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0章 考验
    ,精彩无弹窗免费!

    “锦衣卫只向陛下负责,负有缉拿要犯,刺探情报等任务。我们此行奉命协助祝宗师捉拿叛逆石之轩,以及处理密谋叛乱的王氏一族。”不知火舞神情冷漠,眼中没有丝毫的情感波动,话语之平静让人心生寒意。

    祝玉妍并不在意不知火舞的冷漠,听到他们几人负责处理王氏一族密谋叛乱的事情,不由来了兴趣:“哦,只有你们几个人,如何处理密谋叛乱的王氏一族?”

    “一个不留!”不知火舞顿了一下,神情出现明显的变化,冷声道。

    相比不知火舞明显的神情变化,云中鹤等人没有丝毫的异样。对他们来说,杀戮本来就是家常便饭,而当初想要投靠始皇帝的时候便已经想到了今日。

    正所谓学得一身文武艺,货卖帝王家。习武之人不懂治国理财之道,自然唯有杀人护主相卖。

    祝玉妍不动声色的瞥了几人一眼,将他们的神情尽收眼底。

    不知火舞故作冷漠,但眼中的复杂异常明显,显然并不适应眼下的生活。白晓晓等人神情含笑,听到杀人灭门没有点滴动容,那光头大汉莽山虎更是露出兴奋之色,显然是过惯了刀头舔血的日子。

    可造之材!

    祝玉妍打量几人,心中暗暗评价。

    她并不在乎这些人是否嗜杀,更不在乎他们是否各有心思。只要他们能够完成任务,对祝玉妍来说就已经足够了。

    而这些人也并不知道,自己明面上是前来协助抓捕石之轩,以及覆灭叛逆王家,实则是接受祝玉妍的考验与观察。若是他们此行任务完美,则算正式进入锦衣卫的序列,若是连这点任务都无法完成,自然也就没有什么用处了。

    “既然如此,那就开始准备行动吧。”祝玉妍没有解释太多,更没有告诉他们真相,淡然道。

    几人微微颔首应是,谁也没有多做言语。

    深夜的王家依旧灯火通明,另有手持利刃的侍卫守卫在各处要道。虽然已经深夜,但宅院内喧闹不减,依稀能够听到丝竹乐曲之声,以及男人们兴奋的大笑,女人的娇吟喘息。

    王家内厅。

    内厅装饰奢华,占地面积宽广。地面以上好的百越红木铺垫,温润如玉散发着淡淡温热,让整个房间宛若进入春夏之交,丝毫没有严冬的冰寒。屋顶以北斗七星的形态,镶嵌着数颗光彩夺目的明珠,将偌大的内厅照耀的纤毫毕现。

    十数位身着华服的人物坐在一处,每人身旁都有一位身着白色轻纱长裙的娇美侍女侍奉。而在内厅的大厅中,则是十数位性感妩媚的妖娆舞姬在翩翩起舞。

    这些舞姬大多为金发碧眼的西域人,一个个身材曼妙火辣非常。她们衣着简陋至极,上身以三指宽的布条缠绕凶物,完全无法挡住波涛汹涌的广阔山峰美景。下身仅有两条巴掌宽的布条从腰间垂下,勉强遮挡了敏感处。

    而伴随着她们轻歌曼舞,那仅有的遮羞物根本没有丝毫的遮羞作用,反而平添了几分妖娆与风情。

    “哈哈,王老弟真是不厚道,有这种好东西也不想着早点和我们分享,真是该罚,该罚啊!”一位面容清瘦的长须老者抚须笑道。

    “太守所言甚是,王老弟藏着这么好的东西,该罚,必须罚!”一位身材高大,面容粗狂的中年人紧随其后笑道。

    “哎哎,程将军可莫要瞎起哄呦,我王某哪里敢瞒着太守与诸位享受这些娇艳尤物。她们可是王某花大价钱从西域商人手中收购的极品,全都是刚刚送来不久的西域处子,就等着太守与诸位同僚带她们领略人生极乐呐。”王家家主胖乎乎的圆脸满是笑容,赶忙摆手解释道。

    太守闻言,双眼眯了起来,让人无法看到其在想些什么。他紧盯着领舞的美艳女子,嘴角露出满意的笑容,抚须的大手都不由轻快了一些。

    王家主何等精明的人物,很快发现了太守的异样。

    他微笑道:“这领舞的名曰凯瑟琳娜,听说是西方某个小公国的公主,在西域素有艳名。今日还需太守大人亲自出马,让这西方蛮夷知道我天朝上国的厉害之处。”

    “理当如此。”

    “王兄所言甚是,正是需要太守大人亲自出马,方能让这些蛮夷知道我天朝上国的厉害之处。”

    众人一个个人精,哪里不明白其中的勾勾绕绕,纷纷起哄笑道。

    太守满脸矜持,抚须道:“既然诸位同僚如此热情,老夫若是拒绝确实不太好。既然如此,那老夫只能领命了!”

    太守说到后面,脸上的笑容已经遮掩不住,看向克瑟琳娜的目光火热如炬,让妖娆的西域少女不由露出含羞带怯之色。

    几人纷纷露出理解的笑容,看向那些美艳的西域少女,寻找着自己的目标。不过片刻的功夫,众人已经纷纷选好了目标,只待今夜再体验一次新郎的美妙。

    伴随着西域少女的轻歌曼舞,众人把酒言欢中多了几分醉态,气氛也渐渐热闹起来:“近日听闻太后身染恶疾,看来那一位已经有些坐不住了。”

    “那一位毕竟不是普通人,肯定发现了其中的问题。虽然所有的线索都已经被斩断,但他定然不会善罢甘休。”

    “哼,不会善罢甘休又如何,没有了我们的支持,他除了当个聋子瞎子,又能做些什么。”

    “哈哈,此言有理。没有了我们的支持,纵然是那一位又能如何。这天下终究是我们世家的天下,没有了我们的支持,他算个什么东西。”

    众人闻言颔首,纷纷大笑起来,心情充满了愉悦。

    始皇帝纵然是千古一帝,在历史上留下了赫赫威名又能怎样。就算他修为堪称天下第一,世上少有人是他的对手又能如何。没有了我们世家的支持,还不是一个聋子瞎子,被我们玩弄在鼓掌之中?

    “你们说,那一位发现自己成了聋子瞎子之后,现在又在做些什么?”一位锦衣中年人满脸笑容,话语中充满了调侃之意。

    “自然是气恼无比喽。”有人戏虐道。

    “说不得正在与太后娘娘谈心,讨论一下造人的技术问题也说不定呐,哈哈。”有人满脸调侃,丝毫没有将太后被抓放在心上。

    众人闻言,大笑不已。

    “刘兄真是,哈哈。”

    众人说笑间,心情不由大好,再次举杯痛饮。

    他们没有人注意到,王家的宅院渐渐陷入了死寂,那些轻声细语的侍卫不知何时没有了声息,甚至连细微的虫鸣犬吠之声都寻不到分毫。一股莫名的沉闷杀机,笼罩在王府的上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