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9章 锦衣卫在行动
    ,精彩无弹窗免费!

    徐州,王家。

    王家祖上曾经跟随光武帝姬秀打天下,立过大大小小的功劳无数,在两百多年前也曾显赫一时。不过时光最是无情,世上哪有永不衰败的家族。纵然是大晋皇族,经历了始皇帝与晋武帝之后,不也渐渐衰落了下来。

    王家曾经一度衰败,甚至连祖先的侯爵之后都被夺去,直到近年才算恢复了几分往昔的风采。只是如今的王家虽是一方豪强,但早已经没有勋贵的底气与头衔。不过即便如此,王家在徐州也是一等一的大族,族中弟子为官者十数人。

    这几日,王家的气氛很紧张。或者说自从传出太后突生恶疾之后,王家的气氛就变得紧张了起来。哪怕是那些不经事的仆人,也能感受到家族内部的压抑与沉闷。

    王家的豪宅很大,占地面积高达三万多平方米。其中仆人上千,房屋数以百计。

    内宅,一处隐秘的宅院。

    王家家主身材矮胖,脸上始终带着笑容,给人一种和气生财的商人之感。他来到这处隐秘的宅院后,先是不动声色地打量了一番周围的环境,而后才不急不缓地打开房门走了进去。

    其内装饰简单,若是忽视那来自东海的夜明珠,以及来自南方百越的上好檀香,与之普通的仆人居所并无差别。

    王家家主走入房间外室,未曾进入内室,低声道:“石宗师,最近外面查的很严,阴癸派的人还在四处打探您的消息。您这时想要离开,怕是有些困难。如今外面形势不明,您不如在这里多待两日,等外面风声静下来之后,我们再帮您离开此地。”

    “阴癸派!”其内传来一阵咬牙切齿的嘶吼,带着难以描述的痛恨与气愤,足以想象声音主人对阴癸派的愤怒与不满。

    石之轩想到当初与祝玉妍的比试,面容狰狞,脸色阴沉如水。他本以为自己功力大进,纵然不能与始皇帝相比,也足以堪比曾经的宁道奇等大宗师,全然没有想到第一战就败的如此惨。

    最让他气愤的是,自己还是败在了曾经抛弃的女人手中!

    当年石之轩为了慈航静斋的至高典籍慈航剑典,以及修为更上一层楼的机会,果断抛弃了堪称青梅竹马的祝玉妍,不顾正邪两道的分歧追求碧秀心。

    对于此事,石之轩从未后悔过,也不会后悔。只是他怎么都没有料到,那个曾经被自己抛弃的女人,竟然成长到了这一步,甚至还要胜过自己一筹。面对这种强烈的打击,石之轩不禁生出莫大的羞耻感。

    石之轩沉默几秒,冷声道:“此事必须尽快处理,阴癸派的那些家伙鼻子很灵,本尊担心他们会发现什么。”

    “宗师且放心,我王家虽然不比以往显赫,但在徐州城还算有几分薄面。阴癸派的那些人,断然不敢来我王家放肆。至于始皇帝的走狗,宗师更是不需要担心。”王家家主丝毫没有因为石之轩的态度而气恼,微笑着解释道。

    他说到后面,顿了一下低声嘲笑道:“始皇帝自以为掌控着帝国,却不知道这早已经不是他的帝国。没有了我们的支持,他不过是个聋子瞎子!”

    王家家主说着,得意地挺了挺圆鼓鼓的大肚子,丝毫不担心会被人听去这足以诛九族的言论。

    石之轩沉默不语,却是认同了王家家主的言论。

    早在数百年前,这天下就已经不单单是姬家的天下,而是世家大族们的天下。经过数百年的发现,可以说世家大族才是天下的掌控者,姬家只是一个有名无实的皇族。否则当年杨素身死,天下也不会短短时间乱成一锅粥,而后分出大大小小数十个诸侯国。

    因为天下氏族认为时机已经成熟,姬家已经不能带给自己更大的利益。如果说,他们以往是攀附在大晋这颗大树上的藤蔓,依靠着吸收大晋的养料成长。而今他们已经成长到了能够自立,甚至想要取代这颗大树的程度!

    就如同当初追杀冯小怜,偌大的事情始皇帝都没有收到一丝一毫的消息!

    王家家主稍微安抚了一番重伤未愈的石之轩,就匆忙离开了这处隐秘宅院。他身为王家家主,一举一动都颇为受人关注,若是在此停留时间太长,肯定会引起一些人的怀疑。虽说他不担心王家内部出现叛徒,但石之轩毕竟是大晋通缉的重犯,少一个人知道就多了几分安稳。

    王家说到底只是计划中的一环,或者说联盟中不算强大的一颗棋子。他们能够在自家蔑视始皇帝的无能,行动上却也不敢大意。

    “父亲,阴癸派的人今天少了许多,似是已经从徐州退去。”一位面容清秀,身着华丽长衫的年轻人立在王家家主面前,恭敬道。

    “嗯,盯紧点,但也不要太刻意。如今太后已经被囚禁,始皇帝肯定知道了些什么,我们王家可不能在这时候出了乱子。”王家家主神色认真,凝重道。

    “父亲且放心,府衙都是我们的人,他们查不到咱们王家身上。”年轻人昂着脑袋,说话间带着几分得意。

    始皇帝又如何,阴癸派又怎么样?

    徐州是我王家的徐州城,没有我们的支持,纵然是始皇帝也不过是病猫罢了。只是可惜始皇帝修为太强,否则王家何许如此小心翼翼。只希望淮南王将来成就大业,能够兑换许诺给王家的东西。

    两父子探讨片刻,并没有将阴癸派的探子放在眼中。至于被当做聋子瞎子的始皇帝,更是不在他们的考虑范围之内。

    夜色渐渐浓厚,没有明月的夜空异常寂寥,唯有点点星辰从云层中探出,带来些许微不足道的光明。

    徐州城,一处属于阴癸派的据点。

    “锦衣卫不知火舞、云中鹤、白晓晓、莽山虎见过祝宗师。”不知火舞等人身着统一风格的飞鱼服,对着身前之人躬身拜道。

    祝玉妍微笑着打量着几人,轻笑道:“锦衣卫,有点意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