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4章 你是天........
    伴随着凄厉的哀嚎,空气中渐渐弥漫起淡淡的血腥味。同时那声哀嚎打破了四周压抑沉闷的氛围,此起彼伏的凄厉之声在王府上空回荡。

    一时间,此地宛若坠入无间地狱,处处都是杀戮与血腥,无处不在的哀嚎与疯狂,让人恨不得疯狂。不,所有人都已经陷入了疯狂,心中充斥着无尽的怨恨,只感觉世间的一切都应该毁灭。

    杀,毁灭一切,成为所有人脑海中最后的念头。

    不知火舞并未坚持多久,就在那声凄厉的哀嚎中陷入了疯狂。她双眸赤红如血,顺着哀嚎与血腥气息向着房屋而去。

    “嘭!”

    不知火舞直接打破屋顶,破碎的瓦片宛若利刃般呼啸着四散开来。她纵身跳入房间,本能的循声望去。

    只见两位梳着发髻的妇人,一个狠狠地咬住四五岁孩童的脖颈,一个撕咬着孩童的手臂。她们嘴角处鲜血淋淋将,她身上的衣衫染成了血红色。那孩童面色青紫一片,双手无意识的抽搐着,嘴中发出呜呜的轻微声响,转瞬便已经气息全无。

    虽然孩童已经死去,但两位妇人就好像疯了一样,继续撕咬着他的尸身。

    不知火舞神色冷漠无情,血红的双眸只剩下赤果果的杀机。她随手一挥,一道赤红色的火焰宛若利刃般撕裂空气,将两位疯狂的妇人直接枭首。

    将两人杀死之后,不知火舞本能地就想转身离去,寻找更多能够杀戮的目标。只是她还未走出两步,身后忽而传来一阵细微的啜泣。

    不知火舞脚步为之一顿,循声望去。

    只见,一个最多只有两岁大的女婴伏在妇人的腿边,乌溜溜的大眼睛中满是惊惧与茫然。她双手紧紧地捂住嘴巴,努力不让自己哭出声来,但晶莹的泪水哗啦啦的流淌。

    她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母亲为什么会拼命的撕咬哥哥,这后来的姐姐又做了什么。在她幼小的心灵中,今天的一切就好像噩梦般。她只是本能的按照母亲之前的吩咐,不要发出任何的声响。

    她看到不知火舞血色的双眼,小小的身躯瑟瑟发抖,双手扒拉着妇人的衣襟,努力想要将自己藏在母亲怀中,就好像无数次调皮躲在母亲怀中一样。

    而在两人四目相视的一瞬间,不知火舞眼中的血光闪烁起来。

    杀了她,杀了所有人!

    不,那只是一个孩子,一个无辜的孩子。

    各种相互背驰的念头在脑海中对撞,让不知火舞近乎疯狂。她双手紧紧地抱住了脑袋,贝齿将红唇咬出了鲜血,颤抖地跪在了地面上,陷入了挣扎之中。

    另一处,石之轩右手做出拈花手势,向着祝玉妍的方向轻轻一推。

    鬼哭神嚎之声大起,让人宛若置身于异域,心神恍惚难以自持。无数虚影凭空显现,宛若幽魂般向着祝玉妍杀去。

    祝玉妍大袖轻挥,一道无形劲气撕裂空气,从虚影身上径直穿过,没有造成点滴伤害,甚至连阻拦一下都无法做到。

    对此,祝玉妍并未有什么异色。

    她黛眉微挑,脸上多了几分笑容,似是终于提起了一点点的兴趣。也不见祝玉妍有什么动作,天地蓦然陷入了无尽的黑暗。那些宛若幽魂般的虚影,转眼好像没入湖水的小石子,没有荡漾起点滴的波澜。

    同时,小小的宅院宛若从天地间消失,又好像被黑洞吞噬一样。从外面向宅院望去,只能看到无尽的黑暗,再也看不到其他的任何东西。祝玉妍踏步间来到石之轩身前,晶莹如玉般的食指点出,犹如天塌地陷泰山崩塌。

    在这一刻,石之轩眼中再无其他的东西,所有的东西都被这避无可避的一指遮挡!

    他尚未来得及反抗,那晶莹的玉指已经点在了他的眉心处,其上闪烁着乌蒙蒙的神光,宛若她的指尖出现了一方小型黑洞。石之轩面容浮现一层乌光,骇然地看向笑盈盈的祝玉妍,声音嘶哑:“你,果然,不是祝玉妍。你是天天。”

    石之轩话音尚未落下,身体已经在乌光中消融,就好像从未出现过一样。

    祝玉妍收回手指,红唇轻启发出一声满足的诱人喘息。她随意地瞥了眼石之轩消失的地方,微笑道:“不错的小家伙,能够融合佛魔两道的精髓,自创出这种诡异的神通,可惜选错了队伍。”

    一刻钟后。

    祝玉妍瞥了眼怀抱着女童的不知火舞,以及满身血迹的云中鹤等人,淡然道:“走吧。”

    云中鹤等人明显愣了一下,有些惊愕地看向祝玉妍,而后不动声色地瞥了眼怀抱女童的不知火舞。我们此来可是执行灭门任务的,这女人带着个小酱油瓶回去算个什么事情。这种明显不符合规定的事情,大人就不打算说点什么,做点什么?

    几人心中无力吐槽,嘴唇微微开合,迟疑了几秒终究没有开口。

    他们奉命前来协助祝玉妍,既然对方都没有开口,自己又何必枉作小人。几人虽然对不知火舞怀有深深的戒备,但终究是混迹江湖多年的老油条,也没有傻到自顾自的站出来得罪人。

    “此行结果,本座会如实禀报始皇帝陛下。至于对你们的评价与处理,自然是陛下的事情。”祝玉妍好似看出了几人的迟疑,随意道。

    几人闻言终于明了过来,白晓晓不动声色地瞥了眼不知火舞,眼眸深处闪烁着隐秘的嘲讽与冷笑。

    这头奶牛也不知道怎么勾搭上的始皇帝陛下,竟然也能进入锦衣卫的序列。不过妾身倒要看看,回去之后陛下会如何处理你这头可耻的大奶牛。连这点任务都无法完成,就凭你也想与我们争,可笑!

    白晓晓得意地挺了挺身前的高耸,不动神色地看向不知火舞那胸残至极的雄伟,心中充满了嫉妒与不满。

    该死的大奶牛!

    洛阳,阴癸派驻地。

    自从阴癸派投向大晋之后,不仅获得了光明正大的驻地,甚至还有相当一部分人进入了大晋的体系,比如锦衣卫。而作为内定的阴癸派门主,与始皇帝关系暧昧的婠婠大小姐,自然加入了这个部门。

    同时,莫尘为了平衡锦衣卫内部的权利,又吸收了相当部分大晋的情报力量。随着两者的融合,大晋的情报机构在经过短暂的混乱之后,迸发出更强大的力量。

    “婠婠姑娘,这是关于邪帝舍利的所有记载。”一位面容普通,走在人群都不会有人注意到的中年人将一份资料交给婠婠。

    婠婠接过资料,微笑着颔首道:“多谢林大人。”

    “姑娘客气了,不过些许小事罢了。只是姑娘切记,这些资料看过之后必须立刻焚毁,绝对不能外泄。”林大人神色淡然,说完就没有丝毫留恋的转身离去。他明明脚步不快,但转眼就已经看不到身影。

    婠婠深深地看了离去的林大人一眼,而后迫不及待地打开手中的文档。

    邪帝舍利,出自魔宫始祖天魔!

    天魔出自百越之地,本为韩王宠妃胡美人。后三国归晋,韩国灭亡,胡美人在百越之地立魔门道统,是为无上天魔。天魔身陨之后,坐化留下至宝邪帝舍利,蕴含其毕生修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