁徽山书院的时候,年轻的淮南王在皇宫外跪了三天,最终请圣上收回了惩罚徽山书院的命令。

    而打动圣上的不是淮南王的痴情,更不是他跪了三天的虔诚,而是他的一句话,或者说一个誓言,一个承诺。

    男人,在哪里跌倒,就该在哪里站起来。我姬昭终有一日,要让徽山书院亲自将明月送上门来!

    正是因为这句话,圣上免去了徽山书院的惩罚。只是虽然免去了惩罚,但面对哪怕是日落西山的帝国,徽山书院还是不得不封山躲避。而淮南王自此消失,知道五年后才再次出现。没有人知道他这些年去了哪里,也没有人知道他这些年做了什么。

    当他再次出现的时候,早已经不是当年的浪荡公子,而是充满了魅力的翩翩公子。当然,这并不是人们记住他的原因,更不是他成名的原因。哪怕淮南王已经有了蜕变,但在所有人眼中,他依旧是那个废物,一事无成的废物!

    直到皇帝驾崩,杨素身陨,天下大乱,才给了淮南王成名的机会。

    南方十数家贵族同时叛乱,一日间南方数州失守,三日后帝国彻底失去了对长江以南的控制。而后十数家曾经的贵族联军北上,分兵三路进军帝都。如今的吴国陈氏率领数家联军领兵渡江,欲从淮河西进神都。

    面对来势汹汹的叛军,没有任何准备的前线纷纷失守,敌军以一日十数城的速度推进到了淮南城下。在这种险境下,没有任何人看好淮南的守军。毕竟整个淮南可战之兵不足五万,而敌军有着四十万人的精锐。同时因为历史缘故,淮南也并不是前线重城,城池算不得高大巍峨。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淮南要失陷的时候,淮南王站了出来。

    让所有人没有想到的是,曾经不过是废物的淮南王竟然是一位金丹宗师,而且还以一敌三挡住了敌人的联军宗师!

    虽然此战淮南王重伤欲死,但再也没有人敢小看他。

    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淮南王以让所有人目瞪口呆的战绩,阐释了这句话的含义。之后的十数年间,在淮南王的统领下,吴国再也没有渡过长江一步,甚至数次被大晋攻打的防线失守。若非梁国等国的牵扯与支援,人们丝毫不怀疑淮南王能够覆灭吴国。

    而正如淮南王当初的誓言那般,徽山书院亲自送上了明月才女,圆满完成了当年被人嘲笑的狂言忘语,让本来是个笑话的誓言变成了前所未有的励志感言。

    至于徽山书院被十万大军围困,以及相当数量的徽山书院成员不得不难逃吴国,早就被人选择性的忽略了。毕竟,人们大多只会看到胜利者的宣言。至于那些可怜的失败者,谁会关注他们?

    淮南王府算不得奢华,总体格调高雅而又不失贵气。王府的客厅布置简洁,除了必要的茶几桌凳,并无其他多余的东西,显得与王府的富贵有些不相称。

    客厅内,两道人影相视而坐。

    其中一人正是曾经出现在王家的竹翁先生,另一人面容俊朗而又不失霸气,双眼开合间宛若利剑出鞘,让人不敢与之对视。他身着简单的素衣,乌黑的长发被一根简单的发簪束缚,身上并无什么珍贵的饰品。若非认识此人的话,怕是谁也不会想到他就是大名鼎鼎的淮南王姬昭。

    竹翁先生恭敬道:“王家的人大部分死于石之轩之手,少部分被其他人杀死。根据死者的伤口来看,出手的应该有三个人。一人蛮力惊人,杀人全靠蛮力致人四分五裂。一人学过诡异的邪法,能吞噬人的精气神。还有一人速度极快,杀人从来都是一招毙命。

    不过王家并无什么厉害的人物坐镇,所以无法推测出他们的具体实力。而这也是最重要的一点,石之轩的气息消失了,就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老夫找不到他离开的痕迹,也找不到其他的痕迹,就好像凭空消失。

    最让老夫感到不对劲的问题是,那里明明有石之轩出手的气机,但却没有留下任何打斗的痕迹。而且来人竟然能无声无息的覆灭王家,不可能没有时间整理王家的尸骸,覆灭所有人的痕迹。但他们并没有这么做,而是堂而皇之的留下了那些尸首。”

    竹翁先生说到后面,眉头紧紧皱成了一团,心中已经有了几分不安。王家的事情太过诡异,不论是对手的来历,还是他们的举动。

    “这是一个警告,又或者是战书。”淮南王神色平淡,声音雄厚让人信服。他眼中闪烁着异色,好似根本不在乎是何人留下的战书,又是何人留下的警告。

    警告,战书!

    竹翁先生愣了一下,而后来脸色瞬间苍白无血,眼中闪烁着恐惧之色。这里可是大晋腹地,自从始皇帝震慑群雄之后,再也没有世家大教敢张狂的大晋腹地。

    在这种地方,何人敢向淮南王下战书,又或者说赤果果的嘲讽警告?

    除了那一位,被所有人视为聋子瞎子,但同时忌惮万分的那一位!

    始皇帝!

    始皇帝已经发现了线索,或者说从洛阳被斩断的线索中,找到了一部分的新的线索。王家就是第一个,但绝对不是最后一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